第137章

电话是国际长途,从西班牙拨过来的,对方很是恭敬地说道:“傅先生,我刚刚联系到了凯西小姐,她和梁远泽离开阿利坎特之后没多久就分手了,她也不清楚梁远泽去了哪里。”

事情查到这里,再联想到何妍上次见过田甜后躲进浴室里大哭,傅慎行几乎已经猜到了一切。他冷着脸默默坐了片刻,忽地拉开书桌抽屉取了手枪出来,起身出了书房。阿江已在楼下等着他,瞧见他下来,低声道:“已经定位到那个号码的位置了。”

傅慎行略略点头,继续往外走,人到玄关时却忽又停了下来。就是杀了梁远泽又能怎样?不过是把何妍推得离自己更远一些罢了。她那样的性子,怎会与他善罢甘休。到时别说孩子,怕是连她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他垂目立在那里,胸中怒意翻滚却又无处可去,四下里乱撞一气之后。空余一片悲怆荒凉。

阿江不敢说话,沉默地等待他的决定。

傅慎行忽然扯了扯唇角。自嘲地笑笑,竟又转身回了书房。

卧室内,何妍也没能睡着。因还隔着两道房门。外面的动静很难传进来。她无从得知傅慎行的矛盾,更不知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梁远泽已是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回。她猜到田甜在这个时候突然约自己出去极可能是与梁远泽有关,当日他们的通话突然断掉,换成她是梁远泽,恐怕也会忍不住失控,焦躁之下,会不顾危险地去找田甜来帮忙。

等待的时间最是煎熬,她不知自己在床上翻了多少个身,这才熬到了太阳西下。事到临头,她反而意外地镇定下来,起身不急不忙地换好衣服,又仔细地给自己化了个淡妆,这才出了卧室。傅慎行还在书房里,门一开就有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她下意识地抬手掩鼻,皱了皱眉头,问他:“什么时候走?”

傅慎行掐灭了烟,深深看了她两眼,这才起身从桌后站起,向她弯唇笑了笑,应她:“随时可以。”

他表现得很不对劲,再瞥到烟灰缸里堆积的烟蒂,何妍不由暗自心惊。这个男人烟瘾很重,可他自控力一向很好,若不是烦闷到一定程度,绝不会这样放纵自己。她狐疑地打量他,突生了豪赌一把的勇气,在他走过自己身边时,忽地叫住了他,说道:“有些事情必须面对,不只是我,还有你。”

他停下了步子,垂下眼来,诧异地看她。

何妍面无表情,又道:“傅慎行,你我都清楚,我之所以还能坚持下去,不过就是为着我在意的那些人能平安。现在,我怀着你的孩子,带着你去见他,如果这样做都还不能叫你满意,我实在是不知道还能怎样做了。”

傅慎行一时怀疑是自己听错了话,看她好一会儿,这才问她:“你什么意思?”

他的反应叫她越发笃定自己的猜测,他知道梁远泽已经回来,甚至可能已经设好了陷阱在等着他们踏入。何妍心脏怦怦直跳,面上却是淡定,冷笑着问他:“你真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他知道,只是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她会这样对自己坦白。傅慎行抬手,指尖挑起她的散发,替她别到耳后,低声问她:“阿妍,你是不是又想着骗我什么?”

她一把挡开了他的手,低垂着眼,淡淡说道:“别动他,我会叫他死心,就此离开,再不回来。”她停了一停,又道:“还有田甜,她只是对我讲义气,我们之间的是非恩怨,不要再去牵扯任何人。”

傅慎行默默注视她,心中虽有不甘,可最终也只能点头,“好。”

他们一起去赴田甜的约会,田甜看到跟在何妍身后进来的竟然是傅慎行,一时真是傻在了那里,慌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何妍神色却是淡定从容,在田甜对面坐下了,这才问她:“正好他晚上没事,就跟着一起过来了,也没提前和你打招呼,不介意吧?”

田甜很介意,可她不敢说,只一个劲地给何妍使眼色。

何妍视而不见,接过侍者递过来的菜单,随意地点了些东西,然后问田甜:“什么时候走?”

“呃?”田甜愣了一下,赶紧回答:“过几天。”

何妍还未说什么,傅慎行却先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道:“到时候别忘了通知我和阿妍,我们去给你送行。”

田甜勉强地笑了笑,似是有些坐不住,没过一会儿,便就说道:“你们先坐着,我去一下洗手间。”

谁知何妍竟也随她一起站起身来,淡淡说道:“我也去。”

田甜自己心虚,下意识地去瞄傅慎行。他却在看何妍,手握着她的手腕,不肯放开。何妍什么也没说,只是回过头静静地看他,良久之手,傅慎行终于松开了手,向她弯唇笑笑,轻声道:“早点回来。”

先爱上的那个人,姿态总是会不由自主地低一些,再低一些……他这样冷酷狠厉的人,只因为顾及着她,也变成了一只被束缚住四肢与利齿的野兽,就是再愤怒,也不过是低吼嘶鸣,无可奈何。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