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陈老太太的确是醒了过来,只是整个身体基本都已不能动弹,连话也说不出来,何妍匆匆赶过去,人却在病房门口停了一停,转头冷眼去看紧跟在她身旁的傅慎行,傅慎行愣了一下,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自嘲地扯了下唇角,在门外止步,淡淡道:“我去外面等你。”

何妍独自进去,站到床边低头去看陈老太太,握住了老人的手,涩声道:“陈妈妈,我是何妍。”

老人的反应极为迟钝。可待目光落到何妍脸上时,那浑浊的双眼却是骤然一亮,费力地张开了双唇,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何妍瞧出她是有话要说,忙就低下头去凑近她,安抚道:“您慢慢说,我在这里。”

可老人口舌根本不听使唤,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思,情绪越发急躁起来。

何妍看得心惊,忙劝道:“您千万别着急,身体会顶不住。”她说完,转头扫了一下屋内,见除了那位照顾陈母的亲戚再无别人,这才又凑过去,小声说道:“我知道您要说什么,您放心。果果那里我会处理好。”

陈母唇瓣不停地哆嗦着,有眼泪从眼角流出,顺着皱纹的沟壑落入苍白的鬓角中。她的手指在轻轻地抖动,试图想努力地回握何妍的手。何妍察觉到了,把她的手握得更紧,又说道:“您放心,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帮您办好。”

何妍的嗓子有些发哽,几乎要说不出话来。她停了停,才又俯身把嘴凑到了陈母的耳边,用只有陈母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您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陈母情绪这才渐渐平缓下来。她也是个极为刚强理智的老人,慢慢闭上了嘴,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这才又颤巍巍地张开了口,无声地说着什么。那口型很简单,像是只有两个字,她一遍遍地、费尽全力地向何妍重复着,试图要告诉她什么。

何妍在猜测着,模仿着她的口型,低低地发出相近的音来。“lou----dao----”她忽地心中一亮,凑近了老人耳边,低声问道:“是楼道,对吗?”

陈母闭上了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头。

何妍想这个词有什么含义,又仔细回忆陈家楼道的模样,那是栋很老的居民楼,没有电梯,只有楼道一圈圈转上去,石灰磨得台阶,每一层台阶上都夹杂着防滑的细螺纹钢筋。许是时间太久了,很多地方都被磨平了。楼道采光不好,只在两层中间的拐弯处有个小窗通着外面,偏还有人家在那里摆放杂物,遮了大半的窗子,显得狭窄的楼梯更加逼仄昏暗。

杂物!陈家那层楼的楼梯拐弯处也是堆了许多东西的,现在回忆起来,只记得是个破烂老旧的木头架子,上面不知堆了多少破烂,她走过时只小心着不要碰到自己,从未留意过那都是些什么东西。

何妍心中一动,凑过去低声问陈母道:“东西藏在柜子里,是吗?”

陈母说不出话来,甚至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可眼睛中却露出了欣慰之色。

何妍这才突然明白过来,一个腿脚不便的老太太藏的东西,为什么傅慎行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他自然是派人细细找过她家中的,只是怕怎么也想不到,陈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到家门外,藏到楼梯里的破烂堆里去。

“您放心,我会把东西取走,用上它。”何妍低声向陈母保证到。

陈老太太再无别的反应,疲惫地闭上了眼睛,面上只余一片死灰之色。何妍也没有再出声打扰她,看了眼床对面的那位陈家亲戚,犹豫了一下,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跟自己到门外说话。

那亲戚之前瞧着陈母与何妍的情形早就一肚子疑惑,见何妍叫她,便就跟着出来了。两个人走到门外,何妍压低声音问她:“果果那边的事情有人在处理吗?”

陈家亲戚少,近枝上早就没了什么人,眼前这人只是陈老太太的一个远房侄女,是为了照顾老太太这才从老家过来的。她闻言摇头,诉苦道:“我一个人哪里忙得过来,已经给我们当家子打了电话,等他过来了再去处理果果的后事。”

何妍缓缓点头,对立在不远处的傅慎行视而不见,只沉声与那亲戚说道:“如果你信任我,果果那边的事情就由我来处理吧。刚才老太太着急的就是这事,她怕果果一个人害怕,要把果果的墓地买在陈警官旁边。”

陈家亲戚心性淳朴,哪里能想到何妍是有意说瞎话给傅慎行听,还当陈老太太刚才着急就是为着这事,不由面露难色,道:“吓,果果爸爸的骨灰还在骨灰堂存放着呢,我听说现在一块墓地老贵呢,之前果果还说等以后工作了挣了钱,再给她爸爸买块大墓地。现在,要我到哪里去找这么多钱啊。再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