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何妍的右手肿胀麻痹,又有些火辣辣的疼,几乎感觉不到他手掌的存在,她意外地安静下来,沉默地看向车外。心底一片难遏的恐慌。如果真的被傅慎行言中,她简直无法想象自己将会怎样,生下他的孩子,对她来说不如立刻死去。

夜已深沉,阿江把车子开得又快又稳,昏黄的路灯不停地闪过,光影变换中,何妍头脑渐渐昏沉。她熬到现在已是心力交瘁。坚韧的意志都无法抵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疲惫,人在惶恐不安中昏昏睡去。迷迷糊糊中,她感受到有人在搬动自己,勉强睁开眼,就看到了傅慎行泛着青色的下颌。

他抱着她进电梯,发现她醒来,轻声说道:“没事,到家了。”

何妍只觉得头昏脑胀,眼中的世界在转动中扭曲,忽近忽远,忽大忽小。她索性合上了眼,任由着傅慎行抱她上楼。他把她径直抱进了卧室,好声哄她:“我先抱你去冲个澡,出来我们再睡。”

她身上沾了很多的血污,尤其是腿上。当初跪坐在马路上,几乎是浸泡在了陈禾果的血里,现在都已经凝固干涸。

何妍挣扎着下地,用力推开傅慎行,手扶着浴室门勉强站住,“你走开,我自己去。”

傅慎行没和她争执,放开了手叫她进去。她关了门,没用浴缸,就站在喷头下直接冲水。冒着热气的水从头顶喷下,迟了好一会儿。她才感觉到那水的温度,有些烫人。身上的血污被热水冲下,在地漏那里汇聚成红色的一片,打着旋冲进了下水道。过了好久,那血腥味才淡了下去。

她脑子昏沉得更加厉害,怕晕在浴室里。不敢多耽搁。胡乱地冲了冲就裹上了浴袍出来了。傅慎行人还在卧室里,衣服都没换下来,就安静地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瞧她出来,轻声问道:“怎么样?”

何妍抿了抿唇角,掀开被子躺倒床上,有气无力地回答:“沈知节,我今天晚上想自己睡。”

他没应声,看她两眼,起身走出了房门,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又回来,身上带着湿气,显然是已从别处洗过了澡。他就在床边坐下来,拉过她的手,用冰袋敷她那肿胀的右手。她本来都要睡着了,被这冰凉的触觉惊醒,睁眼见是他,下意识地往回抽手。

“别动。”他淡淡说道。

她就没有再挣,任由着他捣鼓。

他这才发现她手腕上的青紫手印,愣了一愣,问她:“怎么回事?谁掐的?”

何妍没回答,默了片刻,却是轻声问他道:“沈知节,你从来都不会做噩梦吗?从没有梦到恶鬼索命?做了那么多缺德事,难道良心从来都没有觉得不安过?”

他先是面色微怔,随后淡然一笑,答她:“恶鬼也怕恶人,就算是鬼,也知欺软怕硬。”

她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讥诮地勾了勾唇角,缓缓合上了眼。

傅慎行毫不在意她的冷淡,只默默地替她敷手,直过了好久,瞧她睡得熟了,这才轻手轻脚地离开。出来时,楼下客厅的灯还亮着,阿江就站在楼梯口那等着他,目光只扫了一下他红肿的左脸便就赶紧收了回去,小心地说道:“眼镜一直在楼下等着,想见您。”

傅慎行没什么反应,阿江偷瞄他一眼,又替眼镜解释道:“他说车祸这事谁也没想到,当时陈禾果很警惕,一出门就好像发现他们的车子了,转头就往小道上跑,等他们再掉头追过去,她人已经被撞了。”

陈禾果这事就是交给眼镜去办的,谁知却被办成了这个样子。陈禾果不但意外死亡,还死在了何妍的眼前。傅慎行有些恼火,可事已至此,就是把眼镜拎过来打骂一顿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眉头微皱,淡淡说道:“叫他回去。”

他一开口说话,就感到了脸颊上的疼,她是下了狠手,硬生生地把自己的手都打肿了,这样的性子,就是把实情讲给她听,她也是不会信的。傅慎行抬手把冰袋贴到了自己脸上,说起话来声音有些含混,“叫眼镜去把肇事车辆找到,偷偷把消息透露给警方,帮一帮警方的忙。”

阿江应下,转身出去了。

傅慎行去了书房,独自坐到桌后宽大的靠椅里,抬起双腿搭上桌沿,怔怔出神。脸上还一阵阵的火辣辣地疼,他没耐性给自己敷冰袋,把冰袋往桌上一丢,顺手从抽屉里摸了烟出来。他烟瘾其实很大,以前的时候一直忍着不吸,可不知什么时候起又吸了起来,就再也放不下。

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了何妍说他的那句话。他不是傅慎行,他只是沈知节,就算他的指尖能漂白,可肺里却早就熏黑了,再变不回来。她果真是最懂他的那个,他本就是个黑了心肠的人。他根本不在意陈禾果是死还是活,能叫他在意的,从来只有他在意的人。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