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他看着她不说话,眸色深沉幽暗,叫人一眼望不到底。好一会儿,他才忽地笑了笑。低声问她:“我要是真的死了,你会为我流几滴眼泪吗?”

“岂止是要流几滴泪!你要是死了,我绝对会喜极而泣,放声大哭一场,哭他个三天三夜不止。”她回答,柔软的唇瓣里吐出最无情的话。

他只是笑,指尖轻轻拂开她额侧的碎发。调情一般,慢慢说道:“我不会死,阿妍,因为我舍不得你哭。”

何妍这样隐忍的人,都被他这无耻的话语气得快要疯掉了,恨不得扑过去咬他一口才能解气。可她又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扑过去了咬了,那这才是上了这男人的当。她盯着他,盯着盯着却是忽地笑了。道:“傅慎行,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她这样软硬不吃,忽嗔忽喜,真是搞得傅慎行爱恨不得,束手无策。他又笑笑,放开了她,退后一步看着她,道:“这样就挺好,真的,你能这样,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正说着,他衣袋里手机响,他掏出来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剑眉却是微皱。下意识地瞥了何妍一眼,这才转身往书房那边走。何妍心中透亮得很,就觉得来电话的人应该或多或少与她有些关系,否则,他不该是这个表现。

书房的门极厚,隔音效果没得说,就是人把耳朵贴过去也偷听不到什么。她索性也不去做这无用的事,只站在原地,默默地望着那书房门出神。那是扇带着指纹密码锁的门,到目前为止,她所知道的能随便进去的人只有傅慎行和阿江两个,都是用得指纹锁。她曾趁着无人的时候偷偷试过几个密码,都不对。

如果能打开这扇门就好了,门后还不知道藏着多少的秘密。她又恋恋不舍地多看了两眼,这才回了卧室洗漱睡下。过不多一会儿,傅慎行竟也推门进来了,沉默着去了卫生间,出来后不言不语地在床另一侧躺下了。

他前一阵子都在楼下睡客房,今天突然又搬回来,不知道是想着趁机而进,还是别有打算。何妍不知道,也懒得去猜,只把自己又往边上缩了缩,尽力地离他远一些,然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不知怎么睡到了傅慎行的怀里,手臂和一条腿都搭在他的身上,像是抱着只大抱枕。她觉得有些尴尬,强装淡定地从他怀里爬出来,起身去楼下健身室练瑜伽。等她再从健身室里出来的时候,傅慎行已是上班走了。

晚上再回来,他就径直上了楼,再没去楼下的客房。

何妍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他换过衣服出来,问她:“又是一天没出门?”

她点点头,“懒得动。”

他走过来坐到她的身边,随口问道:“为什么不找田甜去逛街?要不然多和杨馨联系一下也好,总憋这样在家里不是好事。”

“找田甜怕给她惹祸。”她很是自然地答他,瞥他一眼,唇角上似笑非笑,又道:“至于杨馨,你都说了要找傅随之直接和你说,我何必再去花心思哄个小姑娘。”

傅慎行闻言也不急不怒,只是缓缓点头,一本正经地与她商量:“那要找傅随之吗?要不你也去公司里做事吧,我在傅随之身边安排个职位给你,见他也方便。”

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包上,全无半点着力,只怄得自己差点吐血。何妍一时气结,狠狠剜了他一眼,转过头不再理会他。他就又包容地笑了笑,静下来和她一起看电视。可他哪是能看下去电视的人,看着看着就没了耐性,只转过身来,倚靠在沙发里,静静看她。

“好看吗?”她突然问。

“好看。”他回答。虽然没有出门,可她依旧是画了淡妆的,面庞白皙,眉目如画。她其实一直是个爱漂亮,生活精致的女人。他翘了翘唇角,补充:“很好看,像副画。”

她头也没回,只轻轻扬眉,“谢谢。”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仍睡在一张床上,睡觉前她特意贴了边,可不知怎的,半夜里醒来人就又睡到了他的怀里。他从后拥着她,一只手臂垫在她的颈下,另只手松松地揽在他的腰间,不像是禁锢,倒像是一种保护。

她才不信这姿态是她自己睡出来的。何妍心里有些恼火,恨恨地伸手去抬腰间的手臂,不料没把他的手臂撩开,却引得他把自己拥得更紧,整个人都被他霸道地收进了怀里。“傅慎行!”她气呼呼地叫他,“你少装睡!放开我!”

他这才睁眼,睡眼惺忪的模样,沙哑着嗓子,应她:“哦。”说完,就真的放了手,往后退了退,又道:“抱歉,睡得太死了。”

说他会睡得死,谁能信!

她从他怀里爬出来,回过身恼火地瞪他,忍不住抬腿去踹他,“去楼下睡,不要睡我床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