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何妍连忙把瓷娃娃放回远处,胡乱地摸了两把脸上的泪水,抱着相册起身去给阿江开门,问他:“什么事?”

她脸上的泪痕太明显,阿江小心地看她一眼,问:“您没事吧?”

藏不住的东西她也就不打算藏,闻言只是笑了一笑,答道:“没事,就是看到以前的老照片,忍不住哭了一场。”她面上多少有些尴尬。看了看阿江,又道:“别告诉他了,省得又惹是非。”

阿江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忍不住偷偷打量何妍,她面色依旧苍白,因挂着泪痕,更添几分柔弱憔悴。可不知怎地,他就觉得她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他却说不上来,观察了半天,只猜可能是眼睛刚被泪水洗过的缘故,好像比刚才亮了许多。

何妍察觉到阿江在打量自己。面上却依旧镇定,她先去卫生间洗了把脸,这才把挑拣出来的那些照片收在一起,和阿江说道:“走吧。”

那个瓷娃娃依旧放在床头柜上,她没去动它,甚至,没敢多去看它一眼。现在,她恨不能立刻就给田甜打电话,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问她梁远泽是否偷偷联系了她,他和她都说了些什么,而他,此刻又在哪里!

可她不能打这个电话。不能引起傅慎行的半点怀疑,否则,就将带给梁远泽和田甜灭顶之灾。人真是最奇妙的一种生物,仿佛只是一瞬间,生命力就又回到了何妍的体内,只不过是眼前一闪而逝的光芒,竟又叫她生机勃勃。

晚上傅慎行回去的时候。何妍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剪照片。许是下午的那个电话鼓励了他,叫他心里又生了一丝丝的奢望,他没有像之前那般对她视而不见,略略迟疑了一下,缓步走过去,立在沙发后看她。照片都是她与田甜的合影,或并肩或搂抱,神态亲昵,笑靥如花。她剪得很仔细,锋刃过后,两个女孩子便就完全地分割开来,再无关联。

“为什么要剪开?”他忍不住问。

她动作顿了一下,似是才发觉他在身后,不过却未回头,只轻声答道:“绝交啊,自然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分得清清楚楚。”

傅慎行随手捡起两张照片来看,不觉皱眉,又问:“干吗把自己胳膊剪坏?”

他这话问得何妍一愣,竟是有些哭笑不得,两个人搂在一起,要分清楚必然要剪坏一个,不剪自己的胳膊,难道还要去剪田甜的吗?她忍不住回头看他,面上表情颇有些无奈,解释道:“田甜性子要强,把她的照片剪坏了,她会生气的。”

不想傅慎行却是轻轻地冷哼了一声,“既然都要绝交了,还管她生气不生气做什么?”

何妍张了张嘴,一时竟没答上话来,好一会儿才呆呆说道:“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他两个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这么多话了,傅慎行心里暗自惊喜却不敢表露,只继续冷着脸,人却不动声色地绕了过来,就坐到她身边,慢慢地,一张张地翻看她与田甜的合影。那个时候她还很年轻,脸上满是稚气,笑容灿烂得耀眼。

“你比田甜好看很多,”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道。

“谢谢。”她头也不抬地回道。

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鬼使神差地,他竟趁着她不留意的时候藏起了她的一张笑得最好看的照片,就扣在手心里,然后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假作去一旁倒水喝,然后把那照片偷偷塞进了西装内袋里。

他那样好的心理素质,杀人都不带眨眼的,做了这么件小事却忍不住有些面红心跳,因着做贼心虚的缘故,一时都有些不敢过去,只端着水杯立在不远处,静静看她。

她没再理会他,直到把所有的照片都剪开,这才放下了剪刀。她抬头,看到他仍还站在旁边,似是也有些意外,问他:“还有事?”

“没。”他摇头,又深深看了她两眼,这才转身离开。可不想人还未曾出门,却又被她从后叫住。他几乎是立刻就转回了身,强自压抑着内心的喜悦,面无表情地问她:“什么事?”

她似是犹豫了一下,这才问道:“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我还欠田甜一些钱,她要我还她。我那些积蓄都用掉了,手上一时没那么多。”

“要多少?”傅慎行问,话出了口却又恨不得扇自己,忙从钱夹里掏出一张黑金卡来,走过来递给她,“卡你拿去用,把利息也算给她。”

何妍不肯接那卡,抿了抿唇角,只说道:“用不到这个,你先借我十万,回头我还给你。”

这话听得他有些不高兴,不由沉了脸,冷声说道:“我的钱不借。你要,就把卡拿去用,不要,那就算了。”

她却是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地说道:“那谢谢了,我再想别的办法吧。”

傅慎行犟劲儿也上来了,瞧她一眼,索性又在一旁坐了下来,双腿交叠在一起,指间把玩着那张黑色的卡片,淡淡问她:“说说看,你还能想什么办法?”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