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飞机直飞马德里,下飞机后就有人从机场接了他们,驱车赶往阿利坎特,何妍知道,那是西班牙东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是个旅游胜地,阳光明媚,气候宜人。她还知道,给傅慎行做整形手术的那个罗培阿德曼医生就在这个城市。

一路上,她都很安静,因为摸不透傅慎行的心思。她不知他肯带自己来见梁远泽是对她毫无原则的妥协。还是别有目的的安排。进入阿利坎特市区时已是傍晚,车子把他们径直送到临海的一栋房子,何妍进门的时候,若无其事地问道:“你那两年就是住在这里吗?”

傅慎行轻轻挑了挑眉,点头,“有很长一段时间是。”他熟门熟路地领她进去,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房间布置。又似笑非笑地看她,说道:“洗个澡早点休息。调一下时差,明天再带你去见梁远泽,怎样?一晚上的时间可还等得及?”

何妍不理会他,径直上楼去浴室洗澡。她腿上的伤口已经愈合拆线,但为了避免伤口感染发炎,还是先用防水膜包了起来。即便这样,等她洗过澡穿着浴袍出来,傅慎行还是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处,这才放下心来。

她在飞机上已睡了一阵,再加上时差的缘故,此刻毫无睡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好一阵儿,最后不得不爬了起来。跑去外面沙发上看电视节目。过了没一会儿,他也从后面跟出来了,在她身旁坐下,扫了一眼电视,漫不经心地问她:“睡不着?”

何妍点了点头,应他:“心里总有些不踏实。”

他微愣了下,却是笑了,“是因为要见到梁远泽了,所以激动的睡不着吧?”

她闻言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轻轻点头,道:“有点吧。”

他扯了下唇角,无声地笑笑,没再说什么。她又望着电视出了会儿神,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他道:“做整形手术是不是很受罪?”

“问我,还是问梁远泽?”他问。

何妍想了想,答道:“你。”

他惊讶地扬了扬眉梢,不过却是回答道:“还行吧,毕竟我和傅慎行长得是比较像的,整起来比较容易一些。”

“英语和西班牙语都是那时候学的吗?”她又问。

傅慎行不知她为何会突然对以前的他这样感兴趣,不过能找个人说一说压在心底的话,总归是件不错的事情。他笑了笑,答道:“不然呢?你以为一个混街头的是用得到英语还是西班牙语?那两年除了接受各种手术,就是学各种东西,折腾得人都要发疯,觉得还不如回去吃子弹的痛快。”

她默了片刻,又忍不住问道:“我一直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要换你出来?”

“因为他本身也活不了多久了。”傅慎行丝毫没有要隐瞒的意思,不知是因为太过自信,觉得何妍已经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还是因为好容易有个人可以倾诉。他勾了勾唇角,淡淡说道:“那男人得了绝症,又因为之前想甩掉东南亚那些黑底子,惹恼了丹约将军。当时傅氏内忧外患,眼看就要崩盘。所以,不得不费尽心机把我换出来。”

他转过头来看她,“还有什么想知道,一起说出来。”

何妍默默看他两眼,摇了摇头,答道:“没了。”

他两个就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她就慢慢地、不受控制地往他身上倒了过来。他侧过头去看,见她已经睡了过去,不觉笑了笑,起身将她从沙发上打横抄了起来,抱回卧室睡觉。

何妍这一觉睡到天亮才醒,醒来时听到他在露台上叫她,“阿妍,出来。”

她还有些迷糊,起身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这才裹着睡袍走上临街的露台。外面天色已经大亮,马路对面就是细软的沙滩,风从蔚蓝色的海上吹来,凉爽中透着潮湿。她觉得有些冷,下意识地裹了裹睡袍,问他:“什么事?”

傅慎行回头望了她一眼,勾唇笑笑,往马路的一头抬了抬下巴,淡淡道:“看那边。”

何妍一时未曾多想,转头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就见晨光之中有两人影从远处慢慢跑近。那是一对晨跑的男女,女子看去像是当地人,而男子却是亚裔模样,身形修长瘦削,面容清隽。那是梁远泽,虽然他面容改变很大,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她一时僵住,目光锁在他的身上,随着他由远而近美女的极品保镖。身旁的傅慎行瞥了她一眼,突然扬声向跑过楼前的人打招呼,道:“嘿,凯西!”

跑在梁远泽身侧的女人循声看过来,待见到露台上的傅慎行时,面上就露出了惊喜,停下了脚步,笑着与他招呼道:“傅先生,您过来了?”

凯西一停下来,梁远泽步子便也随之停住了,转头往露台这边看过来。何妍只觉得呼吸一滞,似乎连心跳都停止了,只不过一瞬间,泪水便盈满了眼眶。梁远泽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意,视线只在她身上略略一顿便就移开了,他又看一眼她身侧的傅慎行,然后向着他两个友好地挥了挥手,在那里原地慢跑着,耐心地等着自己的女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