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将军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浓,示意何妍跟她往那边去,看样子是想介绍其他的女宾给她。何妍略些迟疑,下意识地回头去看傅慎行。瞧他含笑颌首,这才从后跟了将军夫人过去。一路上不时有人和将军夫人打招呼,将军夫人多是微笑着点头还礼,偶尔才会停下来把人介绍给何妍认识。

何妍看得出来,将军夫人给自己介绍的都是比较重要的人物。这些人大多不懂汉话,便是有个别会的,也是带着极浓重的地方口音,于何妍听来和外语无异。她听不大懂,便就选择了微笑着倾听,配合着周围人的反应。偶尔变换一下面部表情。

无意间一次转头,却发现远处的傅慎行也在人群中看她。两人的视线撞到一起,他先是一愣,然后便就轻轻翘起了唇角。何妍微怔了下,面无表情地回过头去,可再对着那些女人时却就失去了之前的从容。虽然没再转头去看,可不知怎的,她就觉得他一定还在暗中关注着自己。

这种感觉叫何妍不舒服,便就借着去洗手间离开了人群,独自走进了房子里。有个小洗手间在二楼,她躲了进去。从内锁了门,依靠在洗手台前怔怔出神。昨天小五的话给了她太多的启发,几乎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从头细想。在这之前,她想尽办法要证明“傅慎行”就是“沈知节”,从而将“傅慎行”绳之于法,却忽略了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论是“傅慎行”还是“沈知节”,只要能抓到他违法的证据,都可以将他绳之以法。

她其实一直都钻了牛角尖,还是小五的一句话点醒了她。他说:“砍树哪有只砍梢的,要从根上砍。”

傅慎行的根在哪里?傅慎行的根在傅氏,而傅氏的根却在这里,就在这片看似世外桃源一般的土地上。“以毒养军,以军护毒”,纵是何妍以前对此地并无太多了解,却也听说过当年那些败退到此地的国军官兵们曾做的事情。傅家的钱不干净,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可小五又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提醒她这些?是傅慎行对她的试探,还是真的也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时之间,何妍有些不敢确定,她想得有点入神,也正是由于太过入神,外面枪声刚刚响起来的时候她竟没能注意,直到外面枪声大作,惊叫连天,这才猛然间被惊醒。

何妍惊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想出去查看情况,手握住门把的时候却又停下。从门外传过来的声音来判断,外面应该很是混乱,此刻待在这封闭的洗手间内怕是反而会更安全一些。她稳了稳心神,松开了门把,略一思量后又往后推了两步闪开房门,缩身藏在了洗手台的内侧角落里。

外面的交火很激烈,枪声砰砰响个不停,很快就又响起了更大的爆炸声,撼得整个房子都在剧烈颤动,楼顶的天花板纷纷砸落下来。何妍不懂军械,不知这是什么武器会有如此大的威力。她心中更慌,有些拿不定主意是继续躲在这里,还是要跑出去。正迟疑间,就听得外面隐约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混在枪声与爆炸声中,透着惶急与焦躁。

她听了出来,那是傅慎行的声音。那喊声忽远忽近地响了几声,便就往高处去了,料想他是在二楼找不到她,就又继续往三楼找去了。何妍犹豫了一下,急忙起身开了门往外跑,人刚跑到小厅处,正好遇到傅慎行从三楼跑下来。他一眼看到她先是惊喜,随即就又暴怒,冲过来一把扯住了她,怒道:“你跑到哪里去了!”

他扯着她就往楼下冲,她踉跄着跟着他跑,大声问道:“去哪里?”

“防空洞。”他冷声答道,“对方有重武器。”

可人还未跑下楼梯,就又有一枚火箭弹击中了房子。何妍都来不及反应,人就被傅慎行护在怀中往下扑倒过去。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房子轰然倒塌,天旋地转中,她被他紧抱着,随着楼梯板一同往下坠去。

何妍腿不知被什么打中了,剧痛袭来,只觉得眼前一黑,人一下子就昏迷了过去。再醒来时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四下里一片漆黑,外面仍满是枪声不断。傅慎行不停地用手轻拍她的脸,焦急地叫她的名字,“阿妍?阿妍?”

她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傅慎行那里却是大喜,手掌贴着她的脸庞,问她:“哪里痛?伤到哪里了?”

何妍脑子还有些发懵,耳朵里也像是被堵了厚厚的棉花,一时都听不清傅慎行在说些什么。直等他连问了她几遍,她这才似反应过来,艰难答道:“腿,大腿疼,好像是被什么打到了。”

“哪里?”他问,声线有些发紧,由于身体被困住,只能往下探手去摸她的腿。不想一触之下竟是满手的黏湿,显然她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傅慎行身体明显地僵了一下,很快却又反应过来,收回手用力撕扯下自己身上的衬衣,试图给她包扎伤口。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