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她看着他,似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动容,可很快却又露出了更加讽刺的微笑,勾过他的脖子,贴到他耳边说道:“男人在床上说的情话,比酒桌上的醉话还不能信。”

她的聪慧狡黠真是叫他又爱又恨,他轻轻地推开她,浅淡一笑。道:“阿妍,你不用激我,我说的话能不能信,你等着瞧就好。”

“哦?是吗?”她挑了挑眉梢,微微笑着,抬手去触他的唇,细嫩的指尖沿着他的唇线摩挲。他受不住她这样的挑逗,不禁张口咬住了她的指头,她没抽回去。反而用手指一下下地轻点他温热的舌尖,道:“沈知节,先别说大话,你先把后天的订婚礼解决了再说。”

说是后天,其实早就已是明天,不知不觉中。窗外天色已经大亮。可他却不肯就此放开她,到底是压着她又来了一次,最后将一腔热流尽情地灌入她的最深处。他仍用力抵着她不放,手抚上她潮红的面庞,口中发出心满意足的喟叹,低声道:“阿妍,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她被他喂得饱饱的,懒懒地躺在那里,嫌弃地往外推他,“起来,腻死人了,我要去洗澡。”

再怎么洗也洗不去他留在她身体深处的东西,他得意地扬眉,抱了她去浴室洗澡,又和她缠绵了片刻,这才算暂时罢休,却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匆匆忙忙地离开。早就有车在别墅外面候着,可即便这样,傅慎行到公司时还是晚了点,一众高管在会议室里等了足有小一刻钟,才见自家老板步履匆忙地从外而来。

会议开到一半时,阿江又从外面进来,走到傅慎行身边附耳与他说了两句,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见傅慎行面色微沉,略略点了点头,冷声说道:“叫她等着。”

阿江应下,忙小心地退了出去。回到总裁办公室,田甜正面露不耐地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瞧见只阿江一个人进来,不禁又偏头往他身后看了一看,这才问道:“傅慎行呢?为什么不过来?”

阿江答道:“傅先生说要等散了会才能过来。”

田甜有些恼恨地跺了跺脚,却也无奈,只能坐在办公室里等。就这样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傅慎行才终于回来,进门见到田甜,面上微露不悦,淡淡问道:“又出了什么事情?”

感情这种东西与众不同,往往是投入多的那方处于下风,一如傅慎行对何妍,一如田甜对傅慎行。田甜这样性格刚烈的女孩子,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也忍不住弱了三分,她压住了性子,盯着傅慎行,说道:“我早上去查过了,那个手机号码的机主名字叫陈禾果。”

傅慎行微微有些惊讶,按照规定移动公司是不允许私人查询他人号码的,他不知田甜使用了什么法子,竟能这么快就查到陈禾果的名字,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田甜一直在观察着傅慎行的神色,却误会了他的惊讶,又问道:“你认识这个陈禾果,是吗?”

傅慎行笑了笑,面不改色地答道:“我不认识什么陈禾果,我只是好奇你怎么通过号码查到的机主姓名,找关系了吗?”

田甜将信将疑地看他,不过还是答道:“没有找关系,就是去营业厅问的。”

其实确切地说也不是去营业厅问的,而是去柜台假作给这个号码缴费,客服会习惯性地核对机主姓名,然后她便知道了。

傅慎行听得缓缓点头,又问:“这个号码还是打不通吗?”

打不通,自从昨夜何妍用这个号码给她打了那么一个古怪的电话之后,这个号码就再也打不通了。不仅这个号码打不通,就是何妍曾经给她打过电话的那个国外号码,再打过去也成了空号。田甜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不敢置信,如果不是她手机上留着通话记录,她几乎都要怀疑那只是她做得一场梦。

她当时就给傅慎行打电话,可他手机却一直打不通,她等不到第二天,干脆连夜跑去他公寓查他。不想傅慎行就在家中,穿着睡衣给她开了门,似是对一切都毫不知情,只诧异地看她,问:“田甜,你怎么来了?”

这话问得她竟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方是她相交多年的好友,一方是她已谈婚论嫁的男友,一时间她真的不知道该相信他们哪一个。她摇摆过后,还是决定直接问男友:“你认不认识何妍?”

傅慎行微微皱眉,回答她道:“不认识。”

昨天夜里,他明显得表露出了不悦,可却也没有因此斥责她,只耐心地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完她有些慌乱无序的叙述,他冷静地思量片刻后,与她说道:“田甜,我现在对事情一无所知,所以不知道能和你说些什么。这样,我先送你回家,给我点时间把事情调查清楚,然后我再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好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