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陈禾果哪里是不好意思,分明是已经看得呆了。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眼圈先是发红。随即就又含上了眼泪。像是再也忍受不住这份羞辱,猛地转身往外跑去。

何妍忙就又去推傅慎行,似笑非笑地看他,催道:“快去追啊!”

傅慎行动也不动,恨得牙都痒,真想上去一把掐死这女人。他俩就这样僵持着,屋里众人却都傻眼,还是一旁的小五最先反应过来,忙起身说道:“我出去看一看。”

他说完就亲自叫着两个人追出了门。

突然闹出这样一锅事,傅慎行冷得像块冰,周身都散发着冷意。谁还敢再和他闹下去,虽有那出来打圆场的活络人。可气氛却再也恢复不到之前的热闹。过了好一会儿,小五才从外面回来,傅慎行只冷冷瞥了他一眼,问也不问一句,倒是何妍把他叫了过来。问道:“怎样?人没事吧?”

纵是小五再机灵,也被今天晚上这事搞糊涂了,他先看了傅慎行一眼,这才答何妍道:“没事。追回来了,有人守着呢。”

何妍点了点头,又转头去打量傅慎行,嘲弄地笑了一笑,道:“傅慎行,不管你拿她当什么,她拿你可是当爱人的。但凡你有点人情味,就该过去看看她,哪怕是要打发了她,也该给她一个说法。”

傅慎行心里正恼火着,闻言故意扬了扬眉梢,诧异问道:“你竟还能替别人操心呢?”

她冷眼看他片刻,噌地一下子站起身来就往外走,不想却被傅慎行一把抓住了手腕。

“坐下。”他淡淡吩咐道。

何妍没依言坐下,只回过头看他,脸上终于露出了愤怒之色,答道:“你既然不肯去,我去看她一下,总可以吧?你若不放心,就跟着我一起去!”说着,她竟反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想要扯他起来,又道:“走,你跟我一起去,说几句绝情的话叫她彻底死了心,也算是积了阴德。”

这才像是那个身姿柔弱却心怀侠义的何妍,傅慎行瞧她这般反应,反而有些放下心来,她当着这许多人的面和他闹脾气,他非但没脑,面色竟还缓和了些,与她调笑道:“要我跟着一起去吗?那岂不是带着我去耀武扬威?”

何妍愣愣看他两眼,气得笑了,丢开了他的手,只转头问小五道:“她在哪里?”

小五先没回答,只去瞄傅慎行,瞧他并无阻止的意思,这才笑着答道:“就在尽头的小包里。”

何妍很不客气地吩咐他道:“带我过去。”

小五得了傅慎行的眼色,起身领着她往外走,出了门才又笑呵呵替傅慎行说好话,“何姐可别和行哥置气,这事真不怨他,一直都是那小姑娘缠着他的,行哥对她从来就没好气。咱们这些人都知道,他满心惦记的人只有何姐一个。”

何妍不搭茬,只是微微冷笑。小五那里却似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仍是有的没的地为傅慎行说好话,直到走到走廊尽头的小包厢外,这才止住了话头。门外真是有人在守着的,瞧见小五过来忙就恭敬地叫他“五哥”,小五却转身过来看何妍,等着她的示下,“何姐?”

何妍深知此时绝不能露出半点急迫之意,故意表现得有些迟疑,似是犹豫了一下,这才把小五叫到一边,低声问道:“你和我说实话,你们行哥到底沾没沾这丫头?”

这问题却是把小五难住了。一来是没和傅慎行对过口供,不知他那里是怎么说的。二来,还有个陈禾果那个大活人就在屋里,又不是个哑巴,何妍只要再问问她,这事就瞒不住。明知骗不住人的谎话,说了真是还不如不说。小五拿定了注意,嘿嘿笑了两声,答道:“行哥沾没沾过,我是真不知道,我又不跟着他睡一床。”

何妍就讥诮地扯了扯唇角,也没再说什么,只推了门进去。

陈禾果脑子里乱糟糟的,正一个人坐在屋里愣神,听见门响下意识地抬头来看,待看到进来的竟是何妍,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瞬间就黯淡了许多。她是被小五追回来的,又给关在了这里不叫走,这霸道的行径只像是傅慎行的作风,不想出现的人却是何妍。

何妍自然看出了陈禾果的失意,却也没心情理会,只反手合上了房门,把小五和那个保镖都关在了外面,然后直接开口问道:“有手机吗?”

陈禾果被她问得愣了一愣,下意识地问道:“什么?”

何妍面上终于忍不住露出些焦急之色,快步走到陈禾果面前坐下,急声问道:“手机还在身上吗?拿出来给我。”

陈禾果被她搞得糊涂了,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虽伸手去双肩包里掏自己的手机,嘴里却是问道:“何老师,您要我手机做什么?”

何妍哪里顾得上答她,甚至没有耐心等她自己把手机掏出来,一把抢过了双肩包,翻了手机出来,摁亮了屏幕却不想竟还有锁,便就又急声问道:“密码是什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