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何妍依旧心平气和地回望他,问:“你想要我怎样表现?是痛不欲生还是痛哭流涕?还是说要扑过去和你厮打,咬上你两口泄愤?傅慎行,我怎么做你心里才会舒服些?你别叫我猜。都直接告诉我,我尽量满足你。”

她堵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心口疼。傅慎行恼火地看她半晌,最后也只得冷笑了两声,自己重又翻过身去,再不理她。何妍几乎已经做好了他要用强的准备,不料他竟是这样表现,一时倒是也有些怔怔,又安静坐了片刻,这才也躺下了,紧贴着床边,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

可她睡不着。也不打算装睡。就睁着眼睛熬着。半夜里的时候,身后的傅慎行有了动静,他起身下了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一走,又是好多天。

别墅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也没有书籍和报刊杂志。女佣和保镖算是活死人,便是何妍凑过去和他们说话,他们也不会搭理她。何妍忽觉得傅慎行对待她像是在熬鹰,差别于他还没饿着她困着她,只是晾着她而已。除非内心强大之人,否则这种死一样的孤寂就可以叫人发疯了。

何妍倒是平静。她按时吃饭,准时睡觉,白天的时候或练练瑜伽,或做做运动。又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做,只安静地坐着,一坐就是一天,像是在出神,又像是在冥想。还有时候,她会起得很早,裹着被子去东边露台等日出,傍晚,再换到西侧的落地窗处去看落日。

半个月下来,不论是女佣还是保镖,看她的眼神都像是看个怪物。

正月十八的晚上,傅慎行才又过来,径直上楼来卧室找她,吩咐:“起来,换了衣服,跟我出去。”

她没拒绝,听话地爬起来去找衣服穿。早之前就已有人送了许多新衣过来,都是各大品牌的新款,挂满了整个衣橱,她漫不经心地翻看着,问他:“去哪里?要什么风格?”

他单手插兜立在门口,闻言瞥她一眼,淡淡一笑,“醉今朝,随便你穿。”

“醉今朝,醉今朝,那应该风骚点。”她自言自语,从衣橱里挑了条窄瘦的小黑裙出来,在身前比了比,然后又拿了双闪闪发亮的高跟鞋,就当着他的面换上了,在镜子前照了一照,只对自己的短发不满意,回头向他说道:“傅先生,麻烦叫人给买几顶假发来呗,最好是长的,大波浪的。”

傅慎行愣愣看她半晌,竟是被她气得笑了,应道:“好。”

她又坐到妆台前去化妆,折腾了足有半个多小时,最后站起身来向着镜子搔首弄姿一番,这才转身走到他身边,顶着一脸大浓妆看他,笑道:“好了,走吧。”

他不动地方,只冷冷打量她,片刻之后才嘲弄地笑了笑,转身往外走了。车子就停在别墅门口,车外等着的竟是多日不见的阿江,仍是那样一副面无表情的老样子,不过在见到何妍的时候,视线却不自觉地躲避了一下。

何妍没理会他,弯腰钻进了车内,一路上也无他话,只望着车外出神。直等车子开进醉今朝,她这才似又振作了精神,敬业地掏出小镜子里又瞄了一眼妆容,这才下车,然后竟还上前挽住了傅慎行的手臂。

傅慎行微愣一下,面色有些难看,却没甩开她,只沉着脸往醉今朝里走。还是原来的那个包厢,人却又多了几张生面孔,见到何妍挎着傅慎行胳膊过来,就有人带头起哄,高声笑道:“哎呦,亏咱们还傻乎乎地给行哥准备靓妞,大伙瞧瞧,行哥竟自己带来了!”

就听得小五的声音从人群里传过来,笑着喝道:“都给我嘴严点,今天晚上这事谁都别漏出去啊,小心搅得行哥后宅不宁。”

众人哄笑,倒是偎在光头的小白杨先瞧出不对劲来,偷偷拽了下光头,向着何妍那边努嘴。光头还摸着后脑勺哈哈大笑着,误会了小白杨的意思,侧头凑过去和她说道:“还是这样的带劲,姓陈的小丫头太嫩了,瞅着就叫人倒胃口。”

小白杨气得直翻白眼,狠狠掐了他手臂嫩肉一把,低声骂道:“你个蠢货!”

那边小五从人群后过来,刚想再打趣傅慎行两句,目光落到何妍却是不觉一愣,又仔细看了两眼,这才认出是她来,脸上笑容顿时就有些僵,咧着嘴干呵呵了两声,这才与她打招呼道:“何姐好。”

他这话一出,与傅慎行相熟的那几个人俱都是一愣。自从小五越来越受傅慎行重用,其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能得他称呼一个“姐”的人实在不多,再加上那姓氏,任谁都猜到了何妍是哪一位。有关何妍的事情,知道的人其实不算多,可是,但凡听说过她的人,都知道她对傅慎行来说不一般。

刚还热闹的场面顿时有些冷,倒是傅慎行一脸淡定从容,揽住了何妍肩膀,把她带到众人眼前,淡淡道:“她以后就是你们小嫂子,大家认识一下,省得以后见面都不认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