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距离太近,她都不好装作听不到,只能做出惊讶的模样,也抬眼去看他。

两人目光相触的那一瞬。傅慎行的眼神闪了闪,下意识地垂下眼帘,躲避她的目光。他有些懊悔,不该当着何妍的面接这个电话,同时,心里更厌恶陈禾果,觉得她这个电话来得莫名其妙。

这个时候,他显然不能再拿过电话到别处去接,便就冷了声音,漠然地问陈禾果:“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默了一下,这才听得陈禾果说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和您说一声对不起。我不该因为一些没有被证实的话就对您产生那样的怀疑,还去做那些----”

“没有必要。”傅慎行不敢叫陈禾果再说下去,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他想去看一眼何妍的表情,却又没那份勇气。只冷声与陈禾果说道:“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再见。”

“等一下!”陈禾果忙又叫道,问:“那张指纹纸我什么时候还给您?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我给您送过去。”

听筒离得太近,陈禾果的每句话何妍都听得清清楚楚,她几乎已经勾勒出整个事情的大概,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听下去,也不想这样见证陈禾果的愚蠢,便就拉起傅慎行的手来,把手机往他手里一塞。向他讥诮地笑笑,转身出了厨房。

何妍去卧室换衣服,才刚把睡衣脱了下来,房门就被人从外推开了,她没回头,只冷淡说道:“麻烦,下一次请先敲门。”

身后并无回应,她拿衣服遮挡了胸口。回过身去看他。傅慎行身前还系着个碎花小围裙,衬衣袖口也高高挽起,一副家庭妇男的模样。偏摆了个模特的高冷姿势。抱着怀倚靠在门口默默打量她。

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多事,瞧他两眼,便就笑了起来,问他道:“可以给你拍个照吗?”她说着,胡乱地套上毛衫,拿了手机作势给他拍照,又玩笑道:“拿出去卖给八卦杂志,没准还可以小赚一笔。”

瞧她这般,傅慎行心中不觉一松,竟真的站在那里由着她拍了几张,这才笑着走上前来,把她扑倒在床上,道:“这样的照片不值钱,还不如拍一些床照,然后拿去卖给傅氏企业的危机公关。”

她配合地点头,正色道:“好主意。”

两人又都忍不住笑起来,他撑在她的上方,看得片刻,忽地解释道:“阿妍,我和陈家还有些事情没有解决,这才会和那小丫头有联系,你不要多想,这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何妍心里明镜一样,闻言只想冷笑,可面上却不敢显露,只道:“既然和我没关系,就不要和我说这些事情。我不问,你也别说,好吗?”说完了,她又怕自己表现得太过漠然,反而引起他的怀疑,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还是想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傅慎行仔细打量她的面容,最后应道:“好。”

她深吸了一口气,重又做出欢快的模样,用力推他,“快点起来,不是说要去看电影吗?快点,不要晚了点。”

两人好像都想尽快忘记刚才那事,他笑了笑依言起身,守着她看她穿衣打扮,然后带着她出门。两人先去看了电影,散场后又去吃了顿宵夜,直折腾到半夜一点来钟,傅慎行这才送了何妍回去。

她瞧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也未赶他,只拿了被子出来给他用,又道:“你睡我房间吧,我去我爸妈那屋睡。”

傅慎行有些意外,一把抓住了她,问:“为什么?”

她分明是不想和他在家中发生关系,却一本正经地答他:“你过年不是要祭祖吗?这事很讲究的,就算不用提前斋戒沐浴什么的,但还是应该注意着点,也算对你们傅氏老祖宗的尊重,懂吗?”

他还真不懂这些,不觉笑了笑,仍是抓着她不肯放,道:“我不碰你,你陪我一起睡。”

她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他,“你说这话,谁信啊!放手,乖乖自己睡觉,不然我可要把你赶出去了。”

他这才不甘不愿地放了手。

何妍走到门口了,却又停下来,回身交代他道:“明天早上你不要叫我啊,我生理期快到了,起床气很大的。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好了。”

有她这话,翌日早上,傅慎行果然没有去叫她起床。听到他出了门,她这才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偷偷往下看。楼下早已有车子等着,阿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就站在车外,等到傅慎行出去,立刻上前替他打开了车门。

直等那车子消失不见,何妍才不觉松了口气。她去自己的卧室,打开床侧的抽屉,仔细看那手机和证件摆放的位置,瞧着不像有人动过,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再一次打开手机,查初一夜里的列车时刻表,把有可能用到的车次都牢牢记住,甚至连这些火车会经过哪些城市,可以换乘哪些车次都没忽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