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以前的傅慎行出身大富之家,纵是父母早亡,祖父教管严厉,可生活再怎么也用不上“辛苦”二字形容。很显然,她这话是问藏在这个壳子里的另外一个人,那个曾经挣扎在社会最底层,刀口舔血的沈知节。

不知怎地,傅慎行不想叫她知道他以前的生活,不想要她知道他的生母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小经历过的事情,他交往过的那些人,以及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不是他不想倾诉,而是怕在她的眼中看到不屑,更怕看到怜悯。

越是在意一个人,就越恨不能在她眼中完美无缺,无所不能。

他笑了笑,走过来从后拥住她,淡淡答道:“还好吧。”

何妍最是知情识趣。闻言也就不再追问,只有些惋惜地看那锅汤,嘟囔道:“可惜了,浪费了好多食材。”

傅慎行却觉得那汤味道还好,又舀出些尝了尝,道:“还可以啊,能喝。”

何妍回过头来看他,瞧他真是这样认为,不觉朝天翻了个白眼。她这模样逗得他失笑,忍不住探头过去亲她的脸颊,就这样厮磨片刻,他身体就有了反应。她感觉到了,颇觉无奈,压低声音警告他道:“傅慎行。这是在楼下,阿江出来会看到的!”

“那我们上去。”他坏笑,拉着她上楼,走到楼梯口索性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一路抱进了卧室。她身上还系着围裙,慌忙叫道:“洗澡,先洗澡,一身的油烟味呢。”

他哪里肯,只低下头去堵她的嘴。到底是先吃到了嘴里,这才心满意足地抱着她去洗了一个事后澡。再回到床上,他拥着她入眠,临睡之前,却是忍不住低声和她说道:“就这样过下去吧,行吗?阿妍,我们两个,就这样过下去。”

她懒得连动都不想动,声音也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只应他道:“嗯。”

翌日早上,她仍是赖着不肯起床,直等他从卫生间里洗漱出来了,她还缩在被子里昏睡。他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发笑,走上前去拍她的翘臀,道:“别赖了,起来给你爸妈打个电话,他们应该已经下飞机了。”

何家父母的第一站是夏威夷,先在那里玩几天,然后才会再转去纽约。何妍趴在床上,心里明明清楚那边的时间,却依旧装模作样地掰着手指头算时差,半晌后抬头看他,迷糊着问:“那边现在该是几点?”

傅慎行看一眼腕表,不加思索地答道:“下午两点了。”

他竟然把时间算得这样清楚,可见是事先准备。只凭这一句,何妍心里就已明白,傅慎行对她的防备并未因她这两日的表现而有丝毫放松。如此看来,她还得更加小心谨慎,将出逃计划设计得更周密些,不能叫他看出丝毫破绽。

她心里默默算计着,伸手去床头摸手机给母亲打电话,那边父母果然已经到了酒店,一切均已安顿妥当。这时间点掐得太准,叫她不得不怀疑傅慎行暗中派了人跟在父母身边监视。如若真的这样,莫说她自己,便是父母的逃离都将极为困难。

何妍心里不觉沮丧难耐,怕被傅慎行看出来端倪来,闭着眼睛,装出迷瞪的模样和母亲讲电话。母亲那里倒是兴致勃勃的模样,可她此刻那里还有心情与母亲闲聊,只应付了几句便就挂断了电话,扯了被子把头一蒙,和傅慎行说道:“我还要再睡一会儿,你记得安排个司机给我啊,我想出去逛街。”

傅慎行应下了,又掀开被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才下了楼。阿江已在楼下客厅等候,傅慎行简单吃了些早餐,便就出了门。严助早就到了,趁着在路上的功夫,提醒傅慎行今天的日程安排,几乎满满一天的会,有政府召开的,也有傅氏内部的,真是不给他留半点空闲功夫。

他出声打断严助,淡淡问道:“能不能给我空出晚上的时间来?”

日程表上,傅慎行晚上是要参加一个商务酒会的。严助面上露出些为难之色,解释道:“因为是市里举办的,算是未来经济工作的一个风向标,又有一些财经记者出席,如果傅氏企业缺席,就怕引起某些人的猜疑,对我们发展产生不利。”

傅慎行本想着能空出晚上的时间来陪一陪何妍,闻言只得作罢,道:“那算了。”

车子径直开到傅氏大厦,傅慎行自上了楼后就一直不得空闲,直到中午时候,这才得到一个喘息的空当,他正想着给何妍打电话,不想阿江却又敲门进来,把一个密封的文件袋递给他,道:“这是陈家小姑娘寄给那位张警官的。”

傅慎行拆开了,就见里面除了那张印着他指纹的白纸外,竟还有一张新年贺卡,手写的贺词,字迹略显幼稚,却一笔一划的很是认真。他不禁笑笑,拿了打火机出来把那张指纹纸烧掉了,贺卡与文件袋却俱都留下,又问阿江道:“没留下什么马脚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