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陈禾果不想他会把事情都摊开来说,纵是机灵,也难免有些不知应对,慢了几秒。这才冷着脸答他道:“我今天过来只是来处理事情的,没别的目的。”

傅慎行唇角微勾,笑而不语,视线却往她身上飘去。

陈禾果不由低头,看一眼自己身上的工装,又解释道:“我是临时顶替一个同事的,她身体不舒服。”

傅慎行笑笑,似是根本无心与她计较这些,只又说道:“那好,现在可以走了,是吗?我叫阿江送你回去。”说着,竟就真的叫了阿江进来。

他对待她就像对待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这叫陈禾果有莫名的恼怒,她本已站起身来跟着阿江往外走,却越想越不甘心,索性就又转了回来。站在他面前看他,问道:“傅慎行,你既然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什么,那刚才干吗还要帮我?”

傅慎行似乎是有些意外,剑眉微微扬起,默默看她两眼,向阿江挥了下手示意他离开。房间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人,他轻抬着头看着她,淡漠说道:“小丫头,你的勇气很叫我佩服,不过,有勇气是一回事,可鲁莽冲动却是另外一回事。”

类似的话陈禾果曾从何妍那里听过一次,当时她说“我承认你的胆量。但是我不认为冒失也是一种勇敢。”

这叫陈禾果不由自主地愤怒,她握紧了拳头,冷冷看着傅慎行,“没错,我就是这样,我没法像别人一样做缩头乌龟,畏首畏尾,做点点小事就思前想后。我不怕死,我也不怕你,大不了就是你杀了我。”共估呆巴。

傅慎行凝眉看她,片刻后却是不禁失笑,那笑容里多少有些无奈,示意她坐下来,又道:“陈禾果。我不会杀你,而且,你父亲的死也和我没有关系。”

陈禾果不想他会主动提到父亲,心生戒备地看他。

瞧她这个模样,他就又扯了扯唇角,自嘲地笑笑,“我没必要骗你,你们家现在就剩下你和奶奶一小一老,我若有心,买凶杀了你们随便往个深山野外一丢,都不见得有人会去找你们。”

他说得倒也是实情,陈禾果自己也承认。如果她和奶奶齐齐失踪,还真不见得有人会发现。她将信将疑地看他,想了想,忽地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沈知节?”

傅慎行闻言。笑容颇为无奈,反问道:“你相信我是沈知节吗?一个死刑犯,被人从狱中换出,然后改头换面成为傅氏企业的总裁。你信吗?”

“可何老师说你是沈知节。”陈禾果说道,她紧紧地盯着傅慎行,打量他的神色,似是想发现他的破绽。

傅慎行眸子微黯,忽地沉默下来,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又抬眼看她,淡淡而笑,道:“我和何妍之间,的确存在着一些纠葛,但是这与你父亲毫无关系。对于你父亲的意外,我感到很抱歉,虽然那和我并无关系。”

陈禾果敏锐地抓住了他话中的关键,问道:“你和何老师有什么纠葛?”

傅慎行微微抿唇,面容冷下来,不肯回答,“这和你没有关系。”

“可涉及到我父亲的死亡,这就和我有关系!”陈禾果立刻应道,话语咄咄逼人,“在何老师请我父亲去核实你的身份后不久,他就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而肇事车辆偏偏是傅氏企业旗下公司所有,你不觉得这太过巧合了吗?”

傅慎行神色冷峻,片刻后却是淡淡问她道:“你知道傅氏企业旗下有多少公司,又有多少车辆吗?如果仅是因为肇事车辆是傅氏所有,就认定我是谋杀你父亲的凶手,陈禾果,你不觉这个逻辑很可笑吗?”

陈禾果叫道:“当然不只是这一点,重点在何老师身上!如果你不心虚,为什么不敢说她?”

傅慎行眉头紧皱,重又沉默下来,好一会儿后那脸色才缓和了些,“我喜欢何妍,可她却认定我是死刑犯沈知节,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纠葛。”他扯起唇角,自嘲地笑了笑,又道:“很可笑,是吗?可世事就是这样可笑。我于无意间认识了她,心生爱慕,可她却因为我的长相,致力于证明我是死刑犯沈知节。”

这个回答太叫人意外,以至于陈禾果惊在那里,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呐呐说道:“可何老师有丈夫啊。”

傅慎行笑笑,“是啊,她有丈夫,可我这人不肯讲什么道德,使用手段逼散了他们,所以,她就更恨我了。”

他虽在笑,可那笑容里却透着淡淡的自嘲与凄凉。陈禾果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还是傅慎行先开口打破了沉默,轻笑道:“好了,小丫头,我不想再谈论这些事情,也不接受你任何道德批判。你和何妍一样,接近我也是想要我的指纹,是吗?”

既然什么他都知道了,陈禾果觉得自己若是再隐瞒只会显得小家子气,索性承认道:“是,何老师拿过去的那些指纹不够清晰,没法用。”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