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傅慎行收到何妍的短信时正准备开会,瞥到信息内容,他愣怔了下,然后讥诮一笑。把手机往会议桌上一丢,示意严助可以开会了。会议内容有关傅氏企业在欧美新市场的拓展,项目负责人讲起来舌灿莲花,中英文掺杂在一起,偶尔还会蹦出个生僻的、叫人不知是哪种语言的词汇,而投影仪上,无数的图表在一张张闪过,直晃得人眼晕,不给人留半点思考的时间。

这就是以前那位“傅慎行”的工作方式,他的思维总比所有的人都快一步,熟悉他的人只怕自己说得太慢,跟不上他的速度下等英雄。可现在的傅慎行不行,他跟得很吃力,却依旧要做出轻松的模样。

有些东西需要积累,便是你再努力。短时间内也达到。傅慎行唇角弯起一抹自嘲,不知不觉中就有些走神。他的目光落到桌上的手机上,脑子里又闪过何妍那条短信的内容。她告诉他:她要自杀。

可是他不信,那样一个女人,你就是把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她都还会再挣扎一番,怎么可能会选择自己结束生命?他不信,傅慎行唇角的嘲讽更深。不过又是一次试探,一次以退为进的试探罢了。他太了解那个女人。

而且,就算她真的死了又能怎样?于他,不过是失去了一个有趣的玩物,一场游戏提前结束罢了。这样想着,可不知为何,他心中却还有些不安,而且这份不安还在一点点的扩大。直压得他心口有些憋闷。

他拿起了手机,给何妍回复短信,故意问她:“你会选择什么死法?”

她没有回复,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手机一直静悄悄的。毫无动静。他不觉皱眉,又直接拨打她的电话,不想却是关机。会议还在进行中,傅慎行却忽地站了起来,不理会众人惊愕的视线,大步往外走去,冷声吩咐门外等候的阿江:“准备好车出门,查一下何妍此刻在哪。”

很快,阿江就给了他回复,“手机定位显示何小姐早上回到家中后再没出门。”

傅慎行人已钻入车内,闻言略略点头,沉声说道:“去她家,越快越好。”停了一停,又道:“叫万医生也赶过去。”

万医生是傅慎行的私人医生,医术十分精良,更为重要的是,他于外伤处理上极为擅长。阿江隐约猜到了些什么,立刻给万医生打了电话,把何妍家的住址告知他,并特意提醒他道:“可能有人自杀,请带好急救箱。”

司机把车子开得飞快,傅慎行脸色阴沉,一路只是沉默,待到了何妍家楼外,不等阿江下来给他打开车门,便就自己下了车,他沉着脸快步向楼内走,到了何家门外,才发现自己早已没了她的家门钥匙。他俊面更冷,往后退了一步,直接抬脚用力往门锁上踹去。

那样结实的防盗门,也不过才挨了他两脚,便就坏掉了。房门“咣”的一声被踹开,他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她。她仰坐在沙发里,神智还清醒着,面色纸一样苍白,手就搭在沙发扶手上,血从她的腕间缓缓冒出,顺着指尖滴落,在地上已聚成了偌大的一片。

看到那血的颜色,他的一颗心才算放了下来,心头怒气却是更重,走上前去,居高临下的看她,冷笑着问她道:“如此聪慧的何老师,难道都不知道割脉自杀很难死人吗?下一次刀口再划深点,直接割破动脉比较好。”

她竟还微笑,喃喃道:“难怪,我每次割了,不多一会儿血就止住了,原来是方法不对。”

他闻言一愣,这才发现她手腕上竟不只一道伤口,深深浅浅的竟然有三四条,他怒极而笑,上前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扯起来,冷声问道:“这算什么?演一场畏罪自杀的戏码?还是用命来赌我会不会对你心软?”

失血叫她脸色异常苍白,已是有些站立不住,可神色却很平静,盯着他,反问道:“我赌赢了,不是吗?”

傅慎行恨得牙痒,真想一把将这女人丢出去,可瞧她那摇摇欲坠的模样,却又想揽住了她,将她抱起。理智和情感在他的体内搏斗,几乎要将他撕裂,良久之后,心性里的那份狠厉占了上风,他忽地笑了笑,松开了她,任由着她软软地坐倒下去。他转身走到另一旁的沙发处,气定神闲地坐下来,微微笑着,说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好,那我们就来看一看,到底是你的命硬,还是我的心硬。”

万医生也已在后面匆匆赶来,进门见到何妍的伤情,正欲上前进行紧急处理,却被傅慎行制止住了,“不用。”他说着,又转头命令阿江:“把房门关上,不要吓到邻居。”

阿江真心搞不懂这两个人在较什么劲,闻言也只是从命,关上了房门,和万医生两人对视一眼,一同站到角落里当木头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何妍腕上的刀口又再次凝结,傅慎行看到了,竟勾唇讥诮一笑,问她道:“需要帮忙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