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傅慎行顿住,好一会儿才又看向何妍,唇边掠过一丝浅浅的讥笑,轻声问她:“这才是你真正的依仗。是吗?”

赶来的警察竟还是两路人马,一路是因许成博报警而前来,另一路却是警局刑警队的人马。陈母惶急之下给儿子生前的同事打了求救电话,得知队长遗孤有难,大家二话不说挺身而出,不惜违反规定,利用陈母提供的何妍的手机号码,找到她的位置,赶了过来。

楼下的客厅本来不小,却因这些人的到来显得拥挤起来。傅慎行依旧镇定从容,倒是被阿江带出来的陈禾果看到这个阵势有些紧张慌乱,听闻警方的来意,瞥一眼面容平淡的傅慎行,主动替他解释道:“我想这只是一个误会,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傅先生没有扣押我,也没有伤害我。”

此言一出,来人皆都愕然,尤其是许成博,愣愕之后,愤怒地质问陈禾果道:“你疯了吗?何老师冒这样的危险来救你,你却说你没事?你贱不贱?”

可她是真的没事啊。傅慎行之前误会她是自愿爬他的床,等她解释过后。他虽然有冲动,可却也强自压制下去了。很绅士地放开了她,并没有把她怎样。难道非要她说谎诬告傅慎行吗?她虽然恨傅慎行,可也决不能做这样的事情!陈禾果受到许成博的斥责,又觉难堪又觉委屈,怒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许成博还要与她争执,却被何妍轻声打断,她垂了眼眸。淡淡说道:“别说了。”

前来的便衣警员当中有陈警官生前的好友,怀疑陈禾果是受到了傅慎行的威胁,有意把她叫到一旁,温声问道:“果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老师给你奶奶打了电话。你奶奶得知你和这位傅先生在一起,都快要急坏了。”

陈禾果一听奶奶也知道了此事,真是又急又怕,心中更埋怨何妍坏事,又怕傅慎行识破她的身份,忙道:“叔叔,我真没事。我在这里打工,和傅先生闹了个误会,他真没怎样我。就在你们来之前,他正要叫人送我回家呢。”

这说辞和会馆工作人员的说法正好吻合,陈禾果是这里的一个服务生,之前和傅慎行就认识,两人晚上遇到后详谈甚欢,有那多事的人,就想撮合他们两个,这才把两个都醉酒的人送进了一所房子里。至于何妍,大家的说法也很一致,往好听里说她是傅慎行的女朋友,说难听了,她就是他的情妇,不止一个人证实她怒气冲冲地找过来只是来捉傅慎行的奸。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几乎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今天晚上的事尽由何妍一手导演,不过是一场关于男女情感纠葛的闹剧。

随着许成博出警的警员不免沉了脸,批评他道:“你们这是在胡闹什么?知道这属于报假警吗?故意谎报警情,影响正常警情处理,把你们两个领去拘留都可以了!”

许成博红着脸欲要辩解,何妍却在旁拉了他一下,低下头向警员承认错误,“对不起,警官,是我们搞错了,我们不是故意的。”

她这话说出去几乎没什么人信,不过瞧着傅慎行并没有追究的意思,警员也不想再多事,只又对何妍和许成博批评教育了一番,这才作罢。傅慎行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一切,直等刑警队的人带着陈禾果离开时,这才突然出声问她道:“你叫陈禾果,是吗?”

陈禾果谎言被揭穿,不觉有些尴尬,点头道:“是。”

不想傅慎行只是浅浅一笑,道:“很好听的名字,为什么要撒谎呢?”

陈禾果面色一红,低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一场闹剧仿佛就要这样收场,何妍和许成博也随着警员离开,傅慎行并未拦她,甚至在送众人出门时,还十分客气有理地说道:“何老师,再见。”

在陈禾果坚持说今天晚上的事只是一个误会时,何妍就已明白自己已是全盘尽失,败得一塌糊涂,全靠一口气才坚持到现在,她闻言麻木地笑了一笑,停下步子,回过身去看他,赞道:“傅慎行,你好手段,我心服口服。”

“是么?能得何老师这样夸赞,实属不易。”他轻轻扯了下唇角,又问道:“不知道何老师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她之前所作的所有努力尽数白费,接下来就要面对他疯狂的报复,她还能有什么打算?何妍苦笑,竟是头一次产生放弃的念头,答他道:“回去安排一下后事,可以吗?”

傅慎行眸子一深,随即却又笑了,摇头道:“你不会,何妍,你不会。”

“是啊,我不会,我这样坚强的一个人。”何妍自嘲地笑笑,转过身走向一直在旁等候的许成博,淡淡道:“走吧,我们走。”

醉今朝外面停得什么车子都有,唯有警车最为刺目,陈母竟然也已赶到,刚刚杵着拐棍下得车来,一眼瞧见孙女出来,步履蹒跚地往这边冲过来,陈禾果忙跑上前去,解释道:“奶奶,我没事,真的没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