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说是好主意,其实手段也不过平常。

于嘉找了个偏僻网吧打印了几十封检举信,里面把何妍的“罪状”添油加醋地列举了好多,不仅给本学院的每个办公室寄了一份。就连学校校务处都有,就这样还不算,她还偷摸着回了趟学校,趁着半夜无人,在学院楼下的布告栏上贴了几张放大版的,就糊在考试表上,唯恐有人看不到。

再蠢的女人也有着她自己的小狡猾,于嘉也怕事情败露,行文口吻皆都是仿照着隔壁班的女同学,提到何妍生活作风问题时,主要抓住了她和班上男生纠缠不清这点说事,傅慎行那里只是顺带一说,只用了个富豪傅某,连傅慎行的全名都没出现。

时近凌晨。夜色越发浓重,浓雾不知何时慢慢降临,笼罩住这个繁华无比的都市,在这一刻,纵是彻夜闪烁的霓虹灯也不禁显露了疲态。

寂静之中,何妍却无声地睁开了眼。身后的傅慎行呼吸平稳绵长,一只手臂松松地搭在她的腰间,肌肉舒缓松懈,可见他真的还在熟睡。

她已接连几日宿在傅慎行的公寓里,这是他的要求,而她也没有全力拒绝。这期间,他没并有强迫她,连那日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都再没有过。只是在晚上拥着她睡觉,情人一般温存一会儿,然后便就搂着她睡去。

甚至就在昨天,看到她大姨妈停留多日不走之后。他还抽出半天的时间,拎着她去了一趟医院,请了最好的妇科专家给她诊病,得知是因为服用避孕药导致的经期紊乱,并无大碍,这才放了心,却又从她皮包里翻出避孕药来,一扬手丢进了垃圾箱里。

她心跳如雷,生怕他再注意到藏在皮包夹层里的那卷透明胶带,那是她特意准备了偷他指纹用的。幸好他并未留意,只看着她淡淡说道:“以后不许再吃这些东西。”

何妍做出恼怒的模样。赶紧从他手里抢过皮包来,冷笑着问道:“不吃这个,你是想叫我去结扎,还是就打算叫我给你生个杂种出来?”

他说那话时并未想太多,可听到“杂种”这个词,却忍不住心生恼意,冷声说道:“何妍,你别不知好歹。”

她只不过是想把他的注意力引开。并不想与他争吵,闻言便就垂着眼沉默下来,不再说话。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沉着脸开车载她回去,到夜里的时候,就砸了一沓子套子到她身上,问她:“这样总行了吧?”

她惊讶地看他,而他却是掀被上床,并未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从身后拥住她,不耐烦地说道:“睡觉!”

半晌后,何妍忍不住低声问道:“傅慎行,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新法子折磨我?”

他已有些了困意,闻言头往她颈后埋了埋,闷声答道:“也许吧。”

两人俱都沉默,就在她以为他要睡去的时候,却听得他缓缓说道:“何妍,你放心,我这么恨你,总得想出个最好的法子,慢慢地、一点点地折磨你才能解恨。”

“好啊,我等着。”她轻声回答,默了一默,又道:“你也要小心点,别叫我一刀宰了你。”

他闻言低笑出声,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好心情地提醒她:“刀子在厨房,记得拿剔骨的那把,用着可能会比较顺手。认识是哪一把吗?要不认识,明天我先拿给你看看。”

她轻轻地扯了下唇角,再没应答,而他的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终于沉沉睡去。

可何妍知道,傅慎行睡眠其实很浅,警觉得几乎不像人类,就如现在,他看似睡得深沉,可只要她稍稍动上一动,他绝对会惊醒过来。于是,她只是睁着眼,保持着呼吸的平稳,慢慢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煎熬,她躺在他身边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暗夜静寂,手表在床头上发出轻微的“咔哒咔哒”的机械声,就在另一声异样的“咔嚓”声响过之后,不出三五分钟,楼下就隐约穿过来开门声,紧接着,又有人低声说话。何妍知道,那是照顾傅慎行日常生活的保姆过来了。

又过片刻,搭在她腰上的手臂也微微动了下,在一起睡了这几天,何妍已经摸到些傅慎行的规律,他马上就会起身,简单的洗漱后会出去做晨练,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后回来。

这一天看起来与前几日并无两样,他们坐在一张桌上吃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何妍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母亲打过来的,询问她为什么没有回家。何妍很镇定地解释:“这几天学校有监考,时间上比较紧,懒得来回跑就住在学校了。”

傅慎行闻言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面不改色地撒谎。

何妍看到,心中一动,有意当着他的面和母亲说道:“我知道爸那心情不好,可我能有什么办法?妈,你看这样行不行,过年你们两个出国去玩吧,一是出去散散心,二也省了过年麻烦。要不我回家吧,你们看着我闹心,我不回家吧,你们见不着我更要闹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