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何妍一路走来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和她上一次来时如出一辙,开门的依旧是阿江。不像以前那般面无表情,眼中隐隐透出几分担忧,在她从他身前走过时,竟还小声提醒道:傅先生很不高兴。

何妍步子微顿,神色如常地走进去,立在阔大的客厅里抬眼看向二楼,意外地看到了傅慎行的身影。他就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地看她,冷漠凌厉的目光落到她的脸上,不见任何波动。

她没动,就站在那里抬着头和他对视。

片刻之后,他忽地勾唇冷笑,淡淡说道:过来。

说完。便就先转身进了左侧的房间。

何妍深吸一口气,这才迈步上楼。左侧的房门打开着,那是一个很大的套间,外间是她上次受辱的客厅。再穿过一个房门,这才是傅慎行的卧室。旁侧浴室里传来水声,透过墙上镶嵌的磨砂玻璃,隐约可见傅慎行高大健硕的身影。

过不一会儿。他围了块浴巾,擦着湿发从浴室里走出,瞥一眼立在屋子中央的她,冷声命令道:去洗澡。

何妍没动地方,抿了抿唇角,答道:在家里洗过了。

他闻言停下步子,斜睨她一眼,转身走到她的身前,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细细打量她的脸庞,似笑非笑地说道:是吧?可我怎么觉得还有点脏呢?去,好好地洗一洗。把这一身的男人味都洗干净。

她抿紧了唇瓣,身体隐隐发抖。

他仍是轻笑着,拇指用力擦过她的唇,把红色的唇膏尽数擦掉,又嫌恶地将那颜色尽数地抹在了她的脸上,不紧不慢地说道:还有这张脸,你对着梁远泽的时候也化这么浓的妆吗?他能下得去嘴吗?不觉得腻歪?

她依旧沉默着,僵直着脊背站在那里,任由着他侮辱践踏。

瞧她这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他心中越发地愤恨,终维持不了虚假的理智,低低冷笑两声,忽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扯着她往浴室里走。他将她推进淋浴间,打开水管,拿了喷头下来,不管不顾地对着她的头脸冲。

她躲闪不及,一时狼狈无比。

冰冷的水很快就浸透了她的大衣,毛衫,温暖的衣物顿时变成了寒冷的囚笼,重重地困住她,仿佛只片刻工夫,她就从内到外在没有半点热气了。初时她还挣扎几下,到后面却连动也不动了,就站在那里任由着他发疯。

幸好他也没有疯太久,很快就把喷头扔到了地上,然后一把将她推在墙壁上,手钳制住她的脖子,冷笑着问她:怎么样?现在知道我在玩什么把戏了吗?你说我是不是想和你谈恋爱?

何妍答不上来,也无法回答。冲去了那一层浮夸的脂粉,她的脸色苍白发青,犹若死人一般,齿关不受控制地磕在一起,咯咯作响,停都停不下来。她却咧开嘴向着他倔强地笑,笑着笑着,身体就慢慢往下萎顿下去。

傅慎行僵了一下,又愣了三五秒钟,这才像是猛然惊醒过来一般,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她做了些什么。他忙张开手臂托抱住她,急声叫她的名字,何妍?

她已没法回答,头无力地垂在他的肩上,声息全无。

他一惊,伸手去探她的鼻息,待触到她微弱的气息,心中这才微松,飞快地将她抱进了浴盆中,开了热水,一面冲着她,一面给她脱身上的湿衣。好容易将她的衣服尽数脱下,待看到她使用的姨妈巾,还有那刺目的红色,他不觉愣了愣,这才将她小心地拥入怀中,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她。

热水的浸泡,在加上身后他炙热的体温烘烤,她僵冷的身体终于慢慢温软起来。她这才能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抖着手抓住浴缸边缘扶手,拼命地坐起身来,试图远离他。

他手臂轻轻一收,重又将她揽入了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乖一点,别再使性子,自讨苦吃。

她身体僵硬,手护在自己身前,保持着抗拒的姿态,颤声道:傅慎行,你是个混蛋。

他的火气不知何时早已散去了,心中只余疲惫,闻言低低地嗯了一声,竟是轻声应和道:我本来就是个混蛋。

她一时语噎,好一会儿才喃喃道:是啊,沈知节本来就是个混蛋。

他笑笑,伸手强硬地将她拦在身前的手拽开,换成了他的手,却并未肆意轻薄,只是轻轻地覆在那里,从后拥着她,迟疑了一下,这才低声问道:前天晚上,梁远泽没碰你,是吗?

她僵了一下,恨声道:傅慎行,你当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混蛋吗?

不是最好。他仍是低笑,瞧她这样愤怒,似乎心情极好,手上也开始不老实起来,不顾她虚软无力的反抗,轻揉慢捏着,唇沿着她的颈侧若即若离地轻吻,瞧她挣扎十分剧烈,只得又将她搂紧了些,低声道:别闹,我不动你。

她愤怒问道: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