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小五闻言脚下一顿,回头看他。

光头是事到临头反而长了胆,气哼哼地嘟囔:这才是城门失火。鱼池遭殃,谁都捡着软柿子捏,指头是傅先生要我剁的,何小姐不敢去找他麻烦,就来找我的。傅先生也是,自己哄女人开心,就把我推出去挨刀。

要不是差了两三个台阶,小五早就又拿脚踹他了。他们离着何妍已经不远,他也不好高声骂街,只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个蠢货,你知道个屁!这事行哥心里有数着呢,做好了他都记你几分情。瞅瞅你这点胆。别说行哥不能真容她剁你手,就是真剁了,又算个屁大的事?你看看你磨磨唧唧这劲,还以为要切你的屌呢!

切我屌做什么?我又没切那人的屌。光头挠着头。很是有几分不服。

小五这回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手指用力点了点光头几下,索性一句话没说就回过了身去,往前走了几步。却又猛地停住,转身回来走到光头身后,居高临下地抬脚踹他,高声骂道:城门失火,池鱼遭殃!不是鱼池,是池鱼,池鱼!就你还池鱼呢,你这号的,傻鳖还差不多,换你身上得说城门失火,傻鳖遭殃!

连着几脚下去,光头就被他一路踹着到了湖边。何妍早早地从石凳上站了起来。立在那里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们。光头那里还冲着小五梗脖子发横,何妍却已是听出来他那几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意思很明白,这是她和傅慎行之间的纠葛,光头不过是个听话办事的,无辜受牵连。

这光景,小五和光头已到了何妍身前,小五笑着和她打过招呼,从身后把光头扯过来。道:何姐,这蠢货过来了,是打是骂您发话,不用劳您动手,我都替您办了。

何妍没说话,只冷眼看小五,只把他看得都不大自然了,这才转向光头,也未多说废话,只向他摊开手,不冷不热地说道:东西给我。

光头先瞥向小五,顿时又挨了他一脚,小五喝骂道:看我做什么?还不把东西还给何姐。

光头这才从衣兜里摸了一把钥匙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何妍手心里,又解释道:钥匙那天就还给傅先生了,这是今儿上午五哥又拿给我的,我可没拿去偷配啊。

一句话把傅慎行和小五都给卖了,倒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小五恨得咬牙,暗道这蠢货一点不傻,卖起兄弟来真是一把好手!

何妍微微冷笑,转身用力扬臂,把那钥匙丢进了湖水深处,回过身来仍向光头摊着手,简单说道:还有。

光头又掏衣兜,竟真把何妍那部手机拿了出来,放进她手中,继续解释:手机当时我想立刻还给你的,是五哥说还给你不如扔江里去。后来有事没顾上,揣兜里就给忘了,我好容易才从那天的衣服里翻出来,里面的东西可一点没看。

何妍面上不见喜怒,一旁的小五却是忍不住急了,上前狠抽了光头脑勺一巴掌,怒声骂道:哪个说不要你还了?你屎盆子还扣我头上了?

两个人当着何妍的面又半真半假地打闹起来,何妍瞧出来也不理会,微微抿着唇角,扬手又把手机扔向湖里,比那钥匙扔得还远。手机砸入水中发出咚的一声轻响,听入何妍耳中,只觉得心头顿是一松。

小五和光头两个人都有些怔,停了打闹,齐齐看向那犹泛着波纹的水面,心中冒出的念头倒有些相近。这女人不是个善茬子,一把钥匙丢了也就丢了,自己的手机也随手往湖里扔,便是不缺钱,也够任性的。

任性的女人最没谱,指不定就能做出什么事来。

何妍又把手摊了过来,冷着脸,还是那两个字,还有。

光头这会儿是真有点怕了,手揣在衣兜里却不往外掏,只拿眼瞄小五。小五暗自咬了咬呀,这才给光头做了个眼色,示意他听何妍的话。光头这才不情不愿地拿了把弹簧刀出来,递到何妍手上,口中却道:何小姐,有傅先生压着,你就是要我根手指,我也只能忍下。

他说着,就在石凳旁蹲了下来,把手张开了,摁在了石凳上。

何妍沉默着,在石凳另一端坐下来,指肚轻轻刮了刮那锋利的刀刃,又把刀往光头的手上比量,似是在寻找合适的角度。她垂着眼帘,不疾不徐地说道:没错,我就是仗你们傅先生的势,记着,在傅慎行还没把我踩到脚底下的时候,谁要动我一点东西,都先好好思量思量。我不管是谁的命令,也不和你们讲冤有头债有主,我只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

这话说得平缓,可小五和光头两个听着却只觉得身上发冷。小五人还机灵,勉强笑了笑,道:何姐这话咱们记住了,以后再不敢了。俗话讲不知者不怪,您大人大量,先饶了光头这一次吧。

何妍抬头,先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四周,目光这才落到小五身上,看着他淡淡一笑,不错,的确是第一次,应该先放他一马。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