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实话讲,如若傅慎行不提这句,何妍是真打算要光头一根手指的。不是为了什么立威,而是遮掩手机之事。人本能的记住叫他感受最深的事情,有断指之痛在那,估计光头不会在意在这之前,何妍还问过他一串钥匙和一部小小的手机。

可傅慎行既然提到了,何妍就不好再去做这事。她面色沉了下来,抬眼看他,与他讨价还价,手指断了也能再接上的,只要别碾烂了。

她这样冷硬狠毒,反而更合傅慎行的心意,他毫不介意地笑笑,摇头道:那也不行。

何妍恨恨瞪他半晌。这才冷着脸起身走了。

她到学校时,系里期末考试表刚刚贴出来,许多学生围在布告栏前看,当中就有许成博。他看到何妍。定定看她,犹豫了片刻,这才在后面追了上来,叫道:何老师。

何妍这才停下来。回过身看他,神色却是极为疏淡,淡淡问道:有事?

没事。他摇头,飞快地瞄她两眼,又道:就是看何老师最近气色不太好,您——

何妍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我挺好的,多谢你关心,考试周马上就要到了,专心复习吧。说完,也不看许成博的反应,转过身径直上了楼。

办公室里正热闹着。在何妍推门进去的那一瞬间却倏地静了一下,沉寂了足有三五秒钟,与她对桌的那个女同事才又开口,却没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指着电脑屏幕招呼别人过去看,笑道:过来看看这裙子好看不好看,我那天在专柜上看到了,除了贵没别的褒贬。

屋里几个人就都凑了过去。装模作样的评论起那条裙子来。

何妍只是微笑,并不在意她们之前在说些什么,简单处理了一下当天的工作,等十点左右,就抱着几本考博的书往图书馆去了。。因为要到考试周,平日里再贪玩的学生也要在这几天抱抱佛脚,图书馆里根本找不到自习位置,她不慌不忙地转了一圈,下得楼来随便找了个公共电话给陈母打电话。

号码是她给陈母在网上购买的,连带着手机一起快递到家,虽然号码她背得滚瓜烂熟,却还从来没有打过一次。拨号码的时候何妍还有些忐忑,等响过几声之后,电话被人接起,听筒里传来陈母温和沉稳的声音,她的内心仿佛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是我,陈妈妈。她轻声说道。

何老师,你好。陈母似是在那边笑了笑,声音依旧不慌不忙,又道:等你电话好几天了,你再不打来,老婆子就怕耐不住性子去找你了。

何妍闻言解释道:最近发生了些事情,有些忙乱,也怕给您带去麻烦,就没敢联系你。

没关系,我理解。我查到了些东西,你看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拿一下吧。陈母沉声说道,略有停顿,才又说道:实在是因为东西太过重要,果果那里性子又不够沉稳,不然,我就叫她把东西给你送去了。

何妍心里一突,不等她问,陈母已是继续说道:是沈知节他们几个在狱中的部分记录,里面有他的许多个人信息,包括指纹。

指纹这东西是独一无二的,是每个人独有的标记,在不能做DNA比照的情况下,如果能够证实傅慎行与沈知节的指纹一致,那将是证明两人是同一人的最有力证据。不过,傅慎行既然从狱中逃脱,又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的破绽!

梁远泽当时就向警方提出过比对傅慎行与沈知节的指纹,在没有其他证据下,警方开始自然不肯这样做,还是傅慎行为示清白,主动提供了自己的指纹,结果可想而知,两者指纹根本不同。

何妍难掩失望,道:指纹没用,傅慎行不是设法改过自己的指纹,就是把档案里的指纹换掉了,两者根本不同。

陈母却是笑道:档案里的指纹的确是被换过了,只可惜他们做得不够细,还在不起眼的地方遗漏了一枚,而这一枚,又被老婆子我找到了。

何妍的手猛地攥紧了话筒,仿佛这样才能叫她保持平静。她下意识地扫望了一下四周,用按耐不住的は急迫的声音说道:我会尽快去找您。

陈母那里应该也是很高兴,闻言呵呵笑了两声,应道:好的,老婆子等着你。不过,尽量避开周末吧,我不想叫果果知道这事。

好的,我明白。

何妍挂掉电话,仍还有些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窗外的天色一瞬间就明亮了许多,就连那些素不相识的面孔似乎也带上了善意。为了叫情绪尽快平静下来,她抱着书快步出了图书馆,独自沿着湖边绕了好几个圈子,发热的头脑这才渐渐冷静下来。

她又开始考虑下一个问题,如何能够取得傅慎行的指纹,她有和他近身接触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他两个指纹过来,对她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可是然后呢?取到指纹之后呢?接下来再如何去做?思绪到这里就断掉了,她忽觉得叫警方重视此事并介入调查,这也并不容易。也许,等见到陈母的时候,她们应该好好商量一下,毕竟陈警官会留下来一些人脉,如果能够加以利用,会叫事情好做很多。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