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何妍现在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那光头并没有把手机交给傅慎行。她微微垂目,不动声色,只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事到如今。就是最迟钝的阿邦,也已瞧出傅慎行与何妍之间气氛不对,纳闷地去看眼镜男。眼镜男向他挤了挤眼睛,也扯着他往外走,口中哈哈道:走吧,阿邦,我今儿没开车,你送我回去。

众人纷纷离去,不过片刻工夫,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傅慎行与何妍两个。傅慎行依旧坐在牌桌前,手心里把玩着两张麻将牌,冷眼打量何妍。何妍心中忐忑,面上却是淡定。也不理他,身体往后一靠,捡起了杂志摊在膝头继续看。

傅慎行轻轻地嗤笑了声,抬手轻轻一丢。将一颗牌不偏不倚地砸到何妍的杂志上,问她:你今天发的是什么疯?说着一扬手,又丢过了颗牌来,轻佻地砸到她的身前。向她抬了抬下巴,讥诮道:怎么?这情妇刚刚当上,就想着要在人前立威了吗?

何妍这才放下杂志,平静看他,答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现在趁着你还在兴头上不作,什么时候作?现在作一作,起码能叫不三不四的人高看一眼,以后不会被他们拿去胡乱垫牙玩。

傅慎行闻言轻笑,赞道:你倒是直爽。

算不上。只是比你强点,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了。她嘲弄地扯了下唇角,又道:不像你。明明是不爽手下的几个兄弟看我胸,偏要找个小姑娘做筏子,还‘你叫我什么?’,装腔作势的,说得时候自己不觉得好笑吗?怎么,你这‘行哥’两个字还多尊贵吗?街头混混一样的称呼,普通人还叫不得了?

这话语可真是字字带刺,句句嘲讽。纵是两人关系最僵时,她也极少表现出这样的攻击性。

傅慎行气恼之余又觉诧异,瞧她那雪白的面色,心中又添几分不忍,微微眯了眯眼,压着脾气,冷声问她:今天这是吃呛药了?我说一句,你就给我砸过一筐话来。

何妍也似察觉道自己异常,抿住唇角沉默下来,片刻之后,道:心里躁得慌,你先别搭理我了。

傅慎行仍是皱眉看她,问:到底是怎么了?

她不答,唇瓣抿得更紧,面色也越发苍白起来,手也不自觉地捂上了小腹,抬眼瞧他还在打量自己,没好气地问道: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女人痛经吗?

他愣了一下,迟了片刻才明白过来,神色里颇有些无奈,难怪会发疯。他停了下,上下打量她一眼,又轻轻冷哼,不舒服就待在家里,还穿成这样来这里发骚做什么?

何妍不理他,只起身去找水,屋子里到处是酒,她好容易才找到瓶纯净水,自己费半天劲却拧不开。瞧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他忍不住笑了一笑,起身过去从她手中拿过那瓶水,拧开了重给她递回去,调侃道:你那些本事呢?

她习惯性地说了句谢谢,却没立即喝,把水瓶往茶几上一放,拿了皮包过来翻找东西。他没在意,在旁侧的沙发坐下了,斜斜地撩她一眼,有些扫兴地说道:白天不是还没事呢吗?你倒是真会挑时候。

何妍刚把药片从药板上掰下来,闻言动作一顿,想也不想地就把药片连带着药板都往傅慎行身上砸了过去。

他一愣,脸色顿黑,冷冷看着她,道:何妍,矫情也得有个限度,我肯哄着你,那是我心情好,别得寸进尺,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她眼圈红了,唇瓣微微发抖,怒声说道:傅慎行,你当我愿意矫情?巴掌是你扇的,脸都打肿了,你摸一下就以为我不疼了?还哄我?我真是谢谢你哄我了!

他听得糊里糊涂,不觉眉头微敛,从身边捡起那药板来扫了眼,见那是止疼药,神色这才缓和了些,却又说道:何妍,你讲不讲理?你痛经也是我打的吗?

何妍身子发颤,用力抿着唇角不肯说话,直到他又问了一句,这才抬眼看他,含着泪颤声问道:傅慎行,你是男人,从来只顾着自己爽快,你知道这几个月我吃了多少次紧急避孕药吗?你知道这药一年最多能吃几次吗?我还会挑时候?我生理周期早就乱套了,你当这时候是我挑的吗?

傅慎行还真是不了解这些东西,身为男人,他本来就对这些不在意,而且和其他女人都有采取保护措施,唯独和她不同,开始时是为了折辱她,待到后来,是他迷恋那种无拘无束ま水乳交融的感觉。

他面沉如水,默然看她。

她似是觉得太过难堪,话到一半就打住了,垂下头去,片刻后又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以后就没事了,梁远泽走了,别说吃避孕药,就是去医院结扎了也没人管了。

说完,她拎着皮包站起身来,又冷声问他:傅先生,您今晚上有打算要浴血奋战吗?如果没有,抱歉我得先走了,我今天身体实在难受,也只能穿成这样来骚一骚,在床上怕是骚不起来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