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何妍站在家门外,久久没有动静,一方面是烦忧手机之事,更重要的却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父母。

由于梁远泽的报警。有警员前来找寻何家二老了解情况,何妍与梁远泽离婚的事情这才一下子暴露出来。何父何母初闻之下如同遭受晴天霹雳,说什么都不敢相信女儿和女婿会突然离婚,直待从何妍口中得到确定回答,二老这才不得不信。

何父气得差点当场厥了过去,以手指着女儿,张开口却半晌说不出话来。何母那里也是又气又急,难过得落泪,一面劝着丈夫,一面又回头责骂女儿,“妍妍,你这是中了哪门子邪啊!好好的,怎么就鬼迷心窍了?”

何妍无法解释,只能垂头坐在那里。以沉默应对父母的询问,然后任由着他们痛斥责骂。当时家中,真可谓是乱作一团,以至于何妍现在想起那时情景。都还不禁心头发颤。

手机再次响起。何妍这才似猛地惊醒,低头扫一眼来电显示,掐掉了电话,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母亲正握着手机坐在客厅里。转头瞧见她进门,又特意探头看了一眼她的身后,这才急声问道:“远泽呢?”

何妍垂目,避开母亲殷切的目光,淡淡说道:“妈,我和梁远泽已经离婚,他不会再回来了。”

话音刚落,书房门被大力打开,何父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愤怒道:“那你还回来做什么?你给我滚出去,我何家没有你这种薄情寡义、不知廉耻的女儿!”

何妍眼圈微红,默然不语。

何母生怕丈夫再被气出个好歹。急忙又过去劝慰,好容易把丈夫劝回书房,这才回身过来打量女儿,瞧她这般模样,真是又觉心疼又觉气恼,上前握住女儿双手,苦口婆心的说道:“妍妍,你和妈妈讲实话,你和远泽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从哪里又冒出来个傅慎行?”

当年那案子何妍与梁远泽瞒得太好,何家父母甚至都不知女儿与沈知节等人的过节,现如今得知女儿突然为了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与梁远泽离婚,心中自然是百般不解。

既然以前的事情都瞒了,现在的事情何妍更不想叫父母知道。她闻言苦笑,违心地说道:“妈,感情上的事情哪里能说得清楚,遇上了,喜欢上了,就不想委屈自己。”

“混账话!”何母又气又恼,急红了眼圈,道:“你和远泽从十七八岁就在一起,相亲相爱的,十来年的感情了,难道你就一点不心疼吗?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呢?”

怎么可能不心疼?她不只心在疼,连五脏六腑都是痛的。何妍可以在任何人面前坚强,可面对生她养她、疼她宠她的母亲,却按耐不住委屈,她抬头看母亲,泪水在眼窝里打着转,问道:“妈,是不是我做错了事,害你们丢人了,你和爸爸就会气恼了我,不要我了?”

何母恨女儿糊涂做错事,可又比谁都心疼女儿,气恼地拍打女儿的手,哭着说道:“我能不要你吗?你是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可你怎么就这么叫我不省心。妍妍,你听妈妈一句劝,回去找远泽好好地谈一谈,那是个宽厚孩子,只要你真心回头,他一定能原谅你。”

何妍想总要给父母一个念想,叫他们能够有时间慢慢接受梁远泽离开的事情。她闻言点头,轻声道:“妈,你放心,我不会和远泽搞僵关系的,我们两个现在都很理智,说好了以后还要做朋友。”

何母不想女儿竟是这般回答,伤心之余空觉无奈,默然半晌之后,心灰意冷地说道:“算了,你长大了,早就是成年人了,爸爸妈妈管不了你,也不该管你了。你和远泽的事情你自己去处理吧,妈妈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就行。”

何妍低低哽咽了一声,这才应道:“谢谢妈的理解。”

“别,我不理解你。”何母苦笑,松开了女儿的手,“走吧,你爸爸那里的脾气你知道,先躲着他点吧。”

何妍点头,起身拿了皮包出门,一路忍着泪意,直到进了自己家门,这才倚在门板上放声大哭。没有什么比亲人的误解更叫人受伤,明明有一肚子的委屈,却无处诉说,就像是肺腑里被放置了无数的针芒,丝丝拉拉的无处不痛,还不如一把尖刀捅进去来的痛快。

她就倚坐在房门之后,哭得累了,爬起来去浴室洗澡,又强迫自己吃下了许多东西,这才回到衣柜前挑选晚上要穿的衣服。她摸到了几分傅慎行的喜好,他喜欢良家妇女,却不过是喜欢良家妇女的那层表皮,等脱了那层皮到床上,他要的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荡妇。

太保守的不行,太暴露的一样不行。

何妍衣柜里有很多衣服,她喜欢打扮自己,梁远泽也喜欢看她打扮自己,里面倒是有几件适合晚上穿的衣服,可等她拿出来了,却都又小心放了回去。这些是梁远泽见她穿过的衣服,有些甚至是他给她买的,她不能穿着它们到傅慎行面前去,不能叫这些衣服由那混蛋的手脱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