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傅慎行抱了她出去,惊呆了一屋子的人,小五眼睛惊得更是把刚叼进嘴里的烟都掉了。手去拽身边的光头,问:光头,是我眼花了吗?

光头不理他,只是怔怔地看着,原本想去摸怀里妹子的手不知道怎么就放到了小五的大腿上,惯性地上下地抚摸着。小白杨最先发现,不由愣了一下,赶紧把他手拎了起来放到了自己腿上。光头还没反应过来呢,瞧见小白杨向着小五那里努嘴,这才明白过来,忙感激地向着她笑笑,抱着她不露痕迹地挪了挪屁股,离小五远了点。

人群里,另有人也一直盯着傅慎行与何妍的身影不放,那是于嘉,眼神中有惊愕,羡慕。还有嫉妒和不甘。

傅慎行无视众人各样的目光,抱着何妍上了楼,径直进了卧房里的浴室,把她放下来。道:洗过澡,我叫阿江送你回去。

她抬起头看他,绷着声音问:还要在这里做吗?

傅慎行微微眯起眼看她,看她努力挺直的脊梁,隐隐战栗着的身体,和那只不得不撑在洗手台上的手,他摇了摇头,没兴趣了。

她似是松了口气,可声音依旧凛然,那请你出去,可以吗?

傅慎行深深看她一眼,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门关上,一直像杆枪般挺直的她突然就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缓缓地蹲下来,好一会儿才能重新站起,脱了衣服进了浴房。水很热,她站在花洒下从头到脚地冲自己,恨不能褪下一层皮来。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哪怕之前已做准备。可这一刻却还是觉得生不如死。

洗过澡出来时,傅慎行并不在卧房里,她下得楼来,阿江已在楼梯口那里等着,一如从前,面无表情,何小姐,傅先生叫我送您回去。

阔大的屋子里依旧热闹纷乱,她扫了一眼就垂下了眼帘,低着头独自往外走。车子已在楼外候着,阿江换下了司机,亲自开着车从一条不知名的小街绕出去,送她回家。

到楼下时,何妍仰头看自家的窗口,很亮,比周围的人家明显地亮了许多,那么瞩目。她深吸了口气,这才上楼,掏了钥匙出来开门,门一开就有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梁远泽是不吸烟的,可此刻脚下却丢了不下十几个烟头。他坐在沙发上,抬头向她看过来,嘶哑着嗓子问她:回来了?

她轻轻点头,回身关上房门,脱了大衣挂好,抬眼看了看屋顶上全部被打开的灯,若无其事地问他:怎么开这么多灯?说着,她伸了手打算去关掉几盏,可手才刚触上开关,就听得梁远泽叫道:别关。

她停住了动作,回头看她。

他唇边弯起一抹苦笑,慢慢的,轻声道:妍妍,我总得把灯开亮一些,才好叫你找到回家的路。

何妍缓缓闭眼,觉得自己这回一定忍不住要哭了,可出乎意料的,干涩的眼睛里毫无湿意,依旧干涸。她慢慢走到梁远泽身前,蹲下来,手扶在他的膝头,抬着头看他,叫他的名字:远泽。

她的头发还潮湿着,该是刚刚洗过了澡,和另外一个男人亲密之后,洗过了澡回家。梁远泽的眼睛红红的,声音止不住地发抖,问她:你要和我离婚,是吗?

她费了很大力气,这才能点下头去,是,我们离婚吧。

他的唇角翘得又高了些,又问她:你爱上别人了,是吗?看着我,何妍,看着我回答,你是爱上别人了吗?

她抬起头看他,那么辛苦地看他,那个是字重若千钧,怎么也无法从舌尖上滚下。她直到又低下了头,缓缓地,一点点地抵上他的膝头,涩声说道:别问了。别问了,好吗?远泽,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如果以后可以,我们再在一起,好吗?

她这样的回答叫他眼睛一亮,似是看到了些希望,他双手握住她的肩头,钳制着她抬起头来,问她:你还爱我,是吗?妍妍,你还爱我!告诉我,那个叫你一时迷失的男人是谁?那个把电话打到我手机上的男人是谁?

何妍没法回答,她也不能回答,就在今天晚上,她痛苦无望时,曾想过要把所有的事情告诉梁远泽,要他和自己一起分担所有的苦难。可是,等头脑渐渐冷静,她却又胆怯了,她害怕,怕梁远泽会有危险,怕他会忍耐不住,而去找傅慎行拼命。

没有一个丈夫可以忍受自己的妻子遭受那样的侮辱,没有。

可她不能叫他去拼命啊,他的命那样重要,比她的都要重百倍,重千倍,她要他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哪怕是恨着她,哪怕他会爱上别的女人,只要他活着,健康地活在光明之地。

仿佛是看出了她心中的摇摆,梁远泽再次抓紧她,沉声说道:何妍,我们说过的,要彼此信任。我一直都信任你,可你还在信任我吗?

离婚,我只想离婚。她轻声说道,话轻飘飘地从口中说出,机械地,被她强行抹去了所有的情感,我不爱你了,远泽,你说过的,如果我不爱你了,你会放我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