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可不知为何,近来这头恶狼却一直任何讯息,何妍说不上是喜是忧。只按步照班地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老同学给了回信,传言傅氏之前是有黑道背景的,只是经过两代人的努力,如今已经洗得极为干净了,起码目前是找不到傅氏从事违法行业的任何证据。

何妍突然想到了醉今朝,那样一个藏污纳垢的销金窟,怎么可能干净?只是那里便是查出事来也动不了傅慎行筋骨,更别说将他一击毙命,那条路走不通。

不过,傅氏既曾有黑道背景,再联系到她那晚在醉今朝见到的几个男人,个个不像什么善类,这有没有可能说明傅氏暗地下依旧有着见不得光的一部分。只是人们尚未发现?由此推去,那小混混出身的沈知节,有没有可能就是来自于傅氏,毕竟他和傅慎行面目长得那样像。若无血缘关系,哪里来得这样的巧合?

可一切,都还只是她的推测。她首先需要知道沈知节到底是如何从狱中逃脱,并变身为傅慎行的。而要知道这些。她就必须耐心等待陈母那边的消息,看看陈母到底能查到些什么。

学校的新年晚会顺利结束,许成博改唱的那首歌竟极受欢迎,外语学院本就阴盛阳衰,他人长得帅气,再一卖弄深沉,更是得到拥趸无数。何妍没有特意找他,既没解释,也没躲避,更没在意。少年人嘛,暗恋个把老师也没什么,只要那层窗户纸不捅破。。过不多久也就淡了。

新年夜那天晚上,她和梁远泽在父母那里吃的饭,饭后两人早早携手出来,也未开车,乘地铁去江边参加跨年欢庆活动。在地铁上就感觉到了人多,明明不是高峰时段,车厢里却是人挤着人。两个人都没座,梁远泽手臂用力撑着车厢。勉强给何妍撑出一个小小的空间,又笑着说道:还是有老公好吧?不管外面怎样,老公我都能给你撑起一个天地!

话音刚落,车厢门打开,外面又硬挤进来一群人,梁远泽一个没撑住,那小小的天地就塌了,不但空隙没了,自己也压到了何妍身上。何妍被挤得闷吭一声,然后就忍不住笑,梁远泽有些尴尬,嘴就贴在她耳朵边上,低声说道:笑什么笑?

高兴呀。她特真诚地答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又道:你看,你在这么多人面前壁咚我,多浪漫!

梁远泽却是不懂什么叫壁咚,可瞧着她开心就也觉得开心,小心翼翼地瞄了瞄四周,然后飞快地低头在她唇上点了一点,又赶紧直起身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何妍翘着唇角笑,偷偷扯他的袖子,小声道:再来一下。

梁远泽却忍不住红了脸,做贼一般地扫了眼周围,身体站得越发直了些,故意绷紧了脸,正经点!

她只是笑,瞧他不肯弯腰,索性踮起脚尖来凑他,到底在他唇上啃了一下,这才放过他。

待两人出了地铁,江边早已是灯火璀璨,人潮拥挤。他两个牵着手顺着人流沿着滨江路慢慢往前,走走停停。有买花的小女孩上前纠缠,何妍本不想理,可梁远泽掏出钱来买了一支递给她,笑道:拿着吧,小孩子也不容易。

何妍无奈笑笑,低头看了看那支盛开的玫瑰,把花茎折断了,只把玫瑰花比在鬓边,侧过头叫梁远泽看,美目流转,问他:好看吗?

因为是新年夜,她特意仔细打扮过,红唇本就娇艳欲滴,此刻再与鬓边的玫瑰交相辉映,更叫人移不开眼。他怔怔看她,像丢了魂,直到她伸手在他眼前晃动,这才一把扯下了她的手,低头在她额头轻吻一下,由衷地赞道:好看。

她其实只是向他耍宝,不想他竟这样一本正经地回答,索性就顺着他的心意真把这花簪道了鬓边,又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嘿嘿笑道:晚上把这朵花带回去,我给你跳卡门!

他两个举止虽然亲昵,瞧上去和其他情侣却也没什么区别,混在拥挤的人潮中毫不起眼,可不知为何,人山人海中,傅慎行还是一眼看到了何妍。万千人中一眼看到她,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一种缘分?

傅慎行不想知道,也无意去深究。

行哥,看什么呢?小五从屋里走出来,懒洋洋地往围栏上一靠,也顺着傅慎行的视线往楼下看了一眼,见到那乌压压的人群,不禁惊叹道:哎呦,这人多的!

傅慎行不说话,仍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街上出神,小五顺着他看的方向瞅了好几眼,也没能看出他到底在看什么来,于是就招呼傅慎行进屋去玩,又笑道:今儿来得这些妞都倍儿水灵,不只小白杨来了,花姐还特意找了两雏儿过来,行哥你不先挑,兄弟们都不好意思下手。

傅慎行闻言浅浅地扯了下唇角,总算说了句话,道:玩你们的去,不用管我。

雏儿也不要?小五故作惊讶,故意凑近了傅慎行瞧他,压低声音问道:哥,咱身体没事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