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陈母是位面容和蔼的老人,向着何妍轻轻点头微笑,你好,何老师。

虽是近午时分,可室外依旧天寒,不是说话的地方,何妍轻声征询她的意见:陈妈妈,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好吗?

陈母却是拒绝,笑道:不了,还是在外面吧,腿脚不利索了,去哪都不方便,好多日子没在外面逛一逛了。何老师,辛苦你一下,推着我老太婆在校园里转一转吧。她说着又看向孙女。果果,你不是说要去找同学玩吗?你去吧,我跟何老师聊一聊,等走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看神情陈禾果并不愿意离去,可又不敢违逆奶奶,有些不情愿地撅了撅嘴,这才把轮椅交到了何妍手中。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团布帅血。

何妍笑了笑,推着陈母继续往前,探过身问她:陈妈妈,我们去湖边走一走,怎么样?那边是我们H大风景最好的地方,不过就是可能会有点风,您没关系吧?

没事,老太婆身上穿得厚实呢。陈母笑道。

空旷的地方视野好,冬天里却爱起风,不过今天天气晴朗,太阳浓烈,湖边虽有微风却不刺面。颇有几分早春的触感。何妍推着陈母沿着湖边甬道缓缓慢行,道:这两天一直想着去拜访您,不想这么巧,刚给果果打电话,您却先来了。

陈母也是微笑,默了一会儿后,这才说道:何老师,你和果果说的话她都告诉我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来是想告诉你,你多想了,老太婆不是那种不辨是非的人。

何妍张了张口欲要解释,陈母却脑后长了眼睛,抬手制止了她,继续说道:我儿子是警察,有你,他要抓坏人,没你,他也要抓坏人,这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职责。。换句话说,傅慎行杀我儿子是报复也好,是怕我儿子因为你再去调查他也好,杀人的都是傅慎行,不是你。何老师,谁有罪,谁无辜,我老太婆还不糊涂。

何妍嗓子有些发哽,半晌之后,轻声说道:谢谢你,陈妈妈。

陈母依旧是笑笑,指着不远处的一张休息椅,我们去那边晒晒太阳。

何妍推她过去,把轮椅刹住,两人均面朝湖面坐下来,一时皆都无言,阳光正好,静谧安闲,仿若这世间所有的罪恶与伤害尽不存在。好一会儿,陈母才目含怜悯地望向何妍,出声问她:你有什么打算?

何妍仍注视着湖面,怔怔摇头,轻声道:我不知道,就像是一觉醒来面前突然压了座大山,壁立千仞,遮天蔽日,翻,翻不过,移,移不走,除了叫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之外,别无他法。

退一步呢?陈母又问。

何妍苦涩笑笑,身后悬崖万丈,退一步就是粉身碎骨。

这就是她如今的处境,真实情况或许更糟,因为那座山会动,他会随着心情来决定是直接把她逼落悬崖永不超生,还是暂退几步笑看她殊死挣扎,做困兽之斗。

可即便是困兽,她也不能束手就擒。何妍望着湖面,唇角不自觉地抿起,目光渐渐坚毅,又道:只能向前,哪怕撞得筋骨寸断,也要撞出一条活路来!

陈母赞许地点头,问她:老太婆能为你做点什么?

何妍沉默良久,开口却是说道:陈妈妈,不管是傅慎行还是沈知节,他都是个很危险的人。也许,您才该退一步,您和我不一样,我是不得不为,而您却可以保重自己,等着看他们遭受报应。我信善恶有报,他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陈母脸上露出洞察世事的微笑,目光温和的望着何妍,丫头,你身后是悬崖万丈,后退不得。而老太婆身后却是儿子的尸骨,一样也后退不得。你信上天善恶有报,老太婆也信。不过,她用手指天,语速舒缓,却又坚定刚强,上天需要我们来做那只惩恶扬善的手,而不是叫我们置身事外,冷眼旁观。

老人的话叫何妍受到震动,更添几分敬佩之情。她起身蹲到老人身前,双手握住老人的手,沉声道:陈妈妈,我想知道沈知节在狱中时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陈母点头,我去想办法,我儿子做了一辈子的警察,虽然没能升官发财,可朋友却是也交下了几个的。

何妍犹豫了一下,又提醒她道:您要小心,傅慎行很狡猾,报复心又强,您要注意安全,尤其是果果那里,她还太年轻。如果可以,我建议她先出国留学,离开这里。我有朋友在国外,也许可以帮上点忙。

虽然陈禾果的离开会导致老人无人照料,可既要与傅慎行搏斗,就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能否认,陈禾果是个很勇敢很机灵的小姑娘,可她也太冲动太冒险,像去找傅慎行要签名这样的事情,只要再多上一两次,难免不会引起他的警戒与怀疑。

我理解你的好意,我会考虑。老人认真回答,又道:你是个心细的丫头,还想到了什么,都说给我老太婆听。我老了,难免会有很多地方考虑不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