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何妍的出现,叫人群顿时变得静默无声,许成博站在人群中央,转过头看她。眼神复杂难辨,有愤怒,也有委屈,更多的却是掩不住的痛苦和失望。也是在这一刻,何妍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个男孩子对自己有着异样的情愫。

他看看她,又回过头去盯了那两个女生一眼,再没说什么,提了自己的书包便往人群外走去。

“许成博。”何妍淡定地叫他的名字,又道:“你的节目快到了,去后台准备一下。”

许成博到底给了她面子,脚步顿了一下,转过身大步走向后台。

何妍这才看向当事的那两个女生,被打的那个捂着脸低下头躲避着她的目光,而她身边的同伴却挑衅地看过来。问:“何老师,难道许成博打了人就这样算了吗?何老师想袒护他吗?”

何妍一脸认真地答道:“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不过现在我们正在彩排呢,因为这件事耗着大家的时间不太好。方甜甜,是叫方甜甜。对吧?你先坚持一下。等许成博唱完这首歌,我叫他带着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放心,回来晚点也不怕,你们辅导员那里我会替你们请假。”

被甩耳光最大的伤害是心理而不是生理。去医院检查更是犯不着,何妍这样一说,反而叫那两个女生有些不知如何应对,两人对视一眼,还是刚才出头的那个继续说道:“去医院用不着,你叫他当众向我们道歉就行了。”

“道歉是一定要道的,不只是要道歉,他还要写检查的。不管怎么样,男生都不能打女生,这是原则问题。”何妍淡淡一笑,特意顿了顿,才又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作为女孩子。整天把个‘婊’字挂嘴边上也不对,这是素质问题。你们说是不是?小姑娘人长得本来挺漂亮,可一张嘴容貌就打折,多冤啊!遇到嘴笨的冲动起来会打你,遇到那嘴毒的,回你一句‘心里有屎,看什么都是屎’,你岂不是要吃哑巴亏?”

周围就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那两个女生脸上却是时红时白,脸色难看。偏何妍说话不留把柄,又是一副老师苦口婆心教育学生的口吻,叫人想挑刺都挑不出来,除了直接撒泼开撕,还真没别的法子。

可她们也就有背地里说说闲话的胆量,真的当面开撕,她们又不敢,不管怎么说,何妍都是老师一等妒妇。

何妍也没再理会她们,只拍了拍手,高声道:“都别围着了,该干嘛干嘛去!”

那两个女生率先扭头走掉,人群随即也就跟着散开,大家把注意力重又放回到舞台上,虽大都把之前表演着的节目内容错过去了,可在表演者下台的时候,还是毫不吝啬地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灯光忽暗忽明之后,音乐适时地响起,何妍只听了几秒钟就听出那是blue乐队的《You make me wanna》,本是一首节奏感很强,很能调动现场气氛的歌,可等前奏过后,调子却意外地缓了下来。

她诧异地抬头去看,舞台上,许成博独自坐在一把高脚椅上,怀抱着吉他,低着头轻声吟唱,木吉他的清澈干净的音色配合他温柔和润的唱腔,听起来分明极悦耳的,可却叫人忍不住淡淡的悲伤。

何妍不觉微微皱眉,一时竟对这个青春期末期的大男孩感到棘手,他貌似觉得给她带去的麻烦还不够多,非要再给她找点事情做才好。

果不其然,翌日上午系主任就又召见了她。何妍早有准备,波澜不惊地反问系主任:“主任,我觉得我处理的没错,您说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了?”

她哪句话都没说错,还真叫人抓不到把柄。系主任也拿她没法,最后只能不痛不痒地说道:“现在学生都不好惹,还是应该注意些的,尤其是在和学生交往过程中,要注意把握距离,把握尺度。”

若在以往,何妍绝不会受这种话,可在经历过傅慎行之后,这些话、这些事对她来说已是不痛不痒,无关紧要,她没心思和系主任在这里纠缠此事,闻言只是微笑着点头,应付道:“行,我以后注意。”

她态度这样好,系主任倒觉得有点对她不起了,又补充道:“小何老师,你放心,学校对你还是很信任的,好好工作,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得到。”

何妍依旧是淡淡微笑,“我会的。”

她回自己办公室,拿出那部秘密手机出来看,老同学没有给她回信,该是还没有查到什么有用信息解密天机档案。她把手机关机重又放好,在纸上随手涂写“傅慎行”与“沈知节”各自的事件点,猜他们有可能产生交集之处。

傅慎行三年前出国,而那时还有个沈知节留在狱中,既然现在的傅慎行是沈知节,那彼时的沈知节是谁?而原本的那个以弱冠之年执掌傅氏,短短几年时间就把傅氏企业发展成如今的经济大鳄的,天之骄子般的傅慎行,他又去了哪里?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