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没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何妍有些疑惑,可又不能打电话过去追问。她默默地回到房间,同事正准备去浴室洗澡,瞧她进们,就笑着问她:何老师,你要不要用卫生间?我想要冲个澡,忙了这一天,早一身的汗了。

何妍勉强笑笑,回答:不用,你先用吧。

同事拿着换洗的衣物进去了,留下何妍一个人对着电视发呆,猜测着傅慎行会做些什么。大约三十分钟之后,她等到了答案,刚刚洗完澡出来的同事接到了一个电话。刚听了两句脸色就变了,然后瞥了她一眼,把自己关进了卫生间内去讲电话。

过不一会儿,同事再出来时。虽面上看着平静,可神色已明显不对,她一面忙着收拾皮包等物品,一面向何妍说道:何老师。我家里出了点事,必须马上赶回去,你能不能帮我遮掩一下,我会尽量明早赶回来,实在不行,你再替我请假。

出什么事了?用我帮忙吗?何妍问。

同事眼圈红了一下,又立即忍下了,只一个劲地摇头,没事,没事,不是什么大事,我回去一下就好。

同事说完就急匆匆往外走。何妍送到门口,直瞧着同事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人还有些愣怔,她丢在床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还是傅慎行,他在电话里淡淡问她:现在可以上来了吗?

她默默咬了下唇,回答:好。

他的房间是会务组安排的豪华套房,楼层极高,她坐着电梯上去。手中明明握着他给的房卡,却依旧是摁下了门铃。出乎她的意料,前来开门的是阿江,依旧是那张没什么表情的面孔,不过这次见了她略略点了下头,竟出声与她打了招呼,何小姐。

她几乎每一次见傅慎行,阿江都在他身边,这样看来应该是他的贴身保镖,二十四个小时不离的那种,也由此可见,傅慎行很看重自己的安全,或者再换个说法,他也存在着人身安全问题,所以才会有阿江这般形影不离地跟着他。

诸多猜测不过是闪念之间,何妍依旧面色平静,阿江已是侧身让开了门口,又道:傅先生在里面等你。他说完就关上了房门,独自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连房门都紧闭上了,显然无意关注傅慎行和何妍之间的事情。

何妍穿过门厅,继续往内走,在客厅深处的吧台旁看到了傅慎行。他身上穿着白色的浴袍,应该洗过了澡,独自坐在那里,懒懒地自斟自饮,转头瞧见她进来,也只向着她勾了一下手指,吩咐:过来。

她没有拒绝,走过去在他旁边的高脚椅上坐下,自顾自地倒了杯酒,问他:傅慎行,咱们能好好地聊两句吗?

他显然有些意外,意外她会这样顺从地坐过来陪他喝酒,意外她会突然提出这样的建议。他侧过头默默打量她,片刻后才嘲弄地笑了笑,问她:小姐和嫖客能聊什么?

她抬眼看向他,唇边现出一抹浅笑,透着些无奈与自嘲,既然没得聊,那我们做个游戏,小姐和嫖客做个游戏,总可以吧?

他被她勾起了兴趣,问:什么游戏?

何妍没立刻答他,沉默地取过几个杯子来,依次都倒满了酒,在两人面前一字摆开,这才说道:很简单,一人提问,一人回答,如果不敢说真话,那就喝酒。

的确是很简单的游戏,不过是真心话大冒险的简化版,甚至连大冒险都直接省略了。傅慎行忍不住轻声嗤笑,斜睨着她,似笑非笑地问她:你想知道什么?傅慎行到底是不是沈知节?

何妍摇头,这个问题我已经有答案,没必要再问你。

哦?傅慎行更加好奇,不觉微微扬了眉,那你还想知道什么?

她看他两眼,却是笑了笑,反问他:你不光不敢说真话,就连喝酒也不敢,是吗?

他却不受她的激将之法,嘲讽地挑了挑唇角,反唇相讥还有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奇,你就在我掌心里,想什么做什么都逃不出我的控制,还需要用这个法子来从你嘴里问话吗?

这样啊。她缓缓点头,想了想,又道:那我们稍稍修改一下游戏规则,你可以不问,我自己来问,你答得出真话,我喝酒,你答不出来,你喝酒,这样总可以了吧?

他抓住了破绽,忍不住轻笑,问她:你怎么确定我说的是不是真话呢?团巨大扛。

我信你。她神色淡淡地,垂了垂浓密的眼睫,轻声说道:傅慎行,我相信你不会因为一杯酒来骗个女人。我,相信你。

她这话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叫他不禁怔怔看她,半晌之后,答道:好,那你问吧。

何妍依旧微垂着眼帘,并未看他,问道:你刚才用的什么法子把我同事调走的?会伤害到她吗?

傅慎行不想她先问的会是这个问题,颇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答道:你同事的丈夫中了仙人跳,需要你同事带钱过去赎他。他就眼见着她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稍作沉吟,才又继续说下去,至于是不是伤害到她,没错,这次的局是我吩咐人做的,可她丈夫找小姐却不是第一次。你说这是对她的伤害,还是对她的帮助?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