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可她却只是哭,直到他都要急了的时候,这才哽咽着说道:没事。就是怕你以后会不要我。

他愣了一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瞧着她那泪汪汪的模样又觉可气又觉可怜,忍不住伸手在她小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气道:你小脑袋里面整天都想些什么?

她回答不出来,默默地把头埋进他怀里,眼泪还在不受控制地往下流,心中却是一片干涸,傅慎行已经把她拉入地狱,而梁远泽是她抬头能够望见的唯一一点光明,理智告诉她该慢慢冷落他,疏远他,然后放开他离开。可她却又是这样的舍不得。

她真的舍不得,她要放走了他,又如何独自爬出那阴暗无光的地狱?

远泽,她叫他的名字,抬起头看他。可等对上他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傅慎行对她做的那些龌龊事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再一次唤他的名字,发誓一般地说道:远泽。我爱你,你一定要记住,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只爱你。

她这没头没脑的话说得梁远泽微微皱眉,他似是觉察到她有些不对劲,问她:怎么了?妍妍,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没有。她想也不想地回答,话音刚落,皮包里的手机就响起了短信提示音,她忙借着这事爬起来,口中叫道:坏了,一定是院里领导又来查岗了!

她慌慌张张地去摸手机。翻出来看到信息却是不觉一僵,然后赶紧删除了短信,顺手把手机都关掉了,这才转过身来急吼吼地拣地上的衣服,和梁远泽说道:同事催我呢,你赶紧送我回去!

梁远泽却是不慌不忙,甚至还故意上来捣乱,扯着她的毛衫不松手。她气得瞪他。抓了他的衣服丢他,催他:别闹了,快点!我早上已经迟到过一次了,再被领导抓住我缺岗,会被抓典型的!团巨叨号。

他毕竟也只是逗逗她,不想叫她真的挨训,闻言赶紧拉着她去浴室冲了个战斗澡,又道:等一会儿我再过来退房,先送你回去。

两人匆匆套上衣服,他开了车送她回去,径直把她送到酒店门口,在她下车时又叫住她,笑着说道:妍妍,我今晚上就住在那里,明天早上过来找你一起吃早饭!

她硬起心肠拒绝,不行,你不许住在外面,赶紧回家!

梁远泽看着她,还欲再说,她已又钻进车内,重重地亲了他一口,央求:远泽,求你了,你别叫我为难,好多人看着我呢。

他忍不住笑,这才点头,好吧!

她直愣愣地盯他一眼,又扑过去攀着他的肩膀发狠地在他唇上咬了一口,这才下了车,目送着他的车子滑走,慢慢地远离,最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仿佛胸腔里最后的一丝热气也被带走了,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是冰凉的。她就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有同事从她身边路过,诧异地叫她:何老师?

她这才恍然回神,就听同事又说道:快去收拾一下吧,咱们该收工了。对了,刚才有人找你。

哦,我知道了,谢谢。她客气地向着同事微笑,转身往酒店大堂内走,本以为找她的人会是傅慎行,或者是他派来的阿江,不想找到服务台来的却是之前寻傅慎行签名的那个小姑娘。

何妍只瞟了她一眼,手上仍收拾着服务台里的物品,口中却是说道:我知道你是谁,把你的电话告诉我,我会联系你。

小姑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何老师?你——

什么事也不要在这里说。何妍打断她,若无其事地扫了一眼四周,又轻声道:快点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试图接近他,很危险。

小姑娘毕竟也很机灵,忙点头,又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来,问她:您电话多少?我给您打一下,您记一下我的号码。

不用。她直接拒绝,直接要小姑娘报了一遍自己的手机号,然后低声重复了一遍,我记住了,我会打电话给你。现在,你赶紧回家去,或者,去你该去的地方。

她说完不再理会那小姑娘,拿着自己的东西从服务台里出来,去找同她一起带队过来的老师碰了个面,将几十个学生聚在一起简单地总结了一下当天的工作情况,这才宣布工作结束,大家各自回去休息,不许随意乱跑。

手机一直没开,何妍不知道傅慎行在给她发了那条过来的命令式短信之后,是否又曾联系过她,她在探他的那根底线,既已决定要与他正面交锋,她就必须要知道他对她的容忍度能有多少。

这是一种试探,也是一种冒险。

她处理完学生的事情,回到自己房间时已近十点,这才又重新打开了手机,先跳出来的是梁远泽发来的短信,他说自己已经到家,叫她放心。傅慎行倒是一直安静,再无消息发过来。实话讲,她心里很没底,傅慎行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人,一时的风平浪静之后,也许就是一场暴风雨的到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