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出去!隔着电话几乎都能听到她磨牙的声音,他不觉轻笑,应道:好,我等你。

她出来得很快,一出小区后街大门就看到了停在街边的那辆醒目的黑车。冬夜,又是偏僻的小街,来往的行人十分稀少,可她还是先左右看了看,这才小跑过去,一把拉开了后侧车门,沉着脸看向他,问:你到底想怎样?

他向内偏了下头,淡淡说道:上车。

她咬了咬牙,低头往车里钻,才刚迈上了一条腿,他忽探过身来一把握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扯进车内,拉坐到自己怀里,然后就扣着她的后脑仰头吻了上去。她吓了一跳,奋力地挣扎起来,往后仰着身体躲避他,怒道:傅慎行,你发什么情?

上床。他纠正,手上开始强硬地剥她的衣服。

许是因为过生日,她身上穿得颇为靓丽,外面的羊绒大衣是鲜艳的玫红色,里面配着乳白色的长款绒衫,推上去,就连最内的那件都是粉嫩的颜色,衬得她越发莹白细腻,红果艳丽灼目,宛若一副勾魂的画作。

酒意之下,他想也不想地就低头含住了其中一颗。

她又惊又怒,却苦于挣扎不开,无意瞥到车门竟然还半开着,顿时又添几分慌乱,一面推拒着他,一面苦声央求:关上车门,别在这!

他这才暂停了对她的侵犯,双目紧紧地锁住她的脸庞,抬起手摸上车顶的自动按钮,关闭了车门,然后又摁着中控台的通话键,吩咐前面的阿江开车。车子很快就平稳地向前滑去,双层的车窗玻璃将车内隔成一个安静的世界,越发显得他的声音低沉暗哑:自己脱,总比被我扯坏了的好,你说呢?

她脸色煞白,瞳仁却漆黑幽深,透着浓浓的怒火与恨意,就这样盯着他,一件一件地脱自己的衣服,半褪的大衣,已被揉乱的毛衫,就在她把手探向身后去解挂钩时,他忽地握住了她的手,慢慢地倾身过来,微醺的酒气喷在她的颈侧,我来。

他双手绕向她的身后,不紧不慢地解开那扣子,然后又沿着中线缓缓往下,在纤细之处流连,再沿着美好的曲线一寸寸地往下走,细细品味着,如同是对待这世间少有的美味,分明早已经馋得垂涎欲滴,可就是舍不得轻易入口。

她的忍耐也已快到极限,不得不咬着牙问他:不就是那点子破事吗?你能利索点吗?说着,她强行站起身来,佝偻着腰去褪身上的打底裤。

再豪华的车子也是空间有限,她有些站立不稳,身子一歪竟直向着地面栽了过去。他这才伸手一把抄住她,手臂从后绕过来,继续去做她未能完成的事情,然后把光洁如婴儿般的她揽入怀里。。

这情形太狼狈,也太屈辱,她身体隐隐战栗着,眼中也蕴满了泪,低声说道:傅慎行,你直接杀了我,就当是做回善事,行吗?

不行。他的声音暗哑低沉,却又冷漠无情。

身后传来轻微的金属撞击声,她知道那是腰带扣发出的声音,缓缓地闭上眼,果然,下一刻他就撞了进来。这突如其来的侵犯令她痛得抽了口冷气,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傅慎行,你不杀我,我总有一天会叫你后悔的。

是吗?那我等着看你怎么叫我后悔。他轻笑着发起狠来,做他那天就想在车里对她做的事情,做他一连几天都念着不忘的事情,做勾得他几乎上瘾的事情。

她却只咬牙承受,唯有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才会闷吭出声,可还不等那声音溢出唇间,便就又强自咽了下去。她这种倔强叫他又恨又爱,越发变着法地折腾她,最后放倒了座椅把她压上去,正面相对着,喘息着命令她:叫出来,我要你叫出来!

这次的时间比他以往的几次都要长,疼痛令她清醒,她不再一味地倔强,学着适时地向他示弱,于是乖顺地发出低吟,甚至在他不自觉地加快速度的时候,还卖力地叫了两声,绷紧了身体,试图催快他的爆发。

可不想他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手臂撑在她的两侧,从上向下地俯视着她,嘲弄地扯起唇角,何妍,你不会以为我连你是真情还是假意都分不出来吧?他用手指轻轻地划过她的脸庞,明明还在微微喘息着,说出的话却寒若冰霜,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何妍,小姐都比你演得要好。

他说得丝毫没错,她岂止是在装,她根本就是在忍,甚至都还一直疼痛着,仅有的一点点潮湿也不过是身体出于自我保护的反应。她像是连憎恨的力气都没有了,只麻木地看着他,问:那你想叫我怎样?你还想叫我怎样?

他想要征服她!他要她的真情实感,想要她在他怀里失控的哭泣,想要她面色绯红,身体颤栗,想要她喘息着随他一同冲上高峰??他想要的那么多,可最终却只是嘲讽地冷笑,伏低下来在她耳边粗鲁地说道:我想要你像个荡妇,求我给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