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纵是何妍做过撞到傅慎行的心理准备,可等真的碰到,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傅慎行也看到了她,略略扬眉,问她:何老师?也来这里娱乐吗?

何妍才不信他与自己只是巧遇,因此对他的装模作样更觉厌恶至极,她闻言用力抿了抿唇角,这才沉声答道:过来找个人。

找到了吗?傅慎行又问。

找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傅先生,再见。她回答,右手下意识地掩在大衣领口处,匆匆又往外行。可才走了没两步,阿江就站到了她的面前,把她的路挡得严严实实,何妍不得不停下来,回过身去看傅慎行。

傅慎行微微侧身,斜睨她,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来了,就先不要着急走,陪我玩一会儿再说吧。

何妍深吸一口气,控制住情绪,尽量保持着心平气和的态度,与他讨价还价:傅先生,我真的还有急事,您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等我处理完事情再回来陪您,可以吗?

不可以。他的回答任性而又霸道,也再无耐性与她多说,先往门内走去。

何妍回过头看一眼挡在面前寸步不让的阿江,咬了咬牙,只得跟在傅慎行身后再一次进入醉今朝。经理得到消息匆匆迎出来,殷勤地引着傅慎行往他惯常去的那间包厢走,又陪着笑说道:随少也过来了,就在‘任逍遥’,您看——

不用告诉他。傅慎行淡淡吩咐。

包厢还是何妍跟他来过的那间,里面已经聚了不少人,比上次她来时还要热闹些,小舞台上有脱衣舞娘在表演,角落里竟然还开了一桌麻将,围坐了七八个男女。有些人面熟,是上次时何妍就见过的,还有些人是生面孔,可看情形却更有身份一些,瞧见傅慎行进来虽也纷纷扬声打招呼,却并未像上次那般毕恭毕敬地,反而显得更亲近随意一些。

牌桌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向着傅慎行招手,大声叫道:行哥快过来给我报仇,他们几个合伙欺负人!

他下家那个叼着烟的男人笑着接口,行哥快过来救救小五吧,再晚一会儿,小五就得当裤子去了!

众人听得哄笑,傅慎行也浅浅地翘了翘嘴角,露出几分真心实意的笑容,走过去在小五的位子上坐下,然后又抬眼看何妍,吩咐道:过来帮我看牌。

牌桌上的人都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数道目光落到何妍身上,有好奇的,也有羡慕妒忌的,形形色色。小五向叼着烟的那个男人挤了挤眼睛,笑着开口问道:这是行哥刚给咱们找的小嫂子?

少胡说八道。。傅随之淡淡笑着,又不轻不重地说道:人家何老师有老公的,你们不要乱说话。

有老公的?小五脸上的惊讶三分真七分假,看看何妍,又看傅慎行,问:哎呦!是哪个?

问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不是你。叼烟卷的男人随即接道。

傅随之不置可否,瞥了何妍一眼,讥诮地扯了扯唇角,出声催促她:过来啊,帮我看牌。

何妍立在那里听着他们的污言秽语,牙都要咬碎了,好容易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在傅慎行身边的位子上坐下来。抓牌的空当,他又斜眼看她,问道:穿这么厚,不热吗?

她身上还穿着大衣,与这屋里的人格格不入,难免会叫人觉得怪异。可她不敢脱,大衣内的裙子完全不是她的日常风格,绝对会引起傅慎行的怀疑。于是,她也只能压住内心的紧张,强自淡定着,答道:不热。

幸好傅慎行牌已经抓完,没再追究大衣这事。

全自动的麻将桌,牌打起来快了许多,不过一会儿功夫,一圈牌就过去了,傅慎行手气不算好,非但没能给小五翻本,反倒是又贴进去不少,就有人闲聊道:行哥今儿心情好,来给咱们散财的吧?想当年行哥在天和苑那场牌打的,连坐九庄啊,胡爷到现在提起来还竖大拇哥呢。

小五却是笑道:我瞧着行哥这是情场太得意了。

傅慎行闻言只是淡笑,待把筹码扔出去,竟轻轻拍了拍何妍的肩头,你来,我给你看牌。

不只何妍,牌桌上的众人俱都是一愣,看她的眼神与之前又有不同。何妍本想说不会,可又怕惹怒傅慎行,迟疑了一下,这才起身和他换了位子。他坐在她侧后,一手搭在桌沿,一手撑住她的椅背,倾身贴近了她看牌,问:玩得怎么样?

她趁着抓牌的机会,不露痕迹地往前挪动身体,避开他,淡淡答道:会玩。

哦?是吗?他尾音轻轻上扬,带出一些漫不经心,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那好好玩,什么时候给小五翻回本来,我就放你回去。

她将信将疑,转过头看他。

他轻浅地扯了扯唇角,手从后搭上她的肩,指尖亲昵地捏弄她肉肉的耳垂,我说话算话。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