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何妍在酒店里住了五天,周日晚上才敢回家。进门的时候梁远泽正在书房里上网,听见动静出来查看,抱着肩斜靠在门口,俊朗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微笑,嘴里却是说道:臭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

她站在门口不说话,眼圈忍不住慢慢红了。

梁远泽一愣,再顾不得装酷,忙上前一把抱住了她,轻拍着后背柔声哄她:乖,宝贝,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熟悉的味道,温柔的声音,这一切都叫何妍觉得安心,却又令她倍感委屈,眼泪止也止不住地往下掉。梁远泽被她吓坏了,拇指轻轻抹着她脸颊上的泪水,关切地问她:怎么了?妍妍,出什么事了?

她真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他,可她却又不敢,不是怕他嫌弃自己,而是不愿把他再牵扯到危险中来。没有一个丈夫可以忍受自己的妻子遭受那样的伤害与侮辱,即便温润如梁远泽,他也不能。他会怎么去做?而傅慎行那个混蛋又会怎么对付他?

何妍不敢想象,甚至只要想一想都忍不住胆战心惊。如果说她已被傅慎行扯进漆黑的地狱,那她无论如何也要把梁远泽留在光明之处。她带着泪微笑,双臂紧紧地搂住丈夫的脖颈,低声喃喃:我想你,远泽,我只是很想你。

他也想她,很想很想,先是他离家半月有余,回来后她又不在五天,加起来二十多天的时间,这还是他们自相识以来最长的一次别离,真是想得叫人快要发疯。他抱着她,哄着她,手先是在她后背上抚摸,摸着摸着就往下去了。

瘦了!他懊恼地说道。

她不敢说实话,只嘿嘿傻笑,减肥呢。

减个屁!梁远泽忍不住骂了脏话,手上却已急不可耐地剥她的衣服。

两人从玄关纠缠着往里走,只才坚持到沙发那里就滚倒了。

一个热情得似火,一个却近乎疯狂,到后来他不得不用手钳制住她的腰,试图控制她疯狂的节奏,微喘着安抚她:宝贝,慢点,别着急,我们慢慢来。他变换了姿势,翻身把她罩入怀中,轻柔地吻她。

何妍面色潮红,啜泣着哀求:吻我,远泽,吻所有的地方,哪一处都不要漏下。

她要他吻他,要他用自己的气息驱逐那些混蛋的痕迹,涤荡她的灵魂。

夫妻两个半夜疯狂,第二日早上起床,何妍不免腰肢酸痛,她那撑着腰,步履蹒跚的模样逗得梁远泽直笑。他系好领带准备出门,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她,似笑非笑地问:还能开车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学校?

她一时忘记了所有的悲伤和苦难,抓了手边的发带去丢他,恨恨道:滚蛋!有本事晚上回来再战,看到底谁怕谁!

他笑着转回身来,走到餐桌旁俯下身又给了她一个绵长的深吻,意犹未尽地咂摸着滋味, 今天的橙汁不够甜,回头换别家买。

好的,我记下了。她也一本正经地应下,又不忘嘱咐他:晚上尽量早点回来,咱们去爸妈那边吃饭。

送走了梁远泽,何妍开车去学校,先去了销假,然后又给班里的学生干部开会,安排新年晚会的事情。有人提到许成博歌唱得好,班长却是面露难色,他兼职挺多,对参加集体活动没什么热情,怕是请不动。

何妍缓缓点头,一边记录下刚才几个学生干部提到的建议,一边替许成博解释:也可能太忙没时间吧,毕竟打了几份工,也挺不容易的。这样,你回头告诉他一声,叫他抽时间来找我一趟,我和他试着说说看。

班长应下了,中午的时候,许成博就来了办公室找何妍。

当时办公室里没别人,她就从内锁了门,把两部手机都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拆开,对比着查看内部构造。两者看起来并无什么不同,她仔细观察一会儿,基本上确定傅慎行没往她手机里装什么窃听器,只是用软件在控制。

她心中大概有了点数,赶紧又把手机组装好重新开机,就在这时,许成博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吓了一跳,看清来电号码这才松了口气,告诉他直接到办公室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许成博就跑来了,模样却像是不大自然,垂着眼问她:何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

由于自身的遭遇,何妍现在与人接触极为敏感,甚至有些草木皆兵,她很快就觉察到了许成博的异样,一面和他说着新年晚会的事情,一面留心他的神色,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突然问道:怎么申请到离学校那么远的店去打工?

许成博的眼角飞快地抖动了一下,这细微的表情并未逃过何妍的观察,她又试探着问道:是因为在傅氏发生的事情?

许成博沉默了片刻,答道:是。不想再和那个公司的人有接触。

何妍对之前的那件事一直心存怀疑,闻言打量他,还没顾得上问你,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那位秘书小姐之前就认识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