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何妍其实并不在意傅慎行的这种冷嘲热讽,在她遭受到那样的伤害与侮辱之后,这些不痛不痒的话对她已经完全没有杀伤力,就好比如果你三天两头地被敌人拎出去鞭打折磨,你还会再在意被蚊子叮两口吗?

她手扶着房门,冷眼看着他,丝毫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

傅慎行笑了笑,伸出手毫不客气地推开她,径直走进了屋内,回首见她没有跟进来,又轻笑着问她:何老师,我觉得我们是关上房门聊天比较好,你说呢?

她没说话,可能明显看出她先深吸了口气,这才抿着唇关上了房门。

他很喜欢看到她愤恨不甘却又不得不压抑隐忍的模样,勾着唇角从头到脚地打量她,目光慢慢地,肆无忌惮地掠过她的脸庞,脖颈,胸口,还有腰肢。她穿得很严整,黑色的高领毛衫加淡蓝色牛仔裤,除了脸和双手不得不露出来,别的地方都遮得严严实实。

他很清楚她为何要这样穿,甚至一想到她这样打扮的原因,心里都会忍不住愉悦。

可何妍却只觉得他这目光龌龊至极,尤其是他昨天故意在她身上留下那些痕迹之后。她暗自劝自己不要去激怒眼前这人渣,忍着内心的恶心,不冷不热地问他:傅先生来有什么事?

过来看看你。他环视了一下屋内,目光在电视机上略略停顿了下,里面正播放着一部外国影片,很有名的爱情片,即便是他也曾有所耳闻。他回过身来倚靠在梳妆台前,轻笑着说道:想不到,何老师你现在竟然还能有兴致看爱情片。

何妍其实根本就没看电视,电视开着不过是为了遮人耳目。那你觉着我该怎么着?她嗤笑一声,反问他:去上吊自杀?还是以泪洗面痛苦自责?

他笑笑,没计较她这话里的不逊,换了个话题,转而问道:你才请了三天假,够吗?

她被他问得一愣,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目光若有所指地在她胸前一划而过,唇角轻扯,慢悠悠地解释道:我不认为你身上的痕迹三天就能消下去,那东西一旦留下了,怎么也得一周才能好,三天后你再怎么骗你老公?嗯?

找另外一个借口继续骗下去。何妍回答,神情平静地近乎漠然,这个回答您满意吗?

她这种不痛不痒的神情叫他感到有些恼火,傅慎行的唇角慢慢放平,很快却又勾起,冷笑着问她:如果再来一身呢?你就一直骗下去,从此不见你老公了?

何妍真是要被他激怒了,简直不懂这个禽兽到底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方式来应对他,示弱哀求是不管用的,耍狠都横更不行,就连隐忍着平静对待都不能叫他满意。她忍不住问道:再来一身?您亲自上还是您的兄弟们上?傅先生,同一个游戏连玩几遍,您不觉得无聊吗?

他没说话,唇线却慢慢绷紧,眼中也有了冷意。

何妍明知道激怒他不对,可看到他这模样,却仍是觉得畅快。不过,她却也不敢再说下去,就只微微抿了唇角,垂下视线不在说话。

房间里一时很安静,除却电视里发出的响声,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在这时,却突然有手机铃声从床底下响了起来。何妍一惊,吓得几乎都要从地上跳了起来,那个新买的外地号码她还不曾告诉过任何人,会有谁打那个号码?

傅慎行脸上也闪过一丝意外,抬眼看向何妍,待看到她神色中的惊慌,他不由挑了挑眉,问她:手机怎么跑到床底下去了?

事到如今,她只能强作镇定,淡淡答道:可能是刚才换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地上,一脚踢进去的。

哦?傅慎行微微眯了眯眼,又道:那还不快点去够出来,一会电话就要接不到了。

他既已起疑,这手机就必须要当着他的面拿出来。何妍暗自咬了咬牙往床边走,心中却在祈祷那电话她接不到,而傅慎行也察觉不出她的手机有异,毕竟那手机和她使用的那部型号完全一样。

她走过去,在地毯上跪下,把胳膊伸入床底,磨磨蹭蹭地去摸手机。

她就这样跪伏在床边,翘着臀,塌着腰,浑圆的浑圆,纤细的纤细,黑色毛衫因为伸臂的动作而往上抻去,露出腰间一段细白滑腻的肌肤,本就勾人心魄,偏那上面还有一片清晰的紫痕,那是昨夜里激烈时他给她留下的指痕。

他就像是被迷了魂,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她的身后。

地毯松软,何妍全副精神又都放在手机上,没听到他的半点动静,等摸了手机出来,这才猛地觉察到身后有人,不觉顿是一惊,人下意识地弹身而起,就听得咚的一声,她的后脑勺就狠狠地撞上了他的下巴。

这一下极重,他又没防备,竟被撞得闷吭了一声,脚下往后退了两步才站稳,伸手去摸下巴。而她也被撞得啊了一声,身体往前一栽又扑倒在了床沿上,一时顾不上起身,只用手护住了头顶,回过头眼泪汪汪地看他。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