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过度的惊恐导致何妍无法发声,她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手用力去压桌面,想要制造出足以惊动他人的声响,更想站起来夺门而出。可一切都是徒劳,她的身体瘫软在椅子里,手上的力气都不能把餐盘从桌上扫落。

眼前一阵阵发黑,在临近昏迷消失之前,她看到他坐在那里静静看她,嘴角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目光漠然无波。

不知过了多久,何妍从黑暗中惊醒过来,映入眼帘的一盏大得夸张的吊灯,水晶吊坠纷纷繁繁,折射着刺目的光。

醒了?他问。

她挣扎着起身,本能地向着远离声音的方向瑟缩。房间很大,傅慎行坐在远处的一张沙发里看她,唇角轻轻扬着,带着一丝愉悦的笑容,何老师,你的身体素质很好,比我预料的早醒了足有半个小时。

何妍不光身体素质不错,她有着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质,否则也不可能在四年前的那次事件中逃生。恐惧叫她惊慌错乱,可理智却在催促她要尽快冷静下来,她用力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已是接受了此刻的境况,只颤声问道:你是人是鬼?

傅慎行发出一声轻轻的嗤笑,讥诮:聪慧果敢的何老师怎么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这个问题的确很愚蠢,充分暴露出她此时的恐慌。这个世界没有鬼,沈知节也不能死而复生,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他根本就没死。他没死,他来找她复仇了!

曾经的梦魇变成现实,她深深惧怕的魔鬼就在她面前。

像是一下子又倒回到四年前那个场景,他坐在那里冷眼看她,淡漠的目光凌厉如刀,他说:干净点,别留后患。

不!这甚至比四年前还遭,他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厉鬼,专为复仇而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身体更是抖得不成样子,可她毕竟不是个只知哭泣哀求的女人,她盯着他,声音虽还打着颤,内心却是渐渐坚毅,你想要怎样?杀了我?

杀你?他轻笑,缓缓摇头,我要想杀你,何须还费这些周折?

既然不是要杀她,那就要折磨她了,哭泣哀求绝不管用,反而会令其更加变本加厉。她压抑着恐惧,心中飞快地盘算着,尝试着另外的求生之路。沈知节,我们都冷静下来,理智地说些话,怎么样?

他微微眯着眼睛打量她,和四年前的表现截然不同,这个女人每次都能叫人出乎意料。 说什么?他饶有兴趣地问,说我应该放了你,而你也绝对不会去报警,我们两个都该忘记过去的事情,重新开始生活?

她原本的确是想这样说的,何妍抿了抿唇角,转而说道:不是,我是很好奇,你是怎么从监狱里逃出来的?

他稍觉惊讶,轻轻扬眉,何老师,你真是屡次叫我感到意外,这叫我更加肯定我们接下来的游戏会更加有趣。

何妍摸不透他的心思,只能小心地应对:什么游戏?

他坐在沙发里,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姿态轻松懒散,把一位家世清白的淑女,驯养成一个放荡低贱的暗娼。

她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反应取悦了他,他缓缓勾起唇角,何老师,你有着清白的出身,受过良好的教育,还从事着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这么光鲜亮丽的人,却被一点点的玷污,直至肮脏无比。你说这是不是会很有趣?

这是这世上最卑劣的恶毒,最肮脏的报复。

门外传来轻轻的扣门声,几个男人从外面鱼贯而入。何妍感觉到了危险,从宽大的床上滚落下来,又继续往后缩去,直至背抵冰冷的墙壁。

傅慎行起身走过来,在她身前不远处站住,将一把刀子丢到她面前,拿着,叫我看看你是怎么杀的人。

那是把水果刀,短小而锋利,一如她四年前用过的那把。

有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走上前,扯住了她往上拽。她拼命地挣扎着,手抓到了地上的那把刀子,可那刀子还不曾扎到男人,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铁钳一样的手指攥着她的手腕,毫不费力地往外一掰,那刀子就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拳头落下来,她的头被打得歪向一侧,耳边嗡嗡作响,所有的事物都晃动起来,忽大忽小。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了举着摄像机的男人,看到了默立在一旁的围观者,还看到了坐在沙发里注视着她的傅慎行。

她不再挣扎,慢慢闭上了眼睛。

傅慎行姿态懒散地倚坐在沙发里,语调一如既往,只有这点本事吗?真没意思,我们还是换个花样吧。

干瘦男人爬下去,却另有三四个男人向她围过去,摁住了她的四肢,强行把一支针剂注入她的体内。她如同身坠地狱,口中发出绝望地呜咽声,再一次疯狂地挣扎,你杀了我,沈知节你杀了我!

他露出冷漠的神色,轻轻摇头:不,我说过了,我不杀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