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从教务楼里出来,何妍赶在傅慎行前面说了再见,没有和他握手告别。她甚至都没去看他的反应,转过身匆匆往路边自己的车子走,开了车锁才突然发现车子的左前轮瘪瘪的,竟不知什么时候扎了车胎。

车胎瘪得很厉害,看情形除了换备用胎别无办法,明明刚才开过来的时候还没问题,怎么就这么快就没了气!她忍不住气恼,抬脚恨恨地踢了一脚车圈。

傅慎行的车子从远处滑过来,在她身后停下,他落下车窗问她:怎么了,何老师?

她又下意识地惊了一下,回过身来,掩饰道:没事。

他歪了下头,越过她看了眼那瘪瘪的车轮,然后又回过视线看她,道:何老师,你要去哪里办事?我叫司机先送你过去。

不用。她想也不想地拒绝,瞧到傅慎行挑眉,这才觉察到自己拒绝得太过生硬,于是又解释道:我班里还有事得赶过去处理,您走吧,我走过去就行。

她分明是在说谎,刚才在院办的时候还说有急事要出去,可他并未揭穿她,只淡淡笑了笑,与她礼貌告别:那好,再见,何老师。

他示意司机开车,那辆很快就消失在校园里。

何妍一直站在路边,瞧着他的车子不见了,这才挽起袖子自己来换车胎。工科院校里最不缺的就是精力充沛的热情男生,很快就有路过的男生上前帮忙,她也没有客气,指挥着两个男生帮她换了备胎。

她没再去母校找关系,也没回家,而是开车去了南昭市公安局。

陈警官接到她的电话有些意外,不过倒没拒绝她的邀请,来了市局旁边的一间茶馆和她见面。有什么事情吗?突然要见我。他问。

何妍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他们其实算不上熟识,甚至她今天来找他都是一时冲动下做的决定。您还记得我吗?她问。

陈警官笑了笑,记得。

他自然记得她,她是他四年前负责的那个案子的受害人。在那个案子里,面对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她在遭到侵犯后,用一把水果刀杀了一个,又开车压断了另外一个的双腿,逃出生天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男朋友叫他报警。

漂亮的女人很多,聪明漂亮的女人也不少,可既冷静理智关键时刻又能做到心狠手辣、果断干脆的聪明漂亮女人却是少之又少。所以哪怕几年未见,他依旧还记得她。

何妍还在思考如何叙述这件事情,这实在是匪夷所思,一个说不好就会叫人误会她精神有了问题。她看向陈警官的眼睛,问道:就是四年前那个案子,您最后抓到的那个歹徒,您确定他是被执行死刑了,是吗?

陈警官被她问得一愣,嗯?

沈知节,就是沈知节。她直接说出了这个令人恐惧的名字,语速不自觉地加快,我最近看到一个和他很像的人,声音,外貌,都非常像,不,不只是像,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她表现出的紧张引起了眼前这位中年男人的同情,他的眼中透出怜悯,何妍,是叫何妍吧,我没记错吧?你先冷静一下,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沈知节已经死了,两年前就被执行了死刑。

何妍抿了抿唇,又问:您确定?

我确定。陈警官郑重点头,继续说道:我对那个人印象深刻,不光因为他之前恶行累累,更是因为听说他在执行死刑前做了一件很令人惊讶的事情。

什么事?她忍不住问。

他主动提出了捐献眼角膜。

何妍也很意外,那样一个穷凶极恶之徒竟然能够在临终之前突然高尚起来,这的确出人意料。她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又说道:可是那个人真的很像他。

这世界上本来就有长得很相似的人。还有人长得像双胞胎,而实际上却没有半点关系,也许,不知在什么地方,也有个姑娘长得和你一模一样。陈警官说道。

可是他对我,对我……她想寻找合适的词汇来表达自己,他试图接近我,他索要我的手机号码,主动和我搭讪,后来还想要我坐他的车。请您不要误会我是自作多情,我能感觉得出来。

陈警官忍不住笑了,问她:何小姐,你这么漂亮,就是走在大街上也没少遇到过异性和你搭讪吧?

他话里的意思很清楚,就算真的有那么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确实有试图接近她,那也不过是寻常的异性之间的搭讪。

何妍无从反驳,她长得的确很漂亮,从小学起就有小男生追,这种良好的异性缘一直持续到现在,哪怕是婚后手上一直带着婚戒,也不曾挡住过异性的热情。

陈警官笑眯眯地看着她的沉默,劝她:别胡思乱想了,把过去的事都忘记吧。

事情进行到现在,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表明她的惊惧忧虑不过是对过去的那次伤害无法忘怀。何妍也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抿唇思量片刻,又向陈警官提出了这次见面的最后一个问题:您能帮我点忙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