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谁是猪

眼见那两人下了楼,沿着江岸慢慢走远,伊春忽然起身,轻道:“抱歉……我有点事,马上回来。”

她也不等众人回答,推开窗户就这么跳了下去。

杨慎倚在窗边,见她缩头缩脑装作路人的模样,从那对父女身边擦肩而过。那一瞬间的动作虽然快,却也瞒不过行家的眼神。她是把荷包里的碎银子塞了小半去那女子怀里。

傻里傻气的行为,明明马上就要被舒隽他们给卖了,还天真的很。

不过,这样做才是葛伊春。

舒隽趁机把小南瓜拉去旁边咬耳朵:“谁让你把人家衣服拿出去卖?好大胆,居然还敢用你主子的名义!死小子越来越不上道了!”

小南瓜嘟着嘴:“谁让主子你那么小气,囤积那么多钱,居然连买糖的零花也不给我。”

舒隽在他头顶狠狠拍了一把,低声道:“给老子带了那么多麻烦!又要做一次坏人!”

小南瓜龇牙咧嘴偷偷笑:“你本来就不是好东西……哎呀!”

杨慎冰冷的目光扫过来,心怀叵测的主仆俩立即坐直身体,埋头猛吃。

伊春又从窗户翻进屋子,挠着头,脸上有点红,笑道:“不好意思,稍稍离开了一下。咱们继续。”

杨慎朝她招招手:“师姐,过来。”

他将一个东西飞快塞进她手里,用眼神示意她赶紧放好,嘴上故意说道:“我看今日大家都很尽兴,不如再让他们送两坛酒上来吧。”

伊春莫名其妙地捏捏那东西,手感很硬,像是……碎银子?她抬头看看他,这孩子脸上有些发红,眼神恶狠狠地,像是警告她:若是把我的钱花光了,他日必然要你十倍偿还!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展眉一笑,紧紧握了握他的手:放心,绝对不乱花。

正要招呼外面的姑娘们,让她们再上两坛酒,忽听走廊那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晏少爷修长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面上含笑,抱拳道:“想不到竟与诸位在这里相遇,当真有缘。”

舒隽埋头使劲吃,装作不认识他,小南瓜只得有样学样,也装作不认识他。杨慎本来就不认识他,所以便装傻。伊春虽然很想也装不认识,但人家过来打招呼却没人理会,该多尴尬啊。

她只好干笑道:“你、你好啊。”

晏少爷不以为意,淡笑道:“当日在逍遥门,只是情势所逼,在下并非有意伤害姑娘,还请不要见怪。”

伊春摆手道:“没事没事,不见怪不见怪,反正现在大家都好好的。”

晏少爷看了舒隽一眼,见他一直不抬头,明显是打算装傻躲过去。虽然他二人并未接触过,但晏家二少爷的名声此人必定听过,既然不予理会,便证明这舒隽并不是一个好拉拢的对象。

他于是又道:“在下晏门晏于非,不知姑娘与诸位少侠如何称呼?”

晏门,伊春听了这两个字或许没什么反应,因为她不知道。但杨慎却知道,这两个字在江湖人中可算如雷贯耳。

和减兰山庄代代血亲单传有一点区别,晏门虽然也是血亲相传,但门下依旧无数外姓弟子,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将晏姓少主捧在中间。师父对晏门的评价极高,和日渐衰弱的减兰山庄不同,晏门是武林名门,一步步蒸蒸日上,光辉万里。

或许就是希望减兰山庄能变成下一个晏门,师父才开始破例收外人做弟子。可惜这一辈他只得两个得意门生,墨云卿又不是办大事的料,减兰山庄要恢复往日风光,只怕路还很长。

此人名叫晏于非,应当是晏门排行老二的少主。传闻晏门主有四个儿子,个个都能干的很,其中最能干的就是这位二少爷晏于非。

看上去他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模样,言谈举止间便已能看出精于世故,沉稳无波。此番前来招呼,目的未必是他们两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只怕是想趁机认识舒隽。

伊春很老实也很大方,人家既然赔礼道歉,她就不会再生气,当下爽快地说道:“我叫葛伊春,这位是我师弟羊肾。我们是减兰山庄的人。至于这两位是……”

舒隽不等她说完,抢着道:“无名小辈,不值一提哈,不值一提。”

伊春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拒绝。

此等情形,再待下去难免尴尬,今日也只有点到即止。晏于非笑道:“前几日在逍遥门冒犯了姑娘,在下心中有愧。不如今日便由在下做东,略表歉意。”

“呃?不用,那个……”伊春还没说完,他已将两锭银子交给了守在门口的姑娘,轻道:“这间雅室的酒菜钱,由我包了。再上一壶特酿汾酒。”

特酿汾酒与他们喝的酒坛子里装的普通汾酒几乎是天差地别,一两银子只能买到一壶。

酒从壶内倾入杯中,酒液澄澈见底,清香四溢。晏于非斟了四杯,亲自分送到四人手里,伊春这次想拒绝好像也不行,是人家出钱,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她只得浑身发毛地捏着酒杯,犹豫再犹豫。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