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我越是逃离,越是靠近你,我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

我是一座孤岛,处在相思水之中,四面八方,隔绝我通向你。

时隔七年,N城变化巨大,苏炜曾经住的小区通了地铁,周边又扩建了许多居民区,海雅一路走过来,熟悉又陌生的风景,像是在做梦。

小区花园里孩子们正在嬉笑打闹,对面的一块空地上,遛狗的人们聚集在一处——这些和曾经没有太大变化,她甚至觉得七年时间真的是一场梦,她醒来,人还在N城,下课后赶来苏炜的公寓,渡过他们愉悦的二人时光。

海雅像一抹游魂飘进电梯,狭小的空间里异味扑鼻,不再像七年前那样崭新明亮,顶上的灯还坏了,忽明忽暗,她像个傻子一样盯着看。

“叮”一声脆响,电梯停了,海雅快步走出,熟练地朝左转弯——这个拐角她曾走过许多遍,犹如本能。走廊里的灯亮着,而她心心挂念的那个房间,大门也开着,里面灯火通明。

心里的笑声越来越大,看吧!果然如此!灯亮着,门开着,苏炜一定在里面,他脸上会挂着近乎嘲弄的笑容,居高临下看着她又一次自投罗网。

海雅屏住呼吸,一步一步朝那扇打开的门靠近,她像是踩在棉花里,又像是踩在滚烫的木炭上。

房间里有人影在晃动,还有人在说话,很快,几个人一面说着一面从里面出来了。她停下脚步,茫然地看着这些陌生人,这是一对陌生的年轻男女,像是夫妻,见海雅愣愣地站在走廊里,他们也不由呆了一瞬。

“你是……?”又有一个中年男人从屋里跟了出来,见着海雅,他疑惑地招呼,“也是来看房的吗?你是哪位?”

海雅怔怔地看着他们,嘴唇翕动,什么也说不出来。

“等一下,你难道是……”中年男人细细看了她半晌,脸色骤然变了,“你是那位……祝小姐?”

认识她?他是谁?海雅定定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他穿着普通的羽绒服,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虽然两鬓斑白,却眉目俊朗,是个十分儒雅的男人。

凌乱的记忆纷至沓来,她想起这个人——是苏炜的叔叔。

他望着她,表情很复杂,手一会儿放进口袋,一会儿又拿出来,最后只长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你怎么……怎么会来?小炜已经……很多年了。”

已经什么?什么很多年了?海雅还是不说话,白痴一样瞪着他。

苏炜的叔叔又叹息了一声:“进来坐吧,正好,有些东西也可以给你。”

海雅默然跟着他进屋,反射性地四处打量,窗帘都已卸下,家具也几乎都搬空,角落里堆放着捆扎在一处的书刊杂志之类杂物——这不是苏炜的家,她不认识这里,好陌生。

苏炜的叔叔扯过一张椅子,示意她坐,他自己也搬了一只折叠椅,苦笑道:“乱糟糟的,东西都搬空了,没什么喝的,祝小姐别介意。”

海雅忽然开口,声音艰涩而低哑:“这屋子,怎么……”

“本来一直留着,毕竟是小炜的房子。”苏炜的叔叔扶了扶眼镜,声音苦涩,“不过他毕竟已经去了七年,房子空着也没什么用处,人死了,可活着的人还要生活……今年我儿子也要结婚了,手头实在紧张,只能把这套房产出手。你来得巧,再迟些,可能再也遇不到你了。”

说着,他在角落的纸箱里胡乱翻动,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海雅安静地坐在椅子上,黑暗的潮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她一寸寸淹没。她幽幽地问:“苏炜他……已经……真的?”

苏炜的叔叔顿了顿:“是啊……车祸,他当场就去了。当时一直给你打电话,始终关机,也联系不到你,所以这事就……祝小姐你不要想太多,你条件这么好,小炜本来就配不上你。你应该也知道了吧……他背了个诈骗案子,他性子就是这样,从他爸爸去世后,变得特别偏执疯狂。不是他的错,请你不要鄙视他,之前我见他交了你这么好的女朋友,特别开心,一时自私没告诉你真相,也请你不要怪我……不管怎么说,小炜命不好,不过他走了那么多年,你还记着来看看他,我想他在地下知道也会高兴吧。”

他终于从纸箱里翻出一个积满灰尘的牛皮袋,打开,里面有一个黑皮的笔记本,还有一只宝蓝色的戒指盒。

“这两样东西,”他转身把它们送到她面前,“对不起,我翻过……当时在整理他的遗物……我想应该也让你知道,这个戒指,是你的。”

海雅慢慢接过笔记本和戒指盒,慢慢打开那只宝蓝色的盒子,一枚铂金戒指紧紧地放在里面。她捻起那枚戒指,它重得出乎意料,突然就从手指间掉下去,叮叮叮,在地上滚了好远。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