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荒诞混乱的十九岁结束在这里

我不是好人,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好人,

我不是你心里想象的白马王子,如果你没发现,我会瞒你一辈子,

但现在你发现了,我也不会为了你回头是岸。

海雅也愣住了。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中间隔着巨大的垃圾箱,满地污水,臭气横流。肮脏的角落,若不是找他,她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来这种地方,嗅着刺鼻的臭气,听着比这些臭气可怕一万倍的对话。

“操!”苏炜对面的男人一见她,和见了鬼一样,转身一溜烟跑得没影。

海雅盯着他的背影看了片刻,目光又转回到苏炜身上,他正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凝视她,像是有点绝望,还像是带着兴奋。

这不像苏炜,不像永远平静无波深邃不可测的他。站在她面前的,是那天晚上决然离开自己的苏炜,所有锐利的尖刺都张开,再也不屑维持柔和的外表。

她可能从来也没真正认识过他。

要和他说什么?海雅的嘴唇动了动,却发现嗓子干得厉害,好像有一团巨大的东西堵住了喉咙,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我……这几天一直在找你。”她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不认得,干燥平淡,像是机械音,“给你打过很多电话,也发了好多短信,不过你一直关机,家里也没人,我……就找来这里看看,看到了你的车。”

苏炜动了一下,从口袋里取出红色烟盒,她知道,那是苏烟,他最常抽的一种烟。桔色的火光一闪而逝,大团大团的烟雾将他的脸庞遮蔽,叫她看不清他。

这画面曾让她怦然心动。

海雅看着他,在心里打好了无数遍的腹稿,此刻那些话显得无比荒唐可笑,可她无法压抑,不受控制,涨到了极致的气球突然松开一道小口,她的话像气流一样倾泻而出。

“那个……苏炜,我本来找你是想和你说……我还是决定留学,去英国。”话语渐渐变得流畅,不再干涩,“一年回国两次,我会努力打工挣机票钱。我会每个月都给你写信,发照片,视频。我会好好学习,争取早点休完学分,回国找一个好工作,独立起来。我知道你会说,这些在国内读大学也可以做到,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父母对我们的态度,我不想火上浇油,让这件事暂时冷一下是不是更好?请你给我一些信心,请你相信我。”

她近乎麻木地说完,意料之外地顺畅,说完的那个瞬间,心里掠过一个巨大的响声,仿佛是一声冷笑,也仿佛是什么东西狠狠坠落,气球里的气放完了,她整个人也瘪下去,完成了一个任务。

她静静看着站在对面的男人,他们相遇在深雪桔色的冬夜,那时候隔着彼此的,绝不是乱糟糟的垃圾箱。他站在虚伪而华丽的舞台下,代表着她渴望的一切自由与宠爱,他远得让人心碎,她只有不停追逐。

现在他停了下来,站在臭气滔天的垃圾箱后面,她终于也停了下来。

深雪桔色的梦,醒了。

“这些话,现在说起来就显得很荒唐了。”海雅忽然觉得自己在发抖,不由得捏紧双拳,“那个人是老维?你们是一伙的?你一开始接近我,是为了讹诈?”

她并不想要他的答案,答案她已经猜到了,过去那些她没有深想的细节,此刻变得清晰无比。他叔叔为什么会对他那么失望那么愤怒;为什么那天在谭书林的酒吧附近遇到苏炜,他却放弃工作送她回去;为什么一个自己开公司的老板总是那么闲,认识的都是一些社会边缘人士。

开装潢公司的小老板,开SUV的白领小精英,这些都是假的,真实的苏炜崩坏在他父亲死后,他是一个诈骗共犯,有一家用来洗钱的小公司。

病床上谭书林毫无血色的脸划过她的视界,他们叫他“傻×富二代”,背着她,他们又怎么称呼她呢?“傻×小妞”?“无脑女”?“花痴女”?

她竟然比谭书林好不到哪里去。

“我……没什么钱。”海雅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开始发抖,可她无能为力,“我家的情况和你说过的,欠了谭家好多钱,只有个花架子罢了,你……会失望的。”

苏炜将烟尾巴丢在地上,随着烟雾喷出的,还有他沙哑的声音:“海雅。”

他朝她走近一步。

她立即退了一步:“别过来。”

太可笑了,她竟然以为自己坠入爱河,遇到真命天子。他的沉默寡言不是因为内敛,而是在观察她;温柔体贴也不是因为对她心有怜爱,而是装模作样骗取信任。他的戏演得真好,甚至还买了戒指求婚,她就这么当真了。

妈妈说过,她还年轻,不会看人,她还曾对此不屑一顾。错的人竟然是她,她就是太年轻,太愚蠢,完全没有看人的眼光。她遇到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这一切都是精心筹划的骗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