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他的世界里没有阳光

请带着她离开,就像起初那样,带她去另一个星球,

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只要做个过客就好,看着凡间点点星火,

他们永处高峰,永不会下落。

这好像是苏炜第一次到她家来,以前都是海雅去他那边,说起来都是两人单独相处,但感觉却截然不同。

可能这方面男女有别,她觉得把人领到自己住的地方,像是一种精神上的认可和亲密,特别是女孩子,能领一个异性到自家,证明她已经非常信任对方了——虽然她和苏炜交往的顺序有点不太正常。

或许对有些人来说,肉体互相交流过,恋爱就已经圆满,剩下的不是分手,就是面对琐碎磨合的婚姻。可是海雅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与苏炜进行真正的、精神上的亲密,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他们对彼此很多事情还不了解,这种渴望和那晚的疯狂融合在一起,令人时而小心翼翼,时而百无禁忌。

海雅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搬到客厅,连接上网,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电影,不知想起什么,海雅低声问:“苏炜,你以前有喜欢过什么女孩子吗?”

其实这问题就是自寻烦恼,恋爱中的女人心眼真不大,他要是说没有,她只怕不信;他要是说有,她又郁闷。海雅抬头看他,苏炜微微一笑,反问:“你呢?”

她使劲捏他的手:“是我先问的。”

“嗯,问别人问题的人,要先把自己的情况说清楚。”他扣住她乱动的手指。

海雅笑着和他斗了一会儿手指,终于认输似的回答:“好吧——我上初中的时候偷偷喜欢过一个人。他是个好人,心肠特别好,所有人都没看出我生病发烧,就他看出来了,替我做班级大扫除,然后我就喜欢他了。不过他对每个人都这么好,我慢慢就没感觉了,后来……中考后的那个暑假,我遇到了谭书林。”

她对自己能提起这段往事,感到有些不适,倘若是一个人独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自己想起,它盘根错节,影响她的过去、现在、甚至未来。她的人生轨道是因为遇见谭书林,才发生剧烈变化的。

“其实,那时候谭书林还不很坏。”海雅闭了闭眼,“他成绩不好,我讲题给他听,他还会谢谢我。”

说到这里,她苦笑了一下,她的恋爱总是那么畸形而廉价,多是别人对她诚心实意好一些,她就轻而易举心动了,继而又贪婪地索取更多,仿佛要把有生以来缺失的所有真爱都抢来。

苏炜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声说:“从小到大,都是女生暗恋我。”

海雅被他逗得笑了:“有你这么自大的吗?”

他们聊了好久,直到天都黑了。

海雅终于知道了很多苏炜小时候的趣事,比如跟班上同学打架,把人打伤了,家长带着找过来,他爸爸在前面给人道歉,他偷偷往对方的水里撒盐。她也乐于与他诉说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家里的特殊情况,不敢放纵的童年。她还知道苏炜小时候的梦想是做宇航员,飞上宇宙。她也诉说自己的抱负,要做一个同声翻译,为此她没有选择父母希望的工商管理,而是报考了N大英语系。

她和苏炜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关不住的话,像洪水一样,彼此都渴望了解对方,也渴望对方来了解自己。

说到后来,海雅嗓子都哑了,索性整个身体靠在他身上。屋子里已经很暗,只能看清一些家具的轮廓,可她还不想开灯,开灯就像仙女的魔法时间到了,这愉悦飞驰的感觉会烟消云散。

“苏炜,以后我们会结婚吗?”她声音哑哑的,带着一丝慵懒,仿佛这不是一个问题,只是随口说出的一句情话,只是期盼他也用同样浪漫的方式来欺骗她,在这甜蜜的时刻。

他沉默了片刻,虽然没说话,但她还是敏感地察觉到气氛有微妙的改变。

“苏炜?”她不安地抬头,在黑暗里看着他的眼睛。

苏炜垂下眼睫,声音变得低沉:“你是说真的?”

他骤变的态度让海雅感到茫然,她要怎么回答?这只是无心的一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可是,如果她说不是,她有预感一定不会有什么开心事发生。

她张开嘴,愣了半天,竟说不出话。

苏炜也没有说话,他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最微妙的时刻突然响了,不再是单调的滴滴铃声,这铃声还是她给换的,换成张学友的《夕阳醉了》。他先没有接,直到张学友的歌声唱到第三遍,才慢慢取出手机,看了一眼。

屏幕上的名字似乎并不让他感到愉快,僵了一会儿,苏炜才接通,第一句话就是:“有事?”

话筒对面的人说话声音不大,还有些絮叨,啰啰嗦嗦讲了一长串,苏炜不耐烦地打断:“我很好,没事的话,我挂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