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祝海雅今天成立了

海雅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

“我说,我不想联姻了,我有自己想过的日子,你自由了。” 

海雅突然惊醒的时候,天还没亮,屋子里或许是开了空调,温度刚刚好。她整个人趴在苏炜身上,这姿势并不好受,脖子像是要断了似的,她试着稍稍抬头,立即感觉他的手动了,手指埋进她头发里,缓缓摩挲。

“没睡好?”苏炜低声问。

海雅摇摇头:“已经醒了。”

她的耳朵贴在他胸前,屋子里那么安静,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可闻,她的指尖轻轻掠过他漂亮的下巴弧度,心里突如其来有一种满足感,他像是倒映在海面上的月亮,真正的狼是她,对月凄嚎,因为得不到。可现在他就在她身下,在她指尖——海雅忍不住把脸在他赤裸温热的胸前来回蹭,轻轻的,慢慢的,那种晕眩的满足感令人痴迷。

他下巴上新冒出来的胡渣有点硌手,男人真是神奇,刮干净的胡子一夜之间又能长出来。海雅用手指轻轻搓了一会儿,他忽然张嘴一口咬在她手指上,力道很轻,又痒又麻,她一下笑出声,急忙要抽回手指,他松口,在她掌心吻了一下。

“我重不重?”海雅小声问。

她不是那种娇小玲珑的身材,谭书林也好,大学里某些男同学也好,个个都喜欢说好女不过百,好像女孩子体重超过100斤就罪不可赦。可她身高有一米七,最瘦的时候也没下过100斤,这身高腿长的,压在他身上或许滋味并不好受。

苏炜轻轻笑了:“重死了。”

海雅使劲捶了他一拳:“我就不下来。”

“遵命。”

他难得轻松地开玩笑,两只胳膊紧紧环着她,像摩挲一只猫,从头到腰摸过来,伺候得她发出愉悦的叹息声。他的手指顺着她弧度漂亮的脊背一寸寸向上移,最后捏住耳垂,低声笑:“小女王。”

她又捶他一拳:“说的我好像很蛮横一样。”

他将她浓密的长发拨到一旁,在她发烫的脸颊上亲一下,环在她身上的胳膊却渐渐收紧,低头覆上她的唇,在唇间模糊呢喃:“张嘴……”

海雅微启双唇,让他的唇舌大肆侵入,吻得激烈而诱惑。他滚烫的手掌一路揉抚,最后轻轻落在她犹有些发疼的腿间,海雅从鼻腔里发出颤抖的呻吟,身体不由自主蜷缩起来,呼吸的节奏再次变乱。

食髓知味,这蜜糖般的甜美,倘若可以持续一辈子,那该多好。

这里没有欠债联姻,没有父母失望乞求的目光,也没有谭书林——她已经把这些都抛下了。一辈子又是多长?最好像今天到明天那么短的时间,不必白头到老,在他们最年轻最美丽的时候便逝去,这样真好。

海雅一去就是两天没回家,杨小莹没好意思给她打电话,其实就是想联络也联络不上,她手机一直在关机。海雅这个人,平时像个温柔的淑女,可某些方面却出奇地离经叛道胆子大,这点杨小莹也自叹不如。

事实上,她也没心思去管海雅的事,今天她跟小陈在电话里又吵了一架,近来他们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矛盾无非还是那些老问题:她执意独立自主,为了打工可以牺牲见面时间,他责怪她根本没有真心,嫌弃自己是穷光蛋。

同一个问题吵了几个月,是谁都头大,某些时候,你越希望维持两方面的平衡,反而越做不好。

杨小莹打开楼下信箱拿订购的杂志,杂志下面压了四五封信,全都是海雅老家寄来的,她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一天两封信这样狂寄。

电梯依然挂着正在修理的牌子,都修了三天还没修好。她只好徒步上楼,刚上一层,就见楼梯道那边黑乎乎坐着个男人,杨小莹吓一跳,急忙避让着绕过去,走了几步再回头看,这人有点眼熟,修眉俊目,是个长得非常清爽俊俏的年轻人,她啊了一声,回去打招呼:“是你啊!来找海雅?”

这人是海雅的邻居吧?叫谭什么来着的?

谭书林犹豫着点点头,他对非美女的脸从来没有任何记忆力,隐约记得海雅有个室友,他直接问:“祝海雅人呢?”

杨小莹想了想:“她还没回来。”

谭书林不耐烦地皱眉:“什么时候回来?她为什么一直不开机?”

他问得很不客气,也没什么礼貌,杨小莹对他瞬间没了好感,冷冷回答:“我不知道。”

说完转身就走,一直上了五楼,再往下看看,他还站在那里发愣,一付满肚子闷气只等发泄的模样。这么不懂事,怪不得海雅避之不及,杨小莹摇头进屋,懒得理他。

刚关上门,听见屋里有动静,杨小莹有点吃惊,探头一看,海雅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坐沙发上玩电脑。

“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杨小莹觉得不可思议,“你邻居在楼下找你呢,没看见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