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秒也不能分离的挚爱

他和她没有未来,可是,他那里有她想要的东西,

一秒钟也好,几年也好,像毒品一样令她放松,

那就足够了。

海雅突如其来感到一阵恐慌,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死死抱住救生木,还未庆幸多久,这块木头却突然变成活的,挣扎着想要离开自己。

原来已经有半年了,从那个乌烟瘴气的KTV开始,时间过得那么快,一切都好像才发生。

她在黑暗里与他对视,想从他眼里找出一些熟悉的可以让人安心的东西,可是太暗了,什么也看不清——或许他也只是说一句没头没脑的玩笑话,吓吓她。

海雅伸出手,想摸摸他的脸,才伸到一半就被捉住,轻轻推开。

“苏炜。”她不解地望着他。

他沉默了很久,低声说:“你是清醒的吗?自己到底是和谁交往,确定自己没有做错事?”

她勉强笑:“你说什么……”

“不,”他打断她的话,“我是说,你直到现在都不清醒。”

海雅觉得浑身阵阵发冷,慢慢坐直身体,本能地抱着膝盖蜷缩起来,出了一会儿神,才喃喃:“……是我做错什么了?”

苏炜轻轻笑了,下床走到窗边,点了一根烟。

“你喝醉了之后,不停地给你父母还有那小子道歉……看起来,有关你们的关系,你上次没有和我说真话。”他声音很低,“在梦里才会说真话?既然做了会后悔,起先就别做。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海雅只觉腔子里的心在往下落,她抱紧膝盖,艰难地开口:“苏炜,我……”

她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自己的事,说出来会如何?她根本不是什么天真烂漫的富家小姐,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每次她想要忘记,总有人会提醒她认清自己的身份,还有那个无法逃避的未来,她活得自卑又无力。

他现在又在做什么?逼她坦白?逼着她看清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肚子里谋算着什么卑鄙的心思?她根本没有想过与他的未来,只是借用他来打发自己的空虚与无助而已。

总有一天,她一定会离开他,他是她构造出来麻痹自己的一个瑰丽的梦境,她渴望他毫无保留的爱怜与体贴,不停地索取,可等到了最后的时刻,她会亲手砸碎它,无论有多么不情愿。

他在逼她,逼她做选择吗?对,他包容过她一次两次,但不可能永远包容她,她践踏了他的尊严,他是要报复她。

这个夜,这个人,突然变得很陌生,甚至让她本能地排斥。

“现在清醒了吗?”他吐出一口烟,“明白我是什么人了?海雅,我不是王子,这里也没有童话故事。我是个活在现实里的男人,你把我当什么?想要我给你什么?陪你上床够不够?”

海雅飞快从床上爬起来,穿了鞋拔腿就走。她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似乎又会被逼迫面对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她一直回避的、不肯面对的那些东西。

她认识的苏炜不是这样的,他应当神秘又温柔,体贴又强大,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降临的盖世英雄,给予一切她想要的,就像上次,他无条件地包容她,体贴地什么都不问,只需要陪着她。

不让她去多想那些真相,不让她面对自己的卑鄙,也不需要她考虑自己是不是错了。

推开大门,等不及电梯,她直接顺着楼道快步而下。他没有追,没有问,好像连头也没回。

她说不清自己到底害怕什么,怕他?还是怕自己?

她内心深处始终恐慌着,惶惶不安,明知未来是既定的,却又心存侥幸,如果不能逃避,那便末日狂欢。在酒吧里趁着酒醉跟谭书林大闹一场,获得的快感只有瞬间,其后她又陷入深深的恐惧里——他会不会去爸妈那里告状?如果他们知道了,肯定会对她感到失望吧?会不会讨厌她?是不是要后悔收养她?

这样真的好累,她觉得自己濒临崩溃。

这世上每一份给她的爱,都需要她小心翼翼地捧着,不能恣意,不能大意,否则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海雅骤然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又茫然地打量四周,这里是苏炜家小区外的一个市民广场,许多民工与无家可归的人只在地上铺张报纸,就这么睡着,四下里漆黑安静,一辆车也没有。

手机显示时间是凌晨四点,她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广场边缘,无处可去。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最糟糕的那个时期,她做什么都不成功,像个风箱里的老鼠,只有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海雅像一抹游魂,不知不觉重新回到苏炜的家门口,房门还开着,她站在那里好像白痴,不敢进去,也不敢离开,盯着门上的把手怔怔出神,这世上唯一的避风港也要将她抛弃。

屋里忽然传出一阵脚步声,紧跟着门猛然被人推开,苏炜手里掐着香烟,静静看着她。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