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笑一笑,别那么难过

这不可一世恶劣不堪的二世祖,也不过如此。

她抓着包朝他脸上狠狠一抽,像奥特曼打小怪兽似的,

要真能把他打得从这地球上消失该多好!

三天后,一个突兀的电话打断了海雅的美梦,她迷迷糊糊地翻开,见来电人是谭书林,二话不说就掐了,没一会儿他又发了条短信:「祝海雅,急事!接电话!」

海雅痛苦地揉着发胀的脑袋,接通手机,他的声音闷闷地响起:“你在干什么?居然掐我电话!”

她想起这可恶的人把自己丢在荒郊野外,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即冷冷说道:“凌晨五点半,你知道什么叫礼貌吗?”

出乎意料,本以为他要跟以前一样破口大骂几句,谁知他停了半天居然结结巴巴地道歉:“是吗?那、那不好意思了!”

海雅顿时睡意全无,先把手机放下来仔细看了看,没错确实是谭书林的来电,她还不敢相信似的,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靠!你故意的吗?!”谭书林的声音很明显在压抑怒火,“那好,你他妈听好!老子说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啊!”

海雅张大嘴,愣了半天:“你怎么了?发烧了?”

“你他妈……”电话那头的谭书林再一次强行掐断自己的粗话,喘了一会儿,才急匆匆地说:“我这边、我有点事,现在警察局,你能过来一趟吗?”

警察局?!海雅吓了一跳,难道这无法无天的小霸王终于开始杀人放火了?!

“出什么事了?”她从床上坐起来,有些无措,“我马上通知沈阿姨!”

“别!别!”谭书林连连大吼,急得冒火,“不要告诉他们!只要你来就可以了!”

海雅皱起眉头:“那你先告诉我到底什么事。”

在谭书林少见的结巴中,她终于了解了经过,昨天谭书林在娱乐场所大概跟一群人起了争执,被人狠狠揍了一顿,开始还没啥,睡了一觉起来不知怎么的觉得头晕,吐了好几次。他以为被揍出毛病了,吓得赶紧去医院,医生查出他这个是由于打架斗殴造成的伤势,当然要问原因,他不肯说,大概态度也很不好,医生就通知了警察,于是他就被带走了。平时不可一世的二世祖遇到这种事也傻眼,赶紧给老维和女朋友打电话,结果他们一个忙,一个关机,他又不好意思叫同学知道,只能来找海雅。

海雅简直哭笑不得:“我看还是告诉你父母稳妥点。”

她不想莫名其妙惹上麻烦,万一这事叫沈阿姨他们知道了,谭书林是他们儿子自然不会被说什么,可海雅就会被当做共犯,到时候爸爸妈妈又要责备她了。

谭书林气急败坏,但此刻有求于她,只能忍气吞声,结结巴巴地哀求:“算我拜托你,不要告诉我家人。还有,你、你来一趟,就当是帮我,我会记得你这份人情。”

这无法无天的霸王如此跌软,海雅反而不好拒绝了,何况两家人的交情还在,她只好换了衣服去一趟警局,刚进门就见谭书林垂着头,整个人蔫蔫的坐在桌子那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贴了块纱布。一个警察同志坐在对面录笔录,连声问:“地点,时间,和谁打架?你别光发呆!”

海雅慢慢走过去,谭书林见着她两眼立即就亮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后面突然有个人叫她:“咦?这是祝老师吧?”

她愕然转身,就见家教学生小悦她爸从里面出来,客气地招呼自己,她赶紧点头:“叔叔好,我来……呃,来看一个朋友。”

小悦爸看看谭书林,了然颔首:“哦……你朋友可能参与了流氓团体斗殴,在做笔录呢。”

他可能见多了这种人,走过去拍拍谭书林肩膀:“有什么说什么,说完就能走。”

谭书林特警惕,闷声说:“要记档的吧?反证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被人打了一顿。”

原来他是担心记档,怪不得这么老实。

报应啊,这就是报应!海雅第二次为自己恶毒的心肠默哀一下。

可能是不想刁难女儿的家庭教师,小悦她爸过来亲自做的笔录,随便问了几下就放人了,也没记档,送他们出门的时候拍着谭书林的肩膀语重心长:“年轻人,做事不要冲动,命是自己的,丢了就没了。”

谭书林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鬼地方,拽着海雅的袖子埋头朝前猛走,一直走到地铁站门口,才一把松开,龇牙咧嘴地揉着脸上的伤口,估计疼得不轻。

“没事了吧?”海雅掸掸袖子,“那我回去了。”

谭书林犹豫了一下,叫住她:“那什么……祝海雅,谢谢你啊。”

她干笑:“没什么,你自己下次注意点。”

眼看她转身毫不犹豫就要进地铁,谭书林一个没忍住,又叫她:“那……总要谢你一下,我请你吃饭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