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开始一个深雪桔色的梦

“祝海雅。”火哥用一种缓慢的速度念她的名字,“我在等你。”

不知道该不该托这桩囧事的福,第二天醒过来的海雅除了情绪低落一点,被撞的脑袋倒是没有半点异常了。

人生就是由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插曲组合而成,所以,祝海雅,你要淡定。

在镜子前安慰了自己一番,海雅提起精神,继续去KTV上班。

或许是昨天她冷静的表现叫人意外,没有哭闹,也没有发火,老张和其他同事们看她的眼神反倒有了一丝欣赏,老张甚至抽空过来跟她说了几句话:“妹子,看你柔柔弱弱的,胆子挺大,我喜欢!”

海雅只有干笑两声。

到了晚上,KTV的客流量骤然增多,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海雅刚送完一批客人进包厢,前台又按铃叫她下去接待来客,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下楼,便见三四个年轻男女正在大厅里大声说笑,她敬业地迎上去:“欢迎光临乐来KTV……”

话说到一半卡住了,新来的两男两女客人里,谭书林赫然身处其中,胳膊还揽着一个漂亮女孩,还是上次在地下商业街遇到的那位,这花心大少罕见地没有换新女友。

谭书林一看见她,表情简直千变万化。先是不可思议,眼睛瞪得溜圆,紧跟着像是警觉似的盯着她上下打量,发现她身上穿的是乐来KTV的制服,那表情又变成了滑稽和讥诮。

“靠!”他歪着脑袋笑,“你家已经穷到要你来这种地方工作了?”

海雅假装没听见,勉力维持笑容,声音清晰地再说一遍:“欢迎光临乐来KTV,客人请先去前台登记一下。”

谭书林瞅着她只是笑,海雅目不斜视,用手势示意他们朝前台走:“客人请去前台登记一下。”

一行人里另外一个男生也说:“先去登记啦!”

海雅带着他们领了一个包间,再领上楼,谭书林看着她还是一个劲不可思议地笑,笑得她心神不宁。

记得上次妈妈给她电话,说沈阿姨因为生谭书林的气,所以停了他的零用钱,不过眼下看他大手大脚的模样,光最贵的啤酒就点了一打,想来沈阿姨也不过是一句气话,甚至只是说给妈妈他们听一下而已。仔细想想,她儿子在这件事上头根本就没什么错,又是一个人孤身在外求学,做妈妈的疼还来不及,怎可能把他逼到绝境?

谭书林好像专门跟她作对,全场就他们那个包间事情多,一会儿是开酒,一会儿是话筒出问题,海雅在外面简直站不了五分钟,陀螺似的一会儿被迫进去转一次。没一会儿那一打啤酒就被消灭掉,谭书林又叫了一打。

海雅把啤酒送进包间,谭书林正揽着那女孩,两人只用一个话筒,在唱《广岛之恋》,屋子里香烟酒气熏得人脑壳子疼,喝完的那些啤酒瓶就随便丢在地上,她弯腰把酒瓶收拾好,顺便替他们又开了四瓶啤酒。

一张百元大钞被丢在她手边,海雅顿了顿,面无表情地抬头,谭书林大约是醉了,满身酒气,脸冲着她笑,嘴对着话筒说:“服务得不错!小费!哈哈!”

海雅抿着唇,飞快捏起那张钱,一言不发地退出去。

她死死捏着那张钞票,虽然刚才被他显而易见的侮辱给气得红了眼,但现在细细想来,气愤之余,她又有些好笑。她已经摸索着自己走了很远的路,谭书林却还在原地不动,像个被宠坏的小孩,用自以为是的方法对待任何他不喜欢的人。

两打啤酒下去,谭书林叫唤她的次数终于少了,海雅抽空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忽然眼角余光瞅见对面男洗手间的门没关,里面有个眼熟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想了想,索性抱着胳膊在门口等,没过几分钟,谭书林就从里面出来了,海雅抬手一拦:“谭书林。”

他吓一跳,抬头看看门上的标志,脸上一阵绿一阵红,大吼:“靠!这里是男厕所啊!”

海雅不为所动,把他刚才给的一百元递过去:“钱还给你,我不要。”

他半醉地笑了:“你不是穷到来这边捞钱吗?我帮你一把,你应当感激我。”

“我不是捞钱,只是出来历练。”她忍耐地看着他,把钱举高,“钱也不是拿来给你乱丢的,拿走。”

谭书林哈哈大笑:“你在我面前装什么?”

海雅有点不耐烦:“我还要工作,拿走你的钱!”

谭书林或许是醉了,或许是因为没被海雅用这种不耐烦的表情面对过,先愣了一下,紧跟着却开始恼羞成怒:“给你脸不要脸!什么历练?外面做家教什么的多着呢!你非要来这种娱乐场所历练?我不说你还得意了,谁知道你私地下做什么乱七八糟的工作!”

海雅被他的口不择言惊怒了,不自觉提高音量:“你少乱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