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十七快步行走,躲避经过的狱警和军人,路上的狱警跟十七打招呼,十七点头敷衍。他走进交班室,从墙上取了一把车钥匙,随后跑向一辆囚车,坐进驾驶位,囚车开动,十七驾着车向大门驶去。

金海办公室,军官繁忙地安排工作,王伟民等不住了,上前拍了一下陶军官的肩膀,说:“老陶,就五分钟,我们的同志还在下面车里等。”陶军官也很焦急:“到外面等我,马上,每个囚犯的情况都得反复核实,听狱警的也要看原始入狱记录……”

几个战士又围上来,陶军官歉意地跟王伟民点点头,跟战士们吩咐:“你把这几个重刑犯,杀人放火的,重新登记一下,这些是表现好的,犯罪轻的……”

王伟民急得团团转,但又无计可施,看着一堆人在屋里,他索性开门退了出去。

囚车停在监狱大门口,二勇和解放军士兵站在一起。二勇见十七开着车,问他:“你去哪儿?”

十七坐在驾驶室里,镇定地说:“三哥的事儿,田丹刚出去,我跟她一块儿。”

“上面知道吗?”

“就上面说的。”十七回答。

“行嘞。”说完二勇打开大门,囚车开出去。

金海办公室门外,王伟民焦虑地等在门口,陶军官走出来看见王伟民问:“这么急?”

“乱哄哄的,抓错人了。”

“就让你同事进去看的那个?”陶军官问。

“对,我带走。”

陶军官翻看记录,说:“报过来他是当街杀人,破坏部队进城。”

“当街杀了一个国民党保密局的潜逃特务,保护部队进城。”王伟民解释道。

陶军官点了点头,拍了拍王伟民的肩膀:“放心,我让他们核实,不会冤枉。”

“放心是放心,人我先带走。”

陶军官很有原则地拒绝了他,王伟民急了,嚷嚷道:“我的同事田丹二十天前进城的,是和谈最不明朗的时候,她父亲是田怀中。”

军官恍然道:“田先生,听说过。”

“下火车站就被保密局特务杀了,田丹在这个监狱里关着,要不是徐天,她也死了。徐天的父亲和大哥,这个监狱的狱长金海,为我们的事业都付出了生命,他们是普通的北平人,我们进入这个城市不就是要让他们安心吗!”

陶军官有些动容:“徐天在街上杀的是什么人?”

“保密局潜反特务头子铁林,昨天晚上城工部的抓捕名单上就有他,跑了,是徐天抓回来的。”

“你能证徐天杀的不是平民?”

王伟民笃定:“我保证。”

陶军官依然为难:“保证没有用,要有证据。”

“什么样的证据?”王伟民觉得自己有理说不清。

“证明徐天杀的人是潜伏敌特。”

“铁林是敌特,徐天是北平警察。”王伟民忍不住向陶军官大吼。

陶军官又拍了拍王伟民,让他息怒:“你替他作担保?”

王伟民一字一句地说:“我用党性担保。”

田丹把吉普车停在了柳如丝住处的大门口,下车推门进去,但因身体失血过多,动作显得有些迟缓。

她先进入客厅,扫视了一圈,跟昨晚她来看的时候一样,应该没有别人来过。她将屋里分成几个区域,细细地搜查。突然,她在沙发下看到一张纸,田丹走到沙发旁,艰难俯身捡起来,发现那正是徐天提到的委任状,沙发下还有一把小左轮手枪,她也拣起来揣入了外衣兜里。田丹看着委任状上的字,心中的焦灼稍减。

十七也在门口停好了囚车,他拿出玻璃瓶还有一块毛巾,手哆嗦着往毛巾上倒乙醚,受伤的手不方便,乙醚没倒出来多少,全都撒在了车地板上,流入缝隙。

监狱里,华子带着王伟民和两名便衣走向关徐天的牢房,老远就听见了哐哐的撞门声,几人对视一眼,感到大事不妙,大步往牢房跑。徐天正用身体使劲撞牢房门,见华子跑近,疯狂大喊:“华子!来人!快去救田丹!”

华子听见后惊慌地掏钥匙,却发现钥匙眼堵了,着急地向徐天喊:“三哥!”

“十七找田丹去了,他就是小红袄!门打开!”徐天的情绪已经失控了,双眼通红。华子见状心更急了,可是钥匙断在锁眼里了。

“打坏!”王伟民大喊,接收监狱第一天就打坏监锁?拿枪的年轻士兵看着王伟民有些迟疑,但王伟民态度强硬:“我命令你!”士兵端起枪冲监狱的门锁射击,监门被打开了,华子和王伟民奔了进去。

巷子里空无一人,十七拿着毛巾蹲在门边。也许是嫌等得太久,他还拿起毛巾自己嗅了嗅。就在此刻,田丹拿着铁林的委任状走出来。她有些眩晕,扶墙站了一会儿。等她再抬头时,看到巷子另一头停着一辆囚车,然后她就见到了近在咫尺的十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