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大缨子坐在徐家的大门门槛上看头顶斑斓的夜空。燕三坐在旁边看她,大缨子不时地耸一下胸,燕三忍不住问:“你那里头……装的什么呀?”

大缨子奇怪地看着燕三说:“你说呢?”

“不是,你老这么,这么托……”燕三比划着模仿她的动作,“没见你在意这儿啊!”

大缨子没好气地说:“把眼睛挪开,你是要娶我做媳妇儿吗?”

燕三缩了缩脖子,讪讪地说:“我是这么想的。”

大缨子认真地看着燕三:“你知道我什么人吗?”

“你什么人呀?说来听听。”燕三乐了,反问她。

“当初铁林把我休了,我跟我哥说了一句话,这辈子我都不嫁了。”

“啊?”燕三的笑凝固在脸上。大缨子补充道:“再嫁除非铁林死了。”

照明弹失去光亮,大门口的红灯笼也被撤了,周围又黑下去,燕三无从分辨大缨子的神色,他讷讷地问:“那金爷说什么呀?”

“我哥说,‘不嫁就不嫁吧,别咒我兄弟’,所以你要是娶我的话,我就得把铁林给杀了,跟我哥说过的话得算话。”

燕三愣了半晌才说:“你一女的杀来杀去的,铁林不死咱俩就没戏,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杀人犯法,再说金爷都不在了……”

大缨子急了,挺着胸瞪着眼问燕三:“是男人吗你?我哥叫人拿枪打了,又没让你报仇,我自个儿的前夫自个儿来,你还不乐意了。”

燕三一时语塞,徐天从院里出来,看着俩人的背影,奇怪地问:“你们俩干什么呢?”

大缨子猛地起身,还不忘护着胸,她心事重重地走回屋里,徐天狐疑地回头看她,也在门槛上坐下来。

燕三看大缨子进了屋,小声问:“天哥,您是不是要杀铁二哥。”

徐天点了点头没说话,燕三叹了口气。

王伟民开车在黑夜里疾驰,田丹坐在副驾驶。王伟民看着田丹苍白的脸说:“你身体顶得住吗?”

田丹没回答,她看着窗外的漆黑说:“等天一亮,就是新的开始了。”

柳如丝的小楼,未栓的院门被人小心地推开。铁林拉着关宝慧进来,然后反身拴上院门。铁林小声嘱咐关宝慧站在原地别动,他一人走进小楼,关宝慧木然地在院子里站着,看一层二层的灯都开亮。

铁林提着枪,重新出现在楼门口,兴奋地朝关宝慧招手:“没人,都走了。来宝慧,谁也不会找这儿来。”

关宝慧转身准备去开院门,铁林在身后说:“宝慧,你要是走就白折腾了。”

关宝慧转过身子,看着铁林手里的枪说:“这地方我不想待。”

铁林将枪背在身后:“街上待不住,天亮再走。”

关宝慧慢慢走进去,铁林进屋径直打开酒柜,他握着左轮手枪,拔了一瓶洋酒的塞子直接仰脖喝,喝完了冲着关宝慧拍沙发,示意她过来坐。他一脸满足地窝在沙发里发出喟叹:“这沙发特别舒服。”

关宝慧忐忑地坐下,铁林将酒递给关宝慧:“喝不喝?特别贵。”

关宝慧瞟了一眼,说:“……我没酒量。”

铁林笑着看她,说:“你酒量比我大多了。”

关宝慧抬头直勾勾地看着铁林,说:“铁林,你连我都要杀?”

铁林一愣:“说什么呢?你是我媳妇。”

“那你拿着枪干啥,这里也没别人。”

“怕你走。”

“我要走你就杀我吗?”

铁林半晌没说话,想了想,说:“杀我自己。”

关宝慧抓过酒瓶:“给我,横竖都是死。”

“没准儿,到了南边就是功臣。”说完,铁林将委任状从怀里拿出来,“少将,太太平平几辈子能做上?就得搏命。”

关宝慧喝了一大口酒,皱着眉头很痛苦。

铁林笑着说:“啥滋味?”

“苦。”

铁林接过瓶子灌自己:“心里不想着苦,就不苦。”

关宝慧又抢过瓶子,喝了一大口:“给我,喝大了就不苦了。”

铁林看着宝慧制止着说:“哎,少喝点。”

“那还有,自己再开一瓶。”

铁林起身过去拿酒,背对着关宝慧说:“宝慧,我这辈子最值的就是娶你做媳妇。”

关宝慧已经有点醉了,她红着脸问:“我哪儿好?”

铁林转身看着关宝慧的背影,扬了个笑:“哪儿都好。”

关宝慧没看到,她胳膊撑在扶手上,手撑着头:“你这辈子最不值的,就是娶我当媳妇。”

“胡扯。”

“胡不胡扯,天亮就知道了。”

铁林坐回她身边喝新开的酒:“天亮人一多,他们就不好找,我们再换身儿衣服。”

“哪有衣服?”

“楼上柳如丝的衣服多得是,随便哪件你穿着肯定好看。”

“惦记柳如丝多久了?”关宝慧不是真吃醋,只是酒精让她放松,恍惚间似乎回到了一个月前,甚至一年前,她还是那个爱吃醋的关宝慧,面前的仍是那个永远都怂着的铁林。铁林笑了,他觉得关宝慧还是那么傻:“说衣服呢,谁惦记她?”这样的关宝慧让铁林安心,让铁林踏实,信号弹不存在了,少将也不存在了,能回到过去真好啊,哪怕只是一瞬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