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小阳坡上,燕三和大缨子在收拾简易帐篷,刀美兰心事重重地叠着几件大衣。徐天站在坡上,看着祥子上气不接下气地从坡下跑上来,脸上还带着汗。徐天似乎已在祥子的急迫中看到了结果,立刻迎上去:“说。”祥子看了刀美兰那边一眼,徐天着急地催促着。祥子低声说:“都在胭脂胡同清吟小班,顾舍。”

“多少人?”

“多少人还是没看着,但听到里面有铁林的声音了。”

徐天深吸一口气,冷冽的空气突然沉进肺里,引得徐天一阵咳嗽。夕阳将沉,有两颗信号弹在某处城墙升起,仿佛烟花一样,照亮小半个天空。徐天缓过来,涨红了脸,说:“没你们的事儿,都回家歇着吧。”

祥子忐忑地看着徐天,徐天朝他挥了挥手,说:“我自己跟田丹说去,放心吧。”

城工部便衣在各个胡同里穿行,胡同里全然是过年的气氛,门上都有年画,有人还在互相拱手拜年。小孩子们仰头看看天上的信号弹,低头继续放自己的鞭炮。燕三、大缨子、刀美兰分别上了人力车,徐天也上了一辆。

田丹从胡同里出来,她盯着对街的两个人,是那两个出门采买的特务。他们的大衣凸着,手里拎着刚买的东西,她身后的城工部便衣正要上前,田丹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于是两个便衣悄悄跟上去。

四辆人力车拉着燕三、大缨子、刀美兰和徐天在街上跑。

徐天突然跟刀美兰说:“刀姨,我去买点吃的喝的。”说完徐天跳下人力车,拉着他的张子吓了一跳,祥子也把车停下来。

“家里都有。”刀美兰担心地看着徐天。

徐天朝她笑了笑,说:“想自己走走,好多天没在街上逛了。”

燕三赶忙说:“我陪您一块儿。”

徐天不悦地瞪了燕三一眼,说:“让你陪了吗?”说完,徐天独自沿街往前走。祥子担心地看着徐天的背影喊:“少爷……”

徐天转头朝祥子挥了挥手:“拉到珠市口都回家吧,大过年的别跟着我了,刀姨多做几个菜,我带瓶酒回来。”

“等你啊。”刀美兰不放心地喊。

徐天没回头,混入街市当中。

走在胡同里的两个特务察觉到被人跟踪,他们从街面上的橱窗玻璃,分辨后面跟上来的城工部便衣。铁林推开卧室的门,见关宝慧愁眉苦脸地还坐在床沿上,他坐到关宝慧身边柔声安慰:“还生气呢?”

关宝慧焦虑地看向铁林,哀求着:“铁林,咱们走吧。”

“都跟你说了,怎么走?”

“别管下面那帮人了,就咱俩走。”

铁林怔着,关宝慧着急地说:“你没出息,都是假的,少将就是一张纸而已,国民党让你去找死呢!”

铁林心里怎能不明白,只是苦苦支撑着颜面不肯承认:“你懂啥?”

“他们给你派飞机吗?”关宝慧看着铁林的眼睛问。

“派呀,同舟共济,刚才说的。”

关宝慧见铁林还执迷不悟,终于说出口:“刚才我看见祥子了。”

“祥子?”铁林皱起眉头,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车行的,肯定是徐天让他们找你呢。”

“什么时候?”铁林更紧张了。

“就刚才在门口,你叫我回来的时候。”

铁林脑子迅速转动:“他听见我说话了?”

关宝慧慢慢地点头,铁林仍强装镇定:“几个臭拉车的,我不怕他,让他来,看谁弄死谁,那你刚才怎么不喊我!”

“喊啥?再把祥子拉进来弄死吗?还要造多少孽!”关宝慧说着,又心急地要哭起来。

“关宝慧你哪儿头的?你要害死我!”铁林心如火焚,开始在屋中踱步。

“跟下面那帮人在一起,早晚的事,你是自己害自己。”关宝慧哭着喊道。

“还能去哪儿啊,你说说。”铁林的心思终于松动了,他愁苦地看着关宝慧。关宝慧站起来拉着他的手,哀求道:“只要你这狗屁少将不当了,不要再做缺德事,跟你去哪儿都行。”

胡同里的两个特务开始分头走,他们扔了买的东西,手伸入大衣。田丹见状喊下令抓捕,城工部便衣分两组向特务逼去。

徐天检查着兜里的旧枪,也匆匆往胭脂胡同赶去。

铁林从顾舍的楼梯下来,两个特务立在大门口。铁林神色如常地对他们说:“你们俩进去吧,甭跟这儿站着了。”两个特务听后进入一层大房,铁林去将一层大房的门掩上,抬头看着二层。关宝慧拎着一堆东西慌张又小心地从楼梯下来。

“还带这么多东西?”铁林压低了声音,然后将大门拉开一条缝,又停下来,返身往楼梯走去。关宝慧紧张地看铁林问:“你干啥?”

“没拿委任状。”铁林小声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