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铁林站在自己办公室窗前,看着下面二勇正领着大缨子穿过院子。铁林转身,摊开桌上金海那幅画。华子提着空餐盒进入门禁区,二勇正好送大缨子进来。

二勇说:“华哥,二哥让把缨子送楼上。”

华子放下餐盒,跟二勇说:“我带上去,你叫十七,老大有事儿。”

大缨子跟着华子边走边着急地问:“我哥人在哪儿?”

“里面特号。”华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缨子,只能公事公办地说。

“我不见铁林,哥和徐叔被关在一块儿吗?”大缨子问。

“谁?”

“徐叔,徐天爸。”

华子忖了忖,摇头说:“没在狱里。”

大缨子听完不高兴了,提高嗓门问:“蒙谁呢?徐天说在这儿,不然能去哪?”

华子打开侧门,说:“您先上楼,火气别这么大。”

大缨子哼了一声:“跟我哥这么多年,一群白眼狼。”

说完,大缨子进入侧门。

铁林在办公室里呆呆地看着沈世昌留下的那幅画。特务推开门,门外站着大缨子和华子。铁林冲大缨子招了招手,示意她坐下,华子跟着也走进来。

铁林瞥了一眼华子:“没让你进来。”

“我拿茶叶。”华子说。

铁林困惑道:“茶叶?”

华子熟门熟路地拉开抽屉,拿到茶叶和杯子,铁林见状更奇怪:“干吗?”

“你大哥,我老大想喝茶。”华子梗着脖子回答,见铁林愣了愣,华子又故意补了一句:“行吗?”

“行。”铁林磨着牙答应,华子拿着茶叶和杯子去暖水瓶那边,打开塞子试水温。铁林站在一旁不耐烦地看着,没好气地说:“还干吗呢?”

“老大说水要烫。”

“左边,新灌的。”铁林没好气地说。

华子听完提着水瓶出去,铁林调整了下呼吸,让自己平和下来,然后卷起画轴坐到椅子里,目光回到大缨子身上。大缨子打量着铁林,不屑地说:“倒挺有样儿,我哥的椅子你坐上了。”

“这儿你来过吗?”铁林压着火气问。

“来过。”

“拿的什么?”

“给我哥的。”

“按规矩,东西进狱里都得先验验。”

大缨子将包袱放到桌上,说:“验吧。”

铁林没动包袱,掀起眼皮看她问:“你跟燕三真处了?”

大缨子翻了个白眼说:“碍着你什么事?”

铁林被挤兑了,但还是挤出笑脸说:“替你高兴,真的……缨子,咱俩好歹一起过过日子,他们不理解我,你能理解我吗?”

大缨子轻蔑地看了眼铁林,心里已经骂他无数遍了,问:“打算关我哥到什么时候?”

“徐天刚找过我,一会儿就去跟大哥商量。”

“还有啥好商量的。”大缨子心急地喊道。

“男人的事儿你不懂。世道要变,本来大家要走,现在都不走了。大哥先跟沈先生一头,后来跟田丹一头,不就是为共产党来了以后有好日子过?我也是人,也要挣巴,咱俩是分了,要还一块儿过日子你怎么想?”

大缨子哼了一声:“咱俩没在一块儿,问不着我,自己去问关宝慧怎么想。”

铁林看大缨子趾高气昂的态度,心中不悦,回想自己从没在她眼里抬起过头,便忍不住回击道:“我一直就屁都不是,谁都看不上,关宝慧不嫌弃,我终于出头了还用问她怎么想?”

“你这也叫出头?”大缨子撇着嘴,一脸嫌恶地看着铁林。

“不叫出头吗?搁从前你们什么时候求过我?”铁林直视大缨子。

大缨子张了张嘴,本想骂回去,但想想还在狱中的金海,把火气压下去露出笑脸,忍着恶心说:“……让我哥回吧。”

“能不能回,得看大哥自己怎么想,你求没用。”

铁林回绝得没有余地,像是出了口恶气。大缨子不悦地看着铁林,调整了下呼吸,生怕刚才的努力白费了,又压着火问:“徐叔总能回吧?”

铁林心里打鼓,看着大缨子,但还是强装镇定道:“回不了。”

“那让我见见徐叔和哥。”大缨子终于憋不住提高了嗓门。

“见不了。”

大缨子运着气,她看起来想把桌子给掀了,铁林不落下风地瞪着她。

金海把热茶沏上,吹开茶叶沫喝了一口,心满意足。华子告诉金海,大缨子这会儿正在楼上办公室,金海愣了愣,低声说:“真让你办件事,狱外头的事,办完就算帮了我,心里也别拧了。”

华子看着金海,一时没吭声。

“知道不能放我,我从前也是这么教你们的。”金海看着华子,宽慰地笑了笑,“当的就是看人的差,四年了八青不也是关着?规矩不是说着玩儿的。”

华子更加内疚,忙问:“狱外头什么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