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七姨太两手死死地合握着一个手雷,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徐天心满意足地将最后一个汤圆塞进嘴里。门口拥着四个便衣军人,想闯又不敢闯,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发抖的七姨太。徐天问七姨太:“还有吗?再给我来一碗。”七姨太紧张地点着头,一个便衣军人又端上一碗,徐天吃得肆意。

司法处楼前,长根在车里看着刀美兰和大缨子两人腿软气喘地跑了进去。长根在后面下了车,和便衣军人走进司法处大楼。司法处冷库门口,一个科长模样的人在询问下属:“冷库锁有谁会撬?偷什么也没听说过偷尸体的。”

“昨天是保梁当班。”下属回答。

“保梁怎么说?”

“没见到人。”

刀美兰和大缨子跑着进来,科长问两人女人干什么的,大缨子说来领人,刀美兰补充道:“昨天来过,签字了。”

“冷库的尸体?”科员问。

“是。”美兰回答。

“柜号?”

“不记得。”

科员翻册子:“家属什么名字?”

“刀美兰。”

科员翻到刀美兰那栏问:“这手印你摁的?”

刀美兰赶紧点头,科员看了看刀美兰说:“再摁一个。”刀美兰忙用大拇指去按印泥,假装不经地意问:“前头没人来冷库吗?”

科员无精打采地回答:“一共没几具尸体,你们是头一拨。”

长根和便衣军人快要走到办公室时,科员领着刀美兰和大缨子出来。刀美兰和长根碰了个照面,心里一突,赶紧低着头往冷库方向走,心里祈祷千万别露馅。走一半,刀美兰又开始往回走,大缨子心惊胆颤地看着刀美兰说:“美兰……”

科长看见长根进来,便问:“你们也领尸体?”

“昨天晚上剿总政法联络处送来的。”

科长听后点了点头:“几号柜?”

“七号。”长根回答。

门外,刀美兰靠在门边偷听,大缨子站在刀美兰身边小声问:“来领田丹的?”

刀美兰没有回答,迅速离开门边,大缨子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办公室里科长看着长根问:“锁是你们弄坏的?”

长根看了一眼锁,点了点头。

“保梁呢?”科长又问。

“谁?”

“昨天晚上当班的。”

长根想起昨夜在巷子里死在他枪下的人,没有任何表情地说:“不知道。”

科长狐疑地打量着长根,准备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

长根眼神冷峻地盯着科长问:“一定要打吗?”科长犹豫着提起电话。

“一具尸体而已,别给自己找事。”长根似有深意地盯着科长。科长见状胆怯地放下了手中的电话筒说:“你们不会弄错?”

长根露出笑容说:“不会。”

科员拉开贾小朵的冷柜,尸体套着白色的布袋,布绳系着,刀美兰和大缨子走向冷柜。

科员问:“尸体运到哪?”

刀美兰看着小朵出神,像没听见一样。旁边的大缨子反应过来,赶忙回答:“入土,广安门小阳坡。”

“要车吗?”

“车?”

科员无奈地看两个女人说:“自己背走啊?”

大缨子连忙点头:“要车。”

“单收钱啊。”说完,科员走出冷库。

刀美兰哆嗦着用手解开布绳看着小朵,眼泪溢出来,滴在小朵的脸上,大缨子六神无主地看着刀美兰。刀美兰系好布绳,看着冷柜上贾小朵的名牌。名牌旁边的柜号标着7,刀美兰抬起头看着大缨子。

此时,科员推着平板担架车过来,长根和便衣军人也从办公室出来。长根截住担架车,科员看着长根问:“哎?你们也要车?”

科员的表情和保梁一样呆板地说:“车单收钱。”

便衣军人没理科员,推着担架车往冷库走,科员要跟上去,被长根揪住领子往外带。

“哎……”科员大喊。科长在办公室露一头,又缩回去。

长根问科员:“车在哪里?”

“门口。”科员紧张地回答。长根面无表情地说:“出去给你钱。”

刀美兰和大缨子坐在冷库门口的长椅里,便衣军人瞟着两个女人,推着空担架车进入冷库。刀美兰心里翻江倒海,极力忍住又要落下的眼泪。

司法处楼前,小汽车前面停着司法处的运尸车,运尸车后门敞着。科员问长根要把尸体运哪去,长根目光平静:“广济寺。”

“火化?”科员愣了愣。长根没理科员的问题,转头问他:“有烟吗?”

科员愣了一下,又赶忙说:“没有……昨天晚上你们在这里?”

见长根皱着眉头,科员又鼓起勇气问:“保梁呢?”

“死了。”

长根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科员听后张大了嘴巴。长根毫不在意地问:“楼门口的电话能打吗?”科员惊恐地看着长根说:“能。”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