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街上都是人,长根的车开不快,便衣军人摁着喇叭。长根面无表情地看着车前欢欣涌过的北平市民,有不少人还戴着华北人民和平促进会的袖箍,喊着“和平解放,积极和谈”。

监狱内响着沉闷的笛声,狱警们陆续往外走,一道道锁上监门。罩神、八青、小耳朵在各自的监舍里看着外面,通道里没有狱警了。罩神使劲摇晃自己的囚室门说:“哎,出事了,他们出事了!”十七在亲王囚室门口,听着沉闷的笛声,华子打开通道里头的监门,吩咐十七把门锁结实,然后到院子里去。

十七答应着,彻底无望的冯青波听着外头隐隐的笛声。特务们看着铁林在拍厚重的铁门,里面无人搭理。

沈世昌和柳如丝都在金海的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搁着那副画轴。从窗子看出去,黄处长和另一个剿总军官站在院子中间,狱警们在集合。桌上的电话响起,柳如丝没理电话,神情复杂地问沈世昌:“今天杀冯青波?”

“还有金海。”沈世昌面无表情地回答。

柳如丝听了心里一惊。“都死光你就放心了。”

“还差一个徐天。”

柳如丝五味杂陈地看着沈世昌说:“以前改朝换代也这样?”

“这次不一样,迎来彻底的新世界,所以我也要把他们彻底解决。”沈世昌说完话,桌上的电话也停了。

“可以饶了徐天吗?他在机场救了我一命,不然我回不来。”柳如丝没有把握地问,但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沈世昌深深地看了眼柳如丝,说:“保自己最重要,不要管别人。”

此时,二勇敲门,探进身子:“沈先生,人都拢到院子里了。”沈世昌起身,吩咐二勇交接之后带柳如丝见一见冯青波。

“怎么交接?”二勇不解地看着沈世昌。

“你叫什么?”沈世昌笑着问。

二勇忐忑地回答:“周勇。”

“北平即将接受共产党和平改编,金海破坏和谈,就地免职入狱,京师监狱另行任命狱长。”

二勇彻底傻眼了,沈世昌先走出去,二勇木愣愣地跟着。桌上的电话重新响起,柳如丝望着窗外的院子,狱警们已经集齐。黄处长和剿总军官押着金海候在门禁区内,华子等四个狱警在后面。金海笑着看黄处长说:“黄处长,京师监狱我管了十多年,就这么着换别人了?”

“金兄……别往心里去,监狱都是你的人,换的也是你兄弟。”

“我没往心里去,挺大一事儿,沈世昌给你多少?”

黄处长听了变了脸色,墙上的电话响起来。金海笑着继续说:“那老丫是个过河拆桥的主儿,帮他兜事儿手别软,多要点。”

旁边华子去将电话接起来,电话里是看门的狱警,说铁林要进院里。华子听后为难地看向金海说:“老大,门口说二哥要进来。”

“还老大呢?进来的是老大。”金海甚至有心情开玩笑。华子听着不是滋味,心酸地说:“您别这么说。”

“让他进来吧。”金海朝门口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华子又拿起话筒,此时,二勇和沈世昌从内部通道过来,华子从里面打开门禁。沈世昌看着金海说:“画带来了,交接完到办公室给你。”

“行。”金海点了下头。

沈世昌笑着问:“你要到院子里去吗?”

“在这儿吧,大伙儿都自在些。”

大铁门缓缓打开,露出一院子黑压压的狱警,沈世昌和黄处长走在狱警前面。沈世昌在院子的另一边向铁林招手,铁林站了一会儿,刚才火急火燎的情绪变得复杂,他不由自主地挺起胸,四个特务跟着他走进去,大门在他们身后关闭。

铁林穿过层层狱警,走到门禁处和沈世昌并排站着,心情并没想象中那么愉悦。他没看到金海,心里稍稍松了口气,黄处长宣读命令:“中华民国司法行政部,北平监狱司第765号令,鉴于战时监狱划归军管,同时下达华北剿总政法联络处第165号令……”

华子、二勇、十七神色各异。另一名剿总军官守着金海,首道门禁区还有两名狱警,透过铁栅,金海看着院子里自己的下属和铁林的背影。

黄处长继续说:“京师监狱原狱长金海极其不合时局,任狱长期间行帮结派,无视上峰经策,多次私自处置所关押之政治犯人,即时予以撤换。”

在黄处长宣读时,沈世昌问一旁的铁林:“徐天呢?”

“没找着。”铁林小声回答。沈世昌不悦地瞥了他一眼,铁林见状忙补充道:“我当狱长,大哥在狱里,他肯定来找我。”

沈世昌一脸冷漠,压低声音说:“交接完毕,处决金海。”

铁林惊愕地扭头看沈世昌,前方的黄处长声音未停:“新任狱长铁林今日履职上任,京师监狱所部各区狱警维持原状,务必尽忠尽职,以向新狱长交接为已任,维持北平新局,守护人犯,现在请铁狱长发表履新讲话。”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