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大早上,七姨太在伺候沈世昌吃早餐。七姨太告诉沈世昌,昨天晚上电话响了两次。

“什么时候?”沈世昌问。

“你回来以后,快天亮了。”

“听见怎么不叫我。”

“一共睡不到几个小时,一早又起来,又要开会?”

“去京师监狱。”沈世昌神色阴郁地说。七姨太觑着他的脸色,想了又想,还是说:“老沈……我们还是去上海吧,上海那边房子也蛮大的。”

沈世昌不言语,七姨太胆子大了些,说:“小四都过去了,很多人都过去了,我们为啥一定要留在北平?共产党听说很凶的,昨天晚上院子被打得乱七八糟,哪里还有家的样……”

沈世昌抬起头,七姨太住了嘴。

“昨天晚上天坛机场飞机都炸了,现在谁也走不掉,除非从陆路走,往南一路都是乱匪残兵,不到天津就死了。”

“飞机炸了……那小四和冯先生走没走?”

此时电话响起,沈世昌过去接起来,柳如丝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

沈世昌吃惊道:“小四?”

“我没走成,就打个电话。”

“七姨说早上有电话响,是你打的?”沈世昌问。

“我打的,现在没事了。”

“天不亮就打电话,怎么又没事了?”

“听听您那边是否太平。”

“你怎么知道我这边不太平。”沈世昌皱着眉头问。

柳如丝语气平静地说:“大家都不太平。”

沈世昌听见不知说什么,顿了一下又说:“一会儿我去京师监狱,要不要见冯青波?”

柳如丝捏着电话,愣了半天。

“小四?”沈世昌声音抬高了些。

“他在京师监狱?”柳如丝心乱如麻。

“在原来关田丹的那间牢房里。”

“田丹昵?”

“昨天晚上死了。”说完沈世昌挂了电话。许久之后,柳如丝还捏着听筒。

铁林在家中,关宝慧侍候铁林吃早餐,铁林吃得狼吞虎咽,关宝慧把油条和豆浆尽量往铁林旁边挪。

“今天估计回来也早不了。”铁林边吃边说。

“那还带我去珠市口呗。”关宝慧还不知道,只一晚上,她的家庭已经天翻地覆。

铁林听了脸色沉下来,粗着嗓子说:“跟你说别去那儿了。”

“我爸在那儿呢。”关宝慧提高嗓门,没觉察出铁林的异样。

铁林心虚地看了眼关宝慧,说:“忙过这几天把你爸接出来住,真事儿,昨天我也跟他说了。”

“昨儿你去珠市口了?”关宝慧惊讶地看着他。

铁林忐忑地回避关宝慧的目光,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坐了会儿,陪你爸磕了会儿瓜子。”

“搬出来住爸肯定不乐意,他离不开徐叔。”关宝慧也拿起筷子,边吃边说。

“离不离得开也得离开了。”

关宝慧停了一下,觉得铁林这句话有别的意味,停下手中筷子,想起昨晚冲天的火光,问铁林:“你昨晚上在外头烧什么呢?”

“陈年烂中药。”铁林喝着豆浆,疲惫地回答。

关宝慧瞥了他一眼,说:“还把衣服都烧了。”

“去去晦气,一会儿上任就职。”

“就啥职?”关宝慧担心地问。

“京师监狱狱长,剿总今天任命,沈先生亲自到狱里陪我上任。”

关宝慧听了一怔:“那金海呢?”

“金海也在狱里。”铁林说得随意,抹嘴起身。

关宝慧看着面不改色的铁林,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说:“铁林,你变了。”

“玩儿命奔,玩儿自己的命也玩儿别人的命,不就为变?你不也盼着我出息。”

“当狱长了,药也不用吃了,是出息……”关宝慧愤懑地看着铁林。

铁林无所谓地笑了一下,说:“还当少将呢,信不信?”

关宝慧哽咽着说:“可我还是喜欢原来的你。”

“那没辙,回不去了。”

沈世昌吃完早饭,在家对着落地镜收拾自己。他穿得很利落,一如往昔那位令人尊敬的长者。

便衣军人敲了敲门,说:“先生,剿总的车到了。”

“东西带上了吗?”沈世昌问。

“带了。”

沈世昌往外走,七姨太担心地叫住沈世昌,沈世昌回头看着蹙着眉头的七姨太,安慰她说:“放心好了,过了今天一切都料理停当。”

沈世昌坐上小汽车,里面还坐着两位剿总的军官。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都涌往一个方向,便衣军人摁着喇叭。沈世昌将一个公文包放到身侧的黄处长脚前。

黄处长打开公文包伸手一摸,里面是黄澄澄的金条,黄处长笑着说:“沈老破费了。”

“狱长交接之后我还要在狱里办点事情。”

“放心,宣布完铁狱长就职我们就走。”黄处长说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