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徐天躺在圣心医院的病床上,头发里的血不断渗出,染红了枕头,胳膊上插着输血管。田丹躺在与他相邻的床上,两个人都昏迷着,徐天的血正输入田丹血管。

刀美兰头发散乱地跑进圣心医院,见着人就着急地喊:“大夫,大夫,徐天在哪里……”

护士问她找谁,刀美兰喘着粗气说:“刚来的,还有一个女的。”

护士指了指屋里说:“在输血。”

刀美兰往里跑,护士冲着刀美兰的背影喊:“哎……你不能随便进……”

刀美兰一间间帘子掀过去,那个买菜的妇女还在,她终于在一间病房里见到了躺在床上的田丹,然后又看到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徐天。

刀美兰无措地看着两人问医生:“还有救吗?”

医生问刀美兰:“你是他们什么人?”

刀美兰心急又心疼地说:“我……她是我闺女。”

医生看了一眼躺着的田丹,对刀美兰说:“伤口止住血了,女的可能服了抑制心律血压、麻痹肌肉组织的药物,除了失血,药物的作用也还没被解除。”

“那他怎么也插着针?”刀美兰看着徐天问大夫。

“给她输血,自己要求的,尽管他也失了很多血……”

刀美兰听后挨近前去喊徐天的名字,徐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刀美兰眼眶湿润,徐天眯着眼惊讶地看着刀美兰。刀美兰摸了摸他的脸,关切地问:“能动吗?”

“刀姨,我眯会儿……”

“铁林没准会过来,不能跟这儿待着。”刀美兰担心地说。

徐天怔了一下,问:“谁?”

“铁林,你爸在家拦着,让我赶紧来报信儿。”刀美兰回答。

徐天撑着身子起来,差点又软回去。刀美兰赶紧扶住徐天,说:“起来,我弄得了田丹弄不动你。”

吉普车在圣心医院前停了下来,铁林在兜里摸了半天只摸出两颗子弹,填入左轮枪,他下车进入医院。铁林表情扭曲地走进来,先前回复刀美兰的那个护士在柜台后面看着他。

护士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铁林恶狠狠地说:“我找徐天。”

护士没说话,铁林继续说:“一个男的,脑袋破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前来的。”护士一直没说话,铁林往里面进走去,护士回过头。她身后办公室的门半开着,田丹躺在担架床上,刀美兰战战兢兢护着她。徐天一手插着管子,一手捏着医生。

“我已经走了,不在,明白吗?”徐天威胁道。

铁林在里面一间间地掀帘子,没找见徐天,重新回到护士站,问护士说:“人呢?在哪儿?”

“你是谁啊?”护士大着胆子问。

铁林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他想了想道:“他兄弟。”

“走了。”

铁林皱着眉头问:“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

铁林看着护士身后半开的门,手在兜里捏着枪,半晌后还是转身离开。

他回到车里,双手握着方向盘发了会呆,他把手抬起来,看到方向盘上都是血。他用自己的衣服一遍遍地擦方向盘,根本擦不干净,还把枪掉到了刹车附近。他低下头去够枪,脑子里天人交战。后视镜里的铁林神情复杂,又带着凶恶,他不断说服自己:“没法回头了,六亲不认也挺好……”说完,又下车跑向圣心医院。医院里,护士还在柜台后,看铁林提着枪走回来。

铁林越过柜台,扒开护士,推开她身后的门,门里只剩下一个医生和空着的担架床。

铁林摔门走出去问护士二人的去向。“走了。”护士战战兢兢地回答。铁林双眼冒火,大喊:“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护士胆怯地看着铁林。铁林拧身跑出去,往医院两头的夜路各盲目地追了一阵,停下来大喊:“别跑啊!徐天你也有怂的时候!”

徐天背着田丹吃力地爬圣心医院公寓的楼梯,输血管已经拔了,刀美兰在后面扶着田丹。

刀美兰问徐天这是什么地方,徐天吃力地回答:“燕三在这儿。”

刀美兰没明白,徐天突然停在楼梯中段,刀美兰见状赶紧扶着徐天,徐天呼出一口浊气:“晕……”

公寓里的灯关着,黑暗里,燕三和住对门的刘科长靠在门后。刘科长悄声问燕三说:“平时真看不出来,杀了几个女人?”

“四个,加医院里躺着的那个,五个。”燕三回答。

“我说呢,像。”刘科长神秘地说。燕三看着刘科长说:“像?”

“高医生平时独来独往,不爱跟人交往,很多次大半夜出门,天亮才回来,我起来撒尿看见他出去……就老激灵出一身鸡皮疙瘩……他杀不杀男人?”

燕三摇了摇头:“不杀。”

“就你一个等在这里抓他吗?”

“还有你。”

刘科长挺得意,说:“我形意拳练十几年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