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沈世昌坐在原地没动,田丹走过来坐在沈世昌对面,匕首放在桌上。田丹垂下眼睫看着匕首说:“这支匕首是杀我父亲的,特意带来。”

“冯青波的匕首?”

“他在京师监狱,关在原来关我的那间牢房里。”

沈世昌叹了口气又说:“你从小就是个不简单的女孩子,长大更厉害了。”

“小时候我以为你是个长辈。”

沈世昌仍语重心长地说:“长辈永远是长辈,小辈永远是小辈,因为很多道理小辈来不及懂。”

“什么道理?”

“江山常变幻,宜随波逐流,党国快失去北平,但也许还要打回来,共产党今天拿到东北,也许明天就丢了。”

“痴人说梦。”田丹眼神中透出对沈世昌的怜悯。

“你才多大?二十几岁阅历,像你这样热血又无远见的年轻人,几番大浪淘沙后就没人记得了。”

“我不需要被人记得。”

沈世昌短促地笑了一声:“你还没听明白,识时务方成中流砥柱,不识时务只是一粒沙子。党国在,我杀共产党。共党来,我洗白。党国再打回来,有人证明之前我做过的事,我有办法让一些人在该闭嘴的时候闭嘴,在该开口的时候开口,这就是长辈。”

“卑鄙。”田丹怒视沈世昌,冷冷吐出二字。

沈世昌不以为然,仍泰然自若地看着田丹说:“适者生存,无法生存才口出怨言。”

“沈世昌,现在是你生存不下去,两条路,可以选。”

“哪两条?”

“跟我去京师监狱,和冯青波一起等待新世界的审判,他一定很愿意证明你做的脏事。”

沈世昌饶有兴致地问田丹:“还有一条呢?”

“死在这里,用冯青波的匕首。”

沈世昌听着忍不住发笑,田丹看向那扇门说:“任何人从那扇门过来之前,我可以杀你三次。”

“丹丹,一个女孩子这么不要命,何必呢?”

“我投身的事业是为了千万普通人的解放,为了平等公正有秩序的新世界来临,我的生命不重要。”

沈世昌看了看桌上的匕首,又看了眼田丹,曾经那个在她怀里的小姑娘,没想到此刻却要与他兵戎相见,说:“你是一个特别的女孩,聪明,又漂亮,世界天天都是新的,普通人永远普通,应该是她们为你死。”

“我不比别人重要,我也是普通人。”

“真的吗?”沈世昌的眼镜反着光,显得他眼神闪烁。

“如果我的事业需要牺牲我为之奋斗的普通人,那这个事业还有什么意义?我为之奋斗的事业没有意义,我的生命也没有意义。”

沈世昌看着似乎无坚不摧的田丹说:“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给谁打?”

“你认识的普通人,打完电话,我也给你两个选择。”

田丹皱起眉头,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小耳朵的人终于等到了徐天,看见他从大街气势汹汹地往胡同跑过来。

“徐天!”连虎大叫,徐天一脑门官司,他回过身子讲道理:“连虎,先让我办个事。”

“兄弟们等两天了。”

徐天着急又暴躁地说:“我有正事!你们有完没完!”

司法处电话响了起来,长根拿起听筒,只听沈世昌声音平稳,说:“把人带过来,我这里有人要听声音。”

“您等会儿。”长根回答,示意手下,便衣军人离开办公室。

精壮汉子们看着徐天都抽出了雪亮的刀,徐天喘着粗气耐着性子给连虎讲道理,说:“你也有爸妈,我拿我爸的命发誓,进这胡同办点事儿,出来随你们怎么弄。”

“一会儿你又跑了。”连虎说。

徐天扭身便往胡同里跑,小耳朵的人向胡同中心聚集,铁林的两辆吉普车从街面冲入胡同,暂时冲散小耳朵的人,徐天趁着这几秒钟跑到沈世昌院门口,铁林两辆车也停在门口。

铁林不住地喊徐天,徐天站住,看着铁林双目喷火:“你出卖了我和大哥?”

“我是救你们。”铁林看着依旧真诚。

“滚蛋!”

徐天转身去拍院门,铁林冲特务们喊:“拿下他!”

八个特务涌上去擒徐天,徐天一声不吭反击。小耳朵的人提着刀站在外围有些懵,不知是进是退。听到外面打斗的声音传进来,田丹抓起了案上的匕首。

便衣军人将美兰和大缨子带进了办公室,长根便跟沈世昌回话:“先生,人带来了。”

沈世昌将电话递给田丹,田丹疑惑地接过来:“喂?”

大缨子在电话那头嚷嚷:“喂?哥!这一帮人都谁……”

刀美兰听出了田丹的声音:“是田丹!”

田丹听见大缨子和刀美兰的声音震惊地看着沈世昌,手里电话被夺走:“长根。”

“先生。”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